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会“越来越少”:原因和影响 – BBC News 中文

相关的

台湾金曲奖:中国“摇滚教父”崔健得奖引发两岸热议 – BBC News 中文

1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崔健台湾第33届金曲奖周六揭晓(7月2日),中国“摇滚教父”崔健拿下最佳男歌手。此外,旅居台湾多年的新加坡歌手蔡健雅,则打败袁娅维及魏如萱等人,破纪录四度拿下最佳女歌手,并再次拿下最佳专辑等大奖,堪称昨晚大赢家。此外,以《玻璃心》一曲红遍华人地区的大马歌手黄明志及陈芳语则未能拿下年度歌曲。由台湾文化部举办的金曲奖与电影金马奖一样,是华语地区重要的艺术奖项。但与金马奖不同的是,中国大陆目前并没有禁止大陆音乐人报名金曲奖。因此,崔健这次拿奖,受到两岸瞩目。崔健透过代表人宣读得奖感言称:自己到了这刻才明白,专辑中的所有目的地都是一时的,从来没有过终点站。“金曲奖是一个历史悠久、装修讲究,有点温馨的中转车站,清楚地告诉了我下一站的方向,它似乎在说:一个新的时代在等待着你,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了下车,你曾经有过的经历和质疑,会变成一张新的车票,可以登上一个更有挑战及质疑世界的音乐列车。”事实上,金曲奖在多年前便更改规定。只要在台湾发行的专辑,不论国籍,都能报名金曲奖。因此许多非台湾出身的歌手,譬如王菲、孙燕姿及林夕等人都曾拿下金曲奖。此次崔健拿下“歌王”,在大陆社交媒体掀起热烈讨论。有网友在微博说,颁给崔健歌王,是评审团有政治考量。一位网友说:“金曲奖这次真的是格局都有了。”但也有网友称,“内地歌迷别想太多,没什么地域国籍考量,在台湾音乐人们也不可能容忍政治介入音乐,纯粹就是这届评审团的决定。”“有些人真是,不给内地要骂,给内地的也要骂”,另一位网民回覆称。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歌手蔡健雅中国摇滚教父崔健1961年出生在北京的崔健来自军人家庭,父母有朝鲜族背景,自小开始学习音乐。1986年以一曲《一无所有》轰动京城,1989年,他在北京工体演唱会上,眼睛矇着红布条,吹着唢呐,喊唱着《一无所有》,轰动两岸三地音乐界,在媒体掀起“崔健浪潮”。 2007年他曾抵达台湾参加贡寮海洋音乐祭。有评论称,崔健的音乐表达出了19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人民面对未来的好奇与批判的眼光。崔健也开始成为西方文化界希望重新认识中国文化的重要人物之一,想要打进中国艺术及文化评论界的西方人,嘴上及文章都要挂上“崔健”二字。用红布矇眼唱歌是崔健当时的招牌,他创作的《花房姑娘》及《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等名曲,随着中国回到全球资本主义的舞台而红遍海内外。崔健对社会的变化一直有所观察,并发出不平之鸣,也因此受到众人尊敬。据报导,1989年5月,崔健在天安门广场演出,声援绝食学生,演唱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等歌曲,之后他便不受大陆官方特别欢迎。多年前,崔健接受北京知名作家查建英访谈时批评:“所有人都在赌博,没有人愿意输。实际上这个社会就像一个大赌场,人们把自己生命都给赌进去了。没有人愿意错过,他只是想怎么把握这个游戏,他不再想别的。”关于摇滚乐,这位中国摇滚先驱则告诉查建英称:“其实,中国只有摇滚乐现象,根本没有摇滚乐文化。美国一个普通人每月消费在摇滚乐上的钱,包括去酒吧听音乐、买唱盘、去音乐会,可能是八十元,可能更多。我们呢,也许是一块钱。有钱人都去泡卡拉OK了。你怎么比?.....整个媒体根本不敢触及体制的问题、文化政策的问题不敢撞这个南墙!其实南墙后面是一片光明。我认为中国摇滚乐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应该无条件地支持年轻的摇滚音乐人,可是他们不仅一直遭受封杀,而且流行音乐界太腐败了,从媒体、唱片公司、代理人到乐评人,往往是羊毛出在牛身上。”事实上,崔健崔健上一张专辑《光冻》就曾拿下金曲奖“最佳演唱录音专辑奖”。相隔6年后,推出的第7张专辑《飞狗》拿下了男歌手奖。台湾年轻的音乐人与他们的前辈相比,并不特别熟悉或以崔健为师。但崔健的摇滚精神尚深受中国歌迷尊崇。2022年4月,崔健举办一场线上演唱会,据报导,当时超过4千万的线上观看人数,打破中国互联网相关纪录。微信公众号“世界音乐”专号称,对那一代的崔健乐迷来说,与后者有关的青春记忆里,“存放着自己所有的热烈与叛逆:livehose,音乐节,工体,打口带 (编按:意旨当年中国西洋唱片公司发行的唱片或磁带,没有卖完被退回去的货物,流到在北京胡同中贩售)。”演唱会后他接受访问说,“这几十年,不该变的都变了,该变的都没变”。图像来源,Lin Mao图像加注文字,获得金曲奖最佳台语专辑的百合花乐团团员(左右)及入围最佳音乐录影带导演的林毛(中)金曲奖政治绝缘体?在台湾官方文化政策的变迁下,这个由台湾官方主办的老牌音乐奖,也开始将以“国语”为大奖的主导原则打破。这表示,台语、客家语或原住民专辑及歌手奖项不再被排在“方言”奖项。不同语言的专辑能够与国语专辑一同竞逐最佳年度专辑或最佳年度歌曲等大奖。2017年,国际音乐杂志告示牌(Billboard)曾称金曲奖为是华语地区的葛莱梅奖(The Grammy Award)。以今年入围的女歌手来说,有来自新加坡的蔡健雅以及台湾知名原住民歌手以莉·高露等等,而且许多歌曲是中文与英文交叉。每个专辑讨论的议题各有千秋,包含跨性别议题,新冠疫情的反思以及台湾政治认同及社会认同等。有网友说,这些百花齐放的音乐本身就是一种政治表态。也有分析称,所谓音乐无关政治,该是指政治团体或政府不介入评审团投票,但音乐人要表达任何政治意见都不该被审查。譬如,今年二度拿下最佳台语女歌手的江惠仪得奖感言说:“希望台语可以传承和进化,不论现在用什么语言说话,盼每个不同立场的人都可以互相尊重,都能珍惜这个令人骄傲的民主。”台湾总统蔡英文亦在金曲奖揭晓结果后,在社交媒体发文恭喜崔健及邱晨等得奖者:“不论我们从哪里来、讲什么语言,在台湾我们就是一家人。”她说。

香港移交25年:末代总督彭定康说 “中共完全违背了自己的诺言” – BBC News 中文

香港移交25年:末代总督彭定康说 “中共完全违背了自己的诺言”25年前,当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时,即将离任的英属香港总督彭定康(Christopher Patten)对香港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现在,香港人将会治理香港”。

粤语在澳洲地位——2021年人口普查数据告诉我们的事

【BBC时事一周(粤语)——华人谈天下】澳洲2021年人口普查结果发现,普通话成为英语之后的第二大语言,粤语也不弱,排行第四。

纽约地铁暴力的心理阴影

【BBC时事一周(粤语)——记者来鸿】纽约地铁向来给人印象不良,BBC记者如何克服心里阴影,重拾信心乘坐纽约地铁?

皮尤民调:全球多数受访者对习近平正确处理国际事务无信心 – BBC News 中文

35 分钟前图像来源,EPA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新在全世界19个国家所作的民意调查得出结论:很少有人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国际事务上做正确决定有信心。受访者对中国的负面看法仍然处于或接近有史以来差记录。皮尤研究中心的这项调查在今年2月至6月间进行,共调查了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加拿大、瑞典、荷兰、比利时等西方发达国家和在亚洲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25400多人。习近平处理国际事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曾在北京主持全球发展高层视频对话会,被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为“习近平为全球发展指明方向”。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人权问题最近几年一直是外界关注中国的焦点。但是最新公布的民调显示,受访者绝大多数对习近平在国际事务上做正确的决定没有信心。在19个国家中,除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其他国家的受访者至少四分之三不看好习近平正确处理国际事务的能力。其中日本89%的被调查对象对习近平没有信心,其次是澳大利亚的88%和韩国的87%。民调结果还显示在大多数进行调查的国家内,受访者对习近平的负面看法在过去一年中没有明显变化,继续徘徊在或接近历史最差点。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报告认为,受访者对习近平的信心与对中国的看法密切相关:对中国有好感的,则对习近平有信心。而且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自称是华裔的受访者对习近平的信心也超过其他族裔。中国问题皮尤研究中心的民意调查显示外界最为关心的中国问题依次是:中国人权政策、中国军力、与中国的经济竞争、中国涉及调查国家内政程度。在受访者中,79%的人认为中国的人权政策问题严重,其中47%的人认为问题极为严重。图像来源,PEW图像加注文字,皮尤研究中心的民意调查显示外界最关心的中国问题依次是:人权政策、军力、经济竞争、中国涉及调查国家内政程度过去一年中,新疆维吾尔穆斯林受到打压拘留的报道继续出现在国际主流媒体中。对中国的负面看法也出于对中国军力的担忧,尤其是在中国的临近国家,其中日本有60%、澳大利亚57%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增加军力问题极为严重。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在西班牙和荷兰这些远离中国的欧洲国家,也仍然有近一半人非常担心中国的军力。中国的经济竞争力在所有受访国家中都不是最为令人关切的问题。而对中国卷入受访国家内政最为关心的,则大多数是中国邻近国家如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受访者普遍对中国有广泛的负面意见,但超过一半的人认为他们国家与中国的关系目前处于良好状态。展望未来本次的民调还有另一个结论,那就是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即便要付出经济代价,仍然应该更加重视促进中国人权。不过,在改善中国人权与经济代价之间,美国、加拿大和欧洲国家与亚太国家的侧重点并不相同。欧美受访者认为应该更重视人权,而以色列、马来西亚、韩国和新加坡的受访者则认为经济关系更为要紧。所有受访国家中,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在最近几年的影响力更大了。认为其他国家如美国、俄罗斯、印度、德国、法国和英国的影响力最近几年也在增加的受访者人数则远少于中国。
  • 彭秀建(Xiujian Peng,音译)
  • 摘自《对话》(The Conversation)

32 分钟前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研究人员预测,2021年后,中国人口将以平均每年1.1%的速度下降(Credit: Chen Fuping/Getty Images)

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即将越来越少。

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六分之一以上,经历了40年惊人增长,从6.6亿膨胀到14亿,但在这之后,今年中国人口预计开始从增转减,这会是自1959年至1961年“大饥荒”以来首次下降。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中国人口在2021年从14.1212亿增长到14.1260亿——仅增长48万人,创历史新低,与十年前常见的800万左右年增长相比,只是一个零头。

在严格的抗新冠病毒措施面前,有些人不愿生孩子,这可能是出生率下降的原因之一,但出生率下降的情况多年来不断发生。

1980年代末,中国的总生育率(一位女性生育孩子的数字)为2.6,远高于取代死亡所需的2.1。自1994年以来,这一数字一直在1.6至1.7之间徘徊,并在2020年下滑至1.3,2021年仅为1.15。

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和美国的总生育率是,一名女性生育1.6个孩子。在老龄化的日本,这个数字是1.3。

尽管中国在2016年放弃了独生子女政策,并在去年推出了以税收等激励措施为支持的三胎政策,但这种情况仍在发生。

面对国家的激励政策,中国女性为何仍然不愿生孩子,众说纷纭。一种可能是,人们已经习惯了小家庭。另一个原因是生活成本的上升,还有人则认为这可能与结婚年龄的提高有关,因此推迟了生育,抑制了生育的欲望。

此外,中国的育龄妇女比预期的要少。自1980年以来,由于只能生育一个孩子,许多夫妇选择了男孩,这使得出生男婴和女婴的性别比例从106:100(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比例)提高到了120:100,在一些省份甚至达到了130:100。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研究人员预测,2021年后,中国人口将以每年平均1.1%的速度下降(Credit: Sheldon Cooper/Getty Images)

去年,中国总人口增长了千分之0.34,为饥荒后的最低水平。上海社会科学院的一个团队编制的预测显示,今年人口出生率下降千分之0.49,是饥荒后首次。

这个转折点比预期来得早了10年。

就在201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还预测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14.4亿的峰值。2019年联合国人口展望报告预计,人口峰值将在2031年至2032年达到14.6亿。

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小组预计,2021年以后,中国人口将以年均1.1%的速度下降,到2100年,中国人口将降至5.87亿,不到现在的一半。

这一预测背后的合理假设是,从现在到2030年,中国的总生育率将从1.15下降到1.1,并一直保持到2100年。

这种快速下降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在2014年达到峰值,预计到2100年将减少到峰值的三分之一以下。预计在这段时间内,中国的老年人口(65岁及以上)将继续攀升,在2080年左右超过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中国在2016年放弃了独生子女政策(Credit: Wang Huabin/Getty Images)

这意味着,目前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需要赡养20名老年人,但到2100年,100名劳动年龄人口将必须赡养多达120名老年人。

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年平均下降1.73%,这意味着除非生产率迅速提高,否则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

在劳动力迅速萎缩的推动下,劳动力成本上升,将把低利润率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从中国推向劳动力丰富的国家,如越南、孟加拉国和印度。

中国的制造业劳动力成本已经是越南的两倍。

与此同时,中国需要把更多的生产资源用于提供卫生、医疗和养老服务,以满足日益增长的老年人口的需求。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of Policy Studies)的模型显示,如果不改变中国的养老金制度,到2100年,中国的养老金支出将增长5倍,从2020年占GDP的4%增长到20%。

对于比如澳大利亚这样的资源出口国来说,这些变化可能要求出口转向中国以外的制造商。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商品进口国来说,商品的来源将逐渐向新兴制造业中心转移。

尽管有预测称,本世纪将是“中国世纪”,但这些人口预测表明,影响力可能会转移到其他地方——包括邻国印度,预计印度人口将在未来10年内超过中国。

*这篇文章经过编辑,摘自《对话》(The Conversation),在知识共享许可下重新发布。

本文作者就职于维多利亚大学政策研究中心。在过去的五年中,她获得了来自上海社会科学院、河南农业大学和中国能源经济技术研究院等多个机构的资助。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