东京奥运:香港代表团历史佳绩和未能摆脱的政治阴影 – BBC News 中文

0
230
东京奥运:香港代表团历史佳绩和未能摆脱的政治阴影 - BBC News 中文

3 小时前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香港乒乓球女子队首度获得奥运团体赛奖牌

上星期,当中国香港奥运代表队的击剑选手张家朗在东京奥运会第三个比赛日夺得男子花剑项目金牌时,对这个已经25年没有在奥运会上夺得过金牌的城市来说,是一个难得的荣耀时刻。

“他赢的那一刻,我们呆住了,”香港体育新闻网站体路(Sportsroad)创办人徐飞这样向BBC中文回忆当时在她办公室里的情景,“然后有些同事喊了出来,声音都在颤抖了。”

她说,张家朗和游泳选手何诗蓓(Siobhán Bernadette Haughey)在东京奥运分别夺得一金两银的一周,其网站浏览量”比平时多了十倍”,Instagram帐户多了1200万的互动和留言。

张家朗在八强战中一度只差一分就会落败,但连得7分反胜,并在随后的比赛中连胜,一举夺金。

徐飞说,张家朗在短短一天比赛里的逆转是一种很大的鼓舞。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张家朗夺得香港25年来首面奥运金牌。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香港创下奥运参赛史上最佳成绩。

“我作为香港体育记者,很开心看到市民开始知道怎样去看一些比赛,知道运动员的名字,也知道他们无论赢或输,都在背后奋斗的故事。”

不过在张家朗站上东京最高领奖台的时候,在香港一所商场内看直播的人群却有不同的反应。

在现场直播的大屏幕上,颁奖仪式响起《义勇军进行曲》时,有些人开始发出嘘声,然后多人齐声呼喊“We are Hong Kong(我们是香港)”,盖过中国国歌的声音。网上流传的视频片段显示,人群中有人展示殖民地时期的港英旗。几天后,香港警方宣布拘捕了一名男子,理由是涉嫌侮辱国歌。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在香港商场内看直播为香港选手打气的民众。

而在女排、乒乓球等其他项目上,每当中国队伍被击败,商场围观的人中会出现欢呼声,显然地,他们把对近年政治的不满,发泄在运动比赛当中。

这与2008年北京奥运形成强烈对比,那一年,香港爱国情绪高涨,不少港人挥着国旗支持中国队,京奥完结后,中国金牌代表队来港,这些明星运动员备受全城关注。

流亡英国的香港活动人士罗冠聪也忆述他在2008年北京奥运与家人一同为中国队打气,但他指出近年“一国两制”的“崩坏”,港人正与“中国梦”更疏离。

他说:“由感到自豪到感到厌恶,当中所经历的转变是一场悲剧,更是代表着一个政权的沦落以及丑陋。”

在东京,香港代表团创造了他们在奥运会上的最佳成绩,已经夺得5枚奖牌——超过此前69年参赛史上的总和,表现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

张家朗在上周的金牌,是香港代表队25年来的首面奥运金牌。在他夺金之后的几天,何诗蓓在200米和100米自由泳夺得两面银牌是奥运游泳项目的首两面奖牌。8月5日,香港女子乒乓球队和空手道选手刘慕裳先后在乒乓球团体赛和奥运新增的空手道女子个人形项目上夺得铜牌。

在社交媒体上,香港网民把运动员得奖感言中所强调的努力和坚持,投射在争取民主的运动上。例如,金牌得主张家朗获胜后说:“之前一直打得不太好,高低起伏大,到后来想,再退也不是办法,上前打打,抢回主动……大家要坚持,不要这么容易放弃。”空手道选手刘慕裳则说:“很希望大家要相信自己,好好装备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有机会,当机会来到,你要有两手准备,你才可以发挥到自己最好。”

参加奥运羽毛球混合双打铜牌赛的谢影雪说:“目前很多香港人可能感到不开心,充满负面情绪……我觉得运动员在奥运会赢得奖牌,会给香港人带来一些希望和喜悦。”她和搭挡最终输给日本对手。

伍家朗球衣事件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羽毛球手伍家朗首场赛场须自备球衣上阵。

香港在这届奥运的突破,占据众多新闻头条的同时,却未能摆脱近年来笼罩在这里的政治阴影。

本届奥运会香港运动员受场外政治因素影响的最突出例子是羽毛球手伍家朗。这个世界排名前10的香港球手在男单第一场比赛中身穿一件黑色球衣,只印有“Hong Kong China”(中国香港)的字样而没有特区的胸前标志。由于黑色衣服是香港示威者经常穿着的颜色,他因此受到了亲北京政客的攻击。

“如果不想代表中国香港,请选择退赛!”建制派政党民建联成员穆家骏在一条脸书(Facebook)帖文中这样“强烈遣责”伍家朗。

身在东京的伍家朗不得不在网上回应,解释称他原本的赞助商在奥运前合约到期,自己是因为没有获得赞助而须自备球衣出赛,特区标志则是因为没有得到官方授权而无法印在球衣上。香港羽毛球总会承认事件是沟通出现问题,随后通过香港代表队官方赞助商提供印有区徽的球衣。

穿着新球衣的伍家朗在第二场比赛中不敌危地马拉选手凯文·科登(Kevin Cordon),止步于首圈赛事。他接受访问时承认因为感受到压力而影响发挥,并在谈到这起场外风波时说道:“说没有影响是假的。”

建制和民主阵营均有人批评穆家骏的言论,认为他要为伍家朗落败负责。穆家骏在舆论压力下道歉。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伍家朗在第二场比赛出局后表示,自己受到很大压力。

奥运“热潮”

除了当前政治气氛下出现的杂音外,伍家朗的事件似乎再一次反映了香港运动员没有受到足够的尊重。

经济相对发达的香港作为独立参加奥运会的地区,在世界体坛当中的存在感却并不强,很长时间以来,体育在这里常常给人不受重视的印象。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香港选手刘慕裳夺得东京奥运空手道个人形赛铜牌。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刘慕裳在比赛中。

已退役滑浪风帆选手李丽珊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夺得香港历史上首枚奥运金牌时曾经略带意气地在电视镜头前表示:“香港运动员不是垃圾。”

之后每次有香港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取得成绩时,李丽珊当年那句话都常常会再次被媒体和网民引用。

即使在奥运夺金多年之后,香港不少职业运动员仍然要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追求他们热爱的体育项目并争取成绩,因为只有在亚运会或奥运项目上有奖牌成绩的项目能够被列为”精英”级别,从而获得全面资助。

《南华早报》在2018年的一篇报道中曾引述香港一名职业棒球员指,香港运动员是“没有得奖就没有认同”。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香港第一个奥运会游泳项目奖牌得主何诗蓓。

徐飞则表示,香港在近些年这方面已经有改善。她表示在她刚入行的时候,香港民众根本没有很多途径去了解本地的运动员,但是随着香港选手在国际比赛中取得成绩,她表示希望未来会更好。

在香港单车选手黄金宝在2006年亚运会夺得两面金牌后,香港兴建了将军澳单车馆,一些资助和奖励项目也在不同的运动员取得成绩之后陆续开设。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在东京冲击奖牌的场地单车选手李慧诗。

徐飞表示,这个是需要“一人走一步”的事情:“商界走一步,政府走一步,我觉得公众都有责任走一步。”

张家朗、何诗蓓等选手在奥运会上的成绩,至少会给香港一个短期的鼓舞。

“真的希望不是奥运期间才有的热潮,”她说。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