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在病毒及社会歧视下掙扎的性工作者与“酒店”业者 – BBC News 中文

相关的

七国集团峰会:全球基建计划对抗“一带一路” – BBC News 中文

25 分钟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七国集团(G7)领导人周日(6月26日)承诺,将在5年内筹集6000亿美元,为发展中国家所需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和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在德国举行的峰会上重新启动“全球基建和投资伙伴关系”项目。基建计划拜登说,美国将在五年内动员2000亿美元赠款、联邦基金和私人投资,支持中低收入国家的项目,帮助应对气候变化,改善全球卫生、性别平等和数字基础设施。“我想说清楚。这不是援助或慈善。这是一项将为所有人带来回报的投资,”拜登说,并补充说这将使各国“看到与民主国家合作的具体好处。”拜登表示,多边开发银行、开发融资机构、主权财富基金和其它机构可能会提供数千亿美元额外资金。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 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欧盟将在同时期为该倡议筹集3000亿欧元,建立一个可持续的替代方案,取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投资计划涉及100多个国家的发展和项目,旨在打造一条从亚洲到欧洲古代丝绸之路贸易路线的现代版本。白宫官员称,该计划没有给许多发展中国家带来什么实际利益。拜登着重介绍了几个旗舰项目,其中包括一个美国商务部、美国进出口银行、美国公司AfricaGlobal Schaffer和美国项目开发商Sun Africa支持,在非洲安哥拉开展的20亿美元太阳能开发项目。与七国集团成员国和欧盟一起,美国政府还将向塞内加尔的达喀尔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乌克兰战争:俄罗斯拿下北顿涅茨克(Severodonetsk)的战略意义 – BBC News 中文

乔·英伍德 (Joe Inwood)BBC记者,发自基辅1 小时前图像来源,EPA图像加注文字,几周来,这座城市一直是俄罗斯入侵的主要焦点, 最终乌克兰指挥官说,保卫这座废墟城市将耗费太多的生命。这样的结果也许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必然”的感受,但对乌克兰来说,这一点都不能减少北顿涅茨克(Severodonetsk,又译塞维罗多涅茨克)陷落带来的痛苦。几周来,这座城市一直是俄罗斯入侵的主要焦点,猛烈的炮火和空袭将这座古老工业城市的一大半炸成了废墟。最终,乌克兰指挥官说,保卫这座废墟城市将耗费太多的生命。在俄罗斯确认完全控制北顿涅茨克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在上周末晚宣告说,对他的国家来说,“在道德和情感上”很难度过这个日子。但不可否认的是,失去他们在卢甘斯克(Luhansk)地区仍然掌握的最大城市,确实使俄罗斯的一个关键战略目标更近了一步。自从莫斯科最初试图占领乌克兰整个国家失败后,俄罗斯就一直专注于占领更广泛的东部地区,即顿巴斯(Donbas)。该地区由两个州组成,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只要拿下其中一个,俄国领导人普京(又称普丁)便能向他的支持者展示他所认为的真正成就,这是他入侵乌克兰初始失败后非常需要的成果。但莫斯科能否拿下整个卢甘斯克仍是未知数,尽管这个目标越来越有可能达到。在俄罗斯入侵的道路上,离北顿涅茨克仅几英里远的莱辛斯克市(Lysychansk)仍在乌克兰掌握中。据称,乌克兰军队在放弃北顿涅茨克后,已经撤到了这城市。为了理解为什么莱辛斯克很重要,我们需要了解该地区的地理位置,以及它在这场战争中迄今所发挥的战略作用。这两座城市位于顿涅茨河(Siversky Donets river)上:该河贯穿顿巴斯,是俄军付出多次高额代价的战地。特别是1个月前的一次渡河尝试,让整个俄罗斯军队营级战术小组付出了惨痛代价:数百名战士和几十辆装甲车在试图到达另一侧时遭遇乌克兰炮火,全军覆没。事实上,由于北顿涅茨克和莱西昌斯克之间的所有桥梁都被摧毁,河流的曲线是阻止俄军前进的重要天然屏障。而且,加上莱西昌斯克位于山顶,攻占卢甘斯克的最后一个乌克兰阵地将是场艰困战斗。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ISW)的分析家们每天都会发布关于俄乌冲突的简报。他们在6月24日的评估中指出,“乌克兰部队将占据利辛斯克的较高位置,因此若俄罗斯军队无法包围或孤立他们,这可能使乌克兰部队能在一段时间内击退俄军的进攻”。这似乎正是俄罗斯关注的战略,他们正从南面推进,声称已进入该城市的可视范围。俄罗斯一名军事发言人声称,乌军队试图保卫利辛斯克和北顿涅茨克是...

乌克兰战争:BBC记者探访乌克兰国际军团秘密训练基地

BBC记者采访了数以千计加入对抗俄罗斯的国际军团中的一些人。

广东英德洪水严峻 影片记录女子被营救惊险瞬间

在中国广东省英德市,救援人员救出了一名被湍急的洪水困住的女子。这名妇女被拉到安全地带,似乎没有受伤。

中国暂禁台湾石斑鱼:台渔农生计陷挑战,两岸贸易争端再起 – BBC News 中文

2022年6月27日凌晨1点57分图像来源,Lin Chun Lai图像加注文字,因此,此次中国宣布禁止输入,引发养殖业者焦虑。“现在石斑鱼在台湾的价格已经开始下跌大陆不买,中盘商就开始杀价,所以鱼价已经开始跌了,”林春来解释。“大陆说有病菌或违禁药,我们这边验出来都没有啊。他们只要说有就是有,这就是政治的因素。每件事都一样,凤梨或芭乐都一样啊。通路的问题,我们养殖户也不知道怎么办?”这是在台湾屏东养殖石斑鱼的林春来向BBC中文的倾诉。6月10号,中国海关发出通告称,在石斑鱼中验出违禁药物,将自6月13日“暂缓”石斑鱼输入中国市场,引发台湾养殖业者惊慌及台湾政府抗议。据此,台湾农委会批评北京此举是自去年开始禁止凤梨(又称菠萝)、芭乐等水果之后,再次“以农逼政”伤害自由贸易及两岸经贸。不过,北京则强调一切依循食品安全规定,批评台湾政府泛政治化。无论如何,如同凤梨被禁,此次石斑鱼事件,再次引发台湾农业危机。台湾农业水产品倚赖单一中国市场的问题再次浮现,这些争端事件亦是两岸政治变化的缩影。过去石斑鱼及凤梨等产品是在2010年《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 获得丰沃利润的产物,台湾相关业者在零关税下,获得丰厚利润。但在两岸关系紧张下,ECFA清单上的台湾货品及农作物正在面临危机。有分析称,ECFA正是台湾这些产品被禁的关键。根据台湾农委会主委陈吉仲的声明,2021年,石斑鱼年产量约1万7千公吨,外销中国大陆6121公吨,占近外销量91%,占全台总产量36%。​两岸贸易争端再起回应中国大陆的禁令,台湾陆委会6月15日发出声明说,此事缘起中国大陆海关部门在2021年12月便透过两岸协议平台,通报台湾有2家养殖场石斑鱼检出禁药。陆委会解释,台湾农委会与地方政府当时便调查涉案养殖场,结果均未检出禁药,因此在今年1月起,已经三度通报陆方调查结果,但没有收到积极回应。此次突然宣布禁止石斑鱼出口中国大陆,台湾业者及政府无法接受。中国大陆国台办声称台湾未提供石斑鱼整改证据。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说,大陆海关去年以来,多次从台湾石斑鱼中检出土霉素超标。两批石斑鱼中发现孔雀石绿和结晶紫两种禁药。他又说,这两种禁药对人体有致突变、致畸和致癌的危险性;近日,大陆海关又自台石斑鱼中不断检出禁用药物结晶紫,他称这“说明台湾地区石斑鱼养殖药物安全管理体系存在严重问题。”事实上,石斑鱼是高单价水产,多半在台湾南部的农业大县屏东县及高雄养殖。在台湾宴会或中高价餐厅中很受欢迎。石斑鱼外销到中国大陆则超过10年,在两岸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后,石斑鱼在大陆打开市场,带给台湾水产业者丰润收入,许多台湾养殖业者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林春来向BBC说,石斑鱼不需透过第三地譬如香港或金门小三通到大陆,能从台湾产地直接“活送”到中国,深受饕客欢迎 :“我们吃什么,他们(中国民众)就吃什么,石斑鱼就是这样”。中华民国水产种苗协会理事长于乃衡也告诉台媒《远见杂志》说“光是厦门一个城市的石斑消费量,就是台湾的内需数量。”因此,此次中国宣布禁止输入,引发养殖业者焦虑。“现在石斑鱼在台湾的价格已经开始下跌,大陆不买,中盘商就开始杀价,所以鱼价已经开始跌了,”林春来解释。如同林春来,许多养殖业者也因此开始忧心,在中国祭出这纸禁令下,生计将如何持续。危机如何解除?台台农委会说,2022年受禁令影响的约有3600公吨石斑鱼。除了出口到其他国家之外,在台湾内部行销将分4大块,企业认购规划中秋礼盒1千公吨,截至6月20日止已有订单5百公吨,电商通路则规划消化250公吨,超商超市150公吨及餐饮、婚宴桌菜200公吨等等。图像来源,BBC/Davies Surya图像加注文字,如同台湾试图从中国水果禁令中解围,此次台政府也强调,将为石斑鱼商扩展其他外销市场。与台湾关系不错的日本,在去年的凤梨事件上,便曾大力协助台湾果农,此外,如同台湾试图从中国水果禁令中解围,此次台政府也强调,将为石斑鱼商扩展其他外销市场。与台湾关系不错的日本,在去年的凤梨事件上,便曾大力协助台湾果农,此次石斑鱼遭禁,根据日本产经新闻称,日本已经有大型水产业者愿意协助进口石斑鱼到日本。但有分析称,与之前的凤梨等水果作物不同,养殖石斑鱼仍需长时间投入,养殖最长需要五年时间。此外,为了保持鱼产品新鲜及安源,冷链设备的建立,亦需要庞大资金及技术投入。林春来便说,以外销日本来需要的时间,不能解决现在石斑鱼危机,是远水救不了禁火。日本的鱼产市场饱和,并且现在还没有吃石斑鱼的习惯,林春来告诉记者,“日本一次能买多少,如果只是一万斤,或几千斤都没办法,而且是短期购买还是长期购买,我们也不知道。以前卖到大陆的大概有6到7成,之后都是内需,卖到其他国家连1%都没有”。台湾农委会亦表示,日本怕吃到台湾石斑鱼体内的雪卡毒素(Ciguatoxins) 因此石斑外销日本仍需努力。林春来说,现在政府提到的冷冻冷链技术对他来说,“都不是解决办法”。他认为台湾政府应该优先协助石斑鱼打开台湾通路,以内需形式消化掉无法出口的产品,再去想其他问题:“最需要的是台湾政府可以赶紧购买现有的现货,譬如让我们国军譬如一星期吃一次,先消化掉。这样我们就不会有量,价格就不会一直下跌......现在还没有听到政府来跟我们买。“其实我们渔民做什么动作都没有用的,政府做才会有用,但政府怎么做,我还没看到,”林春来呼吁。无论如何,此次石斑鱼遭禁,如同许多台湾水果一样,都是出口高度依靠中国大陆市场,此次中国市场大门再次被关上,在台湾引发激烈的辩论。图像来源,lin chun lai两岸经贸“由合至分”的缩影事实上,从凤梨、释迦到石斑鱼相继被禁,除了在货品安全检疫上的争论之外,这些争端事件亦是两岸政治变化的缩影。自从去年初中国开始禁止台湾凤梨进口,引发两岸舆论热议及口水战之后,台湾社会便开始激辩,十多年来与中国大陆签订的相关经贸合约,是否造成台湾农产品及水产倚赖单一市场。在相关养殖技术转移过去大陆之后,有被踢出大陆市场的风险。分析称,过去两岸关系正酣,时任国民党籍台湾总统马英九上任,便持续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并逐渐先从经贸统合两岸市场,再协商政治上的统一(譬如2016年的马习会)。2010年,马英九政府与北京签订《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

20 分钟前

图像来源,Noah Huang

“说实在的,我会离开台北也是因为过去赚的钱,都给我爸赌光了,虽然他会帮我看小孩。但现在小孩比较大了,可以比较独立了,我可以不用需要我爸,因为这样我永远脱离不了这个行业,我感觉待在台北是个无底洞,来这里是希望重新开始。但是因为疫情爆发,我真的是没办法继续……”

这是一名在台湾从事情色按摩的性工作者阿紫(化名)对BBC中文的倾诉。

今年31岁,但阿紫进入这行已经10多年了。来自贫困单亲家庭的阿紫说,国中刚毕业因为家里变故,父亲离家工作,她跟妹妹在台北为了吃饱肚子,16岁不到,一脚踏进了性产业,到现在。

2020年初,为了有新生活,阿紫跟朋友借了钱,来到台湾南部工作。她苦笑着向BBC中文说,与儿子相依为命的她,计划想要慢慢离开这行业,却因为疫情爆发,让她处境更加艰困。

事实是,台湾自5月起爆发本土疫情,计有1万多个确诊病例,700多人病逝。虽然近期疫情逐渐缓解,但在近三个月的“三级警戒”到最近的放宽政策,台湾民生经济遭受重击。特别是服务业及餐饮业等,都因为需要暂时关闭,或只能提供外卖受创惨重,爆发“倒闭潮”。

其中,这成人娱乐场所(譬如有陪侍制度的酒店,舞厅或KTV,在台湾称为“八大”或“特种行业”)受到的冲击最大。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这次疫情爆发中心的万华区一处与情色产业有关,许多相关人士不愿透露病情或前往检测,也让疫情蔓延迅速。

就阿紫来说,在成人按摩店从事性交易,处境会更加边缘。因为,台湾性交易未合法化,许多性工作者被警察临检逮补,监禁,或缴不出保释金,面临牢狱之灾的处境并不罕见。阿紫坦白说,“若本身还有吸食毒品案在身,被警方查缉后,会更加麻烦。”

这些在相关行业的工作的小姐及业者告诉BBC说,基本上,在行业中的女性许多都是未婚或离婚后的单亲妈妈,常常是“上有老,下有小”,甚至兄弟姐妹的小孩都倚靠她们的收入。

也因此这场本土疫情爆发,她们说,长期的停业已令其无路可走。

“我没有老本可以吃”

在南部某大城,阿紫说她从事“半套”(台湾用语,亦即口交或手淫)性交易。一次交易约50分钟,经酒店抽成后,她可以拿到800元新台币(28美元;185元人民币)。工作时间从20:00到翌日清晨,最多一天能有五名客人交易,平均一个月上班20天。最高的月收入约在8万元新台币左右。

但是,扣除两母子的房租及生活费,加上需要清还债务,阿紫还在负债。她抱怨,麻烦的还有酒店严苛的扣钱制度,让人吃不消。

“如果不是急诊,临时请假或缺席一次,我们每次就要赔偿公司6000块。不像台北,可以说走就走,这里我的押金还在那边,走了拿不回来,还要还钱。”

“去年有次我真的发高烧,都在诊所拍照给他们了,公司还是要我上班,都不怕我发高烧是不是有可能确诊。”

视频加注文字,

BBC纪录片:新冠疫情中艰难求生的性工作者

尽管如此,阿紫说,在南部的新生活临检次数少,因此,比起在台北天天跟警察玩猫抓老鼠,提心吊胆的工作,在新城市情况单纯多了,她也正慢慢计划离开这行业。

然而,随着本土疫情爆发,阿紫的计划除了全数要重新开始,而且因为无法工作,新烦恼接踵而至:这包含日日忧虑着房租,每日食物够不够喂饱小孩,甚至买不买得起卫生纸等清洁用品都是问题。

阿紫告诉BBC,还好有食物银行的提供一些食物,加上政府微薄的单亲家庭补助(阿紫先拿到1.5万元新台币),可以先撑着。

“我有拿到两笔加起来1万多的政府补助,但你问我现在是否在吃老本?我都欠债了,哪有什么老本可以吃?”

阿紫向记者发来了她在排队领救济物资的照片。她说,看到好多人跟自己一样,都因为疫情深受打击,领食物的人龙好长。但当日稍晚,阿紫同时也传来了“好消息”。阿紫说,透过当地里长协助,她也找到一个地方政府打工的机会,不无小补。

她说:“虽然疫情这样,但我有小孩其实就满足了。之前常常带他去走很多地方玩或走走,像是把我小时候的家庭,从来没拥有过的东西,可以跟着儿子经历了一次。”

“说实在,做我们这种工作的女性,对小孩的期望,只希望他们人生可以快乐就好,不要像我们这样就好。”

图像来源,Seana

图像加注文字,

酒店业者说林森北路从来没有这么凄凉的画面。

“我看不到隧道尽头的光”

与阿紫相似,也是很年轻的时候就进入八大产业,希望化名为“小呆瓜”的日式酒店老板娓娓道来她的甘苦谈。

“从这次疫情爆发开始到现在,大概已经两个月了,我在林森北路工作这么久,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凄凉的画面,真的就是死城,比SARS(非典、萨斯)还惨澹,我们业者跟小姐已经快活不下去了,看不到希望。”

小呆瓜说,她今年40多岁,从20几岁踏入这行业,在日殖时代便以“陪酒”林立出名的台北林森北路一带(又称七条通)打滚。到后来自己开店成为老板,转眼间在这这里已经工作了20多年,自己单亲生下的女儿,也怀孕了。

女儿临盆在即,即将成为年轻祖母,小呆瓜称,自此次本土疫情爆发后,她经营的日式小酒馆,除了客人几乎绝迹之外,她每个月8万元新台币的房租,让她喘不过气来。

“我向房东希望降店里的租金,但他跟我说,我去年都帮过你一次了,今年为何要再帮你一次?”小呆瓜在电话无奈地解释。

图像来源,Seana

图像加注文字,

台北林森北路自日治时代以来一直是台北著名的酒店街 在疫情下成为“鬼市”。

她又强调,今年本土疫情爆发,对他们是致命性的打击。根据台湾官方统计,今年5月便有10多万人失业,但这报告尚无法计算到那些“非典型”职业,譬如与性产业行业相关的人。

此外,由于此次台湾本土疫情爆发,源自于感染者到在台北市万华情色“茶店”消费,造成群聚感染,后病毒进入社区。因此,台湾大众将“性工作者”视为此次疫情的代罪羔羊,敌意不小,加上该工作原本就一直承受社会异样眼光。

同样在林森北路经营酒馆,在该行业也辗转进出20多年的好友席耶娜(Seana)同意小呆瓜的说法。在电话中,席耶娜告诉BBC,在此次本土疫情爆发的险峻情势下,收入及生活休戚与共的酒店老板及小姐都落到贫穷线下。

“过去我们每个月的营业额大概是80万左右,扣掉开销,水电房租及人事成本,大概自己可以赚到10多万,现在疫情下来,收入归零。债务却是倍数增加。”

这几年来,席耶娜以资深酒店业者身份,一直举办许多工作坊,上媒体节目,写网志推动台湾社会暸解林森北路夜生活的历史,寄来了林森北路现状的照片,街头不复以往灯红酒绿的繁荣,夜晚形同鬼市,令她十分感叹。

席耶娜特别向记者说,政府虽然有纾困金或纾困贷款,但后者是与银行合作,后者只会借钱给“信用良好”个人。但是,据她几十年来观察,多数进入这行业的姐妹,许多人本身就背债或因为过去婚姻欠下的债,“哪有可能通过银行贷款的信用审核”。

小呆瓜补充说:“说实在,进入这一行的小姐背景很多都来自弱势家庭,也有人是为了还债才来工作的,大家都是混一口饭吃,现在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惨。”

图像来源,Seana

图像加注文字,

这几年来,席耶娜以资深业者身份,一直举办许多工作坊,上节目,写网志推动台湾社会暸解林森北路夜生活的历史。

彼此协助

不过,也许是多年来看到行业中的姐妹为生活所苦,有一些台北的酒店从事人员,去年刚成立了台湾首个“台北市娱乐公关经纪职业工会”,希望有工会可以一步一步保障相关从业人员的工作权益。今年台湾本土疫情爆发,工会除了协助会员向政府申请手续繁复的补助之外,她们也一起募集善心人士给予的物资及补助金发给会员:“现况是许多人连吃饭都有问题,因此彼此协助真的很重要”席耶娜说。

譬如,在林森北路“陪侍”酒店工作,同时也是工会干部的黄蛹及张川(经要求化名)向BBC说,除了物资之外,他们也向外募款,希望将善款给予需要帮助的人。两人都未满30岁,分别来自台湾两城市,各自因为不同的理由进进出出酒店工作好几年了。

她们告诉记者,虽然比起许多年长或弱势的酒店小姐或性工作者,自己比较有空间去谈判,但是酒店里面仍存在一些剥削问题,譬如当与酒店小姐合作的“经纪人”,剥削他们的工作时数或薪资,以及如何处理性侵赔偿及法律等问题,长期以来不被重视,因此工会的成立除了需要可以协助从业人员解决问题之外,也开设许多讲座,分享及教育从业人员如何维护自身权益。

图像来源,Noah Huang

图像加注文字,

黄蛹及张川说目前入工会的会员有70以上;去年协助纾困近70位,今年还没有做确切的人数统计,但物资箱已经送出超过百箱。

张川则告诉BBC,之前有传出有酒店小姐被客人性侵,但因为该小姐不是“红牌”,投诉就不被经纪人或酒店严肃处理,让她十分不平。

张川批评说:“在酒店工作,已经是一个高度被客人及酒店本身‘审核价值高低’的处境,没想到连性侵,也会有‘谁遭遇的性侵比较重要’等‘价值高低’的评断。”也因此,她希望在此情况下,工会的介入,是一个保障自己权益的起点。

黄蛹则解释,曾有一位酒店小姐与丈夫离婚后,子女的监护权归于前夫,后来,前夫家庭又因经济困难,将子女交给女方家庭抚养,但不愿意将子女监护权交于女方。因此,在台湾现有的育儿补助下,尽管女方已独立照顾子女近多年,仍因为法令规定无法请领育儿补助。

黄蛹说:“目前入会的会员有70以上,去年协助纾困近70位,今年还没有做确切的人数统计,但物资箱已经送出超过百箱,工会从募款,给了150位的从业者津贴。”

两人都同意,目前经媒体披露的都还只是冰山一角,许许多多从业人士遇到的困境,在不够弹性的纾困政策规定下,台湾延烧的本土疫情,深深打击这些在政策及法律关照得到的边缘女性。

台湾疫情虽然已经趋缓,但借着这次疫情,许多问题都被凸显。除了疫情管发生的台北市特权疫苗事件,在重症医疗资源是否不够,导致长者确诊后死亡率高等等,这起疫情也将台湾贫富差距以及对于性工作污名化的议题浮现。

图像来源,Seana

图像加注文字,

酒店工会搜集许多救济物资发放给弱势工会成员。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