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难民:一个国家两种标准?

相关的

香港未来领导层“斋戒沐浴见大人”

【BBC时事一周(粤语)——华人谈天下】中国香港新领导班子为“觐见北大人”而接受“闭环管理”,香港资深传媒人袁建国看来,似乎有些潜在问题。

小儿麻痹症:人类战胜脊髓灰质炎的历程 – BBC News 中文

1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一种在英国绝迹二十多年的传染病毒再次露头,引发关注,被作为全国性公共卫生事件通报世界卫生组织(WHO)。脊髓灰质炎,又称小儿麻痹症,通常影响五岁以下的儿童,有时会导致不可逆转的瘫痪。当呼吸系统肌肉受到影响时,可能会导致死亡。这种疾病至今无法治愈,但疫苗高效,对儿童提供终生免疫保护。目前只有两个国家仍未消灭脊髓灰质炎 ——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种疾病在英国1950年代常见,2003年彻底“清零”,但2022年又连续几个月在伦敦大量污水中发现基因关联的病毒样本,说明可能在密切接触的个人之间有病毒传播。目前没有发现实际感染病例,也没有关于罕见但严重症状的报告。英国卫生官员表示,这些病毒可能是近期在国外接种了口服脊髓灰质炎活病毒疫苗的人带进伦敦的。在极少数情况下,这种形式的病毒可以传播给其他人并变异成所谓的“疫苗衍生”脊髓灰质炎。如何传播脊髓灰质炎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在一个人上完厕所后没有正确洗手,然后接触他人食用的食物或水,或者在极少数情况下通过咳嗽和打喷嚏传播。大多数人没有任何症状,且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感染的情况下自身免疫系统会抵抗病毒。少数人会出现长达三周的流感样症状。极少数情况下,一般认为概率在千分之一和百分之一之间,脊髓灰质炎病毒会攻击脊柱和大脑底部的神经,导致瘫痪,通常是腿部。如果呼吸肌受到影响,可能会危及生命。这种古老的病毒是如何在科技进步的威力下逐节败退的?图像来源,bbc脊髓灰质炎,又称小儿麻痹症,是一种致命的传染病,在地球上存在的历史与人类社会一样久远。它真正成为公共卫生的一个大敌,是在维多利亚时代晚期,即19 世纪后半叶到 20 世纪初,当时这种无法治愈的病毒在欧洲和美国大流行。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这块公元前...

哥伦比亚总统:从左翼游击队员到权力巅峰 古斯塔沃·佩特罗是谁? – BBC News 中文

3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哥伦比亚新当选的总统古斯塔沃·佩特罗(Gustavo Petro 左)和副总统弗兰西亚·马奎斯( Francia Márquez)在最近的哥伦比亚选举中,左翼竞选联盟“哥伦比亚历史公约联盟”候选人古斯塔沃·佩特罗(Gustavo Petro)获胜,当选为这个国家有史以来第一位左翼总统。从此,继左翼长期执政的委内瑞拉、古巴和近年选出左翼总统的智利、秘鲁和洪都拉斯之后,拉美又多了一个左翼政权。佩特罗当选引人关注,除了他政治上信奉社会平等、改革、权力和财富共享之外,还因为他曾经是哥伦比亚左翼游击队队员。要知道他的人生故事,先从一道免死令说起。免死令佩特罗担任国会议员时,曾与准军事武装头目卡洛斯·卡斯塔诺(Carlos Castaño)有过一次会面。会面的目的是要说服这个人见人怕的头领收回成命不要杀他。佩特罗在回忆录中写道:“见面之前,我被告知跟他说话口气要坚定,因为他只有在信念坚定的人面前才会退缩。”这次会面的时间是2000年,身为国会议员的佩特罗退出游击队已经有十年。他谴责与游击队作战的准军事团体本身也是非法武装,却在哥伦比亚的司法部内有影响力。为此准军事武装对他发出死亡令。佩特罗回忆那次与准军事武装头脑卡斯塔诺的会面说:“我又一次斩钉截铁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几分钟之后,他变得结结巴巴、支支吾吾起来。”据佩特罗说,准军事武装分子不仅没有杀他,而且被他说服相信与政府讲和的好处。五年后,这个组织被政府招安缴械投降。据佩特罗的老朋友、同样当过游击队员的何塞·奎斯塔(José...

堕胎权与“罗诉韦德案”:最高法院裁决与震动全美国的一天 – BBC News 中文

莎拉·史密斯(Sarah Smith)BBC北美事务编辑27 分钟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有关女性堕胎权的争论令美国两极分化,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很难平息这种撕裂美国最高法院于当地时间周五(6月24日)作出裁决,推翻近半个世纪前有关女性堕胎合宪权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裁定女性堕胎并非宪法赋予的权利——这一决定可能立即导致堕胎行为在美国22个州属非法。最高法院刚刚向美国已白热化的文化战争投下一枚宪法炸弹,围绕堕胎问题数十年的纷争又燃起了新一轮战火。法院以6对3的裁决断定,堕胎并非宪法赋予的权利,将是否允许堕胎的决定权交给各州自行裁决。预计将有数以百万计女性由此失去接受堕胎服务的途径。这项法院裁决将会改变法律,但是却不会平息有关堕胎问题的争论,反而会火上加油。欢欣雀跃的反堕胎倡议人士完成了几年前还似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他们相信,现在数以千计婴儿的生命将会得救。拥护选择权(pro-choice)倡议者却极度沮丧,因为他们认为,女性权利倒退了50年,回到女性会因为在黑市非法堕胎而可能死亡的时代。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美国人不希望看到堕胎的宪法权利被废除。在这种充满争议的时刻,即使是至高无上的最高法院本身,也成为这场叙事当中的主角,而不仅仅是审裁者。在裁决公布之前,一名持枪男子在其中一名偏保守派大法官家门外被捕,他声称自己被流出的裁决草案激怒。最高法院大法官现在必须接受安全保护。这个问题,就是这么惹火。这个决定是建基于他们对宪法的解读,但同样也带有深刻的政治色彩。当法院推翻过去的裁定,对于批评者来说,这不可避免地被看作是政治考虑,而非宪法考虑。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性裁决美国时间周五(6月24日),最高法院的裁决代表了美国堕胎问题相关法律的历史性进程: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美国女性不拥有堕胎合宪权保守派大法官萨穆埃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在5对4的主要意见书中写道,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相关裁决是错误的“罗诉韦德案”允许胎儿获得子宫外存活力(母体外存活力)前进行堕胎,也即在怀孕24至28周之前这一裁决并不意味着美国禁止堕胎,但是它允许各州自行彻底禁止这一医学程序。26个保守州已经确定或者正在考虑禁止堕胎随着“罗诉韦德案”被推翻,禁止终止怀孕的所谓触发法规生效,全美多地的堕胎诊所正在纷纷关闭美国总统拜登对裁决表示失望:“这对于法院和这个国家来说,是悲哀的一天”任命其中三名大法官的前总统特朗普向福克斯新闻台(Fox...

丹麦的难民“零庇护”政策众所周知,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爆发后,这里通过了一项特别法律来收容乌克兰难民。这一决定引发了抗议行动。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