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在病毒及社会歧视下掙扎的性工作者与“酒店”业者 – BBC News 中文

相关的

大范围清零抗议后北京上海街头警力增加,多地低调调整防疫政策 – BBC News 中文

大范围清零抗议后北京上海街头警力增加,多地低调调整防疫政策在首都北京与金融中心上海,警方在可能发生抗议的地点部署大量警力。中文社交媒体上与抗议相关的内容遭到审查。但与此同时,当局似乎也正试图低调做出政策改变。

中国疫情:反封控示威后当局放宽防疫政策?中国民众怎么看?

中国政府为应对新冠疫情,实施了近三年的严格“清零”政策。近日的反封控抗议后,民众要求“解封”和对未来防疫政策的讨论声浪不断。中国的防疫政策是否会有重大调整?中国的民众怎么看?

从中国舆情看江泽民的政治遗产 怀念过去与借古讽今 – BBC News 中文

4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2005年9月3日,在北京,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左)与江泽民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会议上交谈。江泽民去世的消息发出后,中国社交媒体受到审查,大量帖子来自官方媒体。但依然出现了广泛的悼念,网民从各个方面分析江泽民的政治遗产,并表达了对他和他所在时代的怀念。中国网民尤其聚焦江泽民的个人风格,突出了对他的赞美和钦佩,从中可以一窥当今中国普遍存在的社会情绪。江泽民自1989年开始担任中国领导人,执政13年。在他执政期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参与了全球化经济体系,进入经济繁荣时期。那是与美国关系最融洽的时代,当时的中国社会也相对包容,言论环境较为宽松。另一方面,他镇压法轮功和社会运动,在中国政治改革方面并没有进步。有网友用一首歌曲的歌名《可惜不是你》来借古讽今,表达对他的怀念和当今社会的怨气。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副教授闾丘露薇对BBC中文说,如果江泽民在十年前去世,怎么也不会怀念他,但正是在有了“切身之痛的对比之后”,产生了对一个时代的怀念。闾丘露薇认为,在中国媒体受到严格审查的情况下,网民的悼念之所以可以大量传播,一方面是没有形成威胁性,另一方面是考虑到近日中国许多城市出现大量针对新冠“清零”政策的抗议,“可以作为消解民间怒气的出口”。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2017年10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与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右)握手。稳定的外交环境和经济发展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夫妇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夫妇。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1997年10月28日,江泽民在参观美国弗吉尼亚州殖民地威廉斯堡时戴着一顶18世纪美国殖民时期的三角帽挥手致意。中国网民怀念江泽民在外交场合表现出的风度。在微信视频号上,一则江泽民在美国接受媒体访问的视频广泛传播。视频中一位记者提问:“中国最近对熊猫的保护有什么改进吗?”江泽民一边哈哈笑,一边用英文回应,“很抱歉,我是个电气工程师”。听众哄堂大笑。江泽民继续笑著说,“我和你们一样,对于熊猫,非常喜欢它,但我不是熊猫专家”。他还引用孔子的一句话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整个回应在一种轻松的氛围中进行。中国网民在评论区说到:“百花齐放的年代,非常怀念”;“幽默风趣,谈笑风生,虽是领袖,但也鲜活”。还有留言表示:“这才是文化自信”;“这才是有情感有血性有文化有幽默的领袖”。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以其多姿多彩的个性而著称,这在近代中国领导人中脱颖而出。江泽民在位期间发生了台湾海峡导弹危机、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轰炸等事件,但他依然保持了与西方国家的稳定关系。“9/11”事件后,中国还在反恐中增进了与美国的合作。这些都为那个时期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条件。“他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时期的领导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在中国开放和与美国的稳定关系方面保持了严格的战略纪律(strategic discipline)”,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George Yeo)对BBC说 。目前中国与美国的关系进入历史新低,与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关系也在恶化。“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江泽民的一句话尤其受到怀念:“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1997年,江泽民访问美国时,在哈佛大学用英文演讲。2000年,他在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时背诵了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微信上,“报人刘亚东”的公众号引用江泽民2011年为《领导干部外事用语丛书》撰写的序言。有10万以上的转发。江泽民在这则序言中写道“我们应该尊重世界多样性,了解和借鉴各国人民创造的文明成果,促进和加强同各国人民的交流交往。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努力学习外语。”江泽民还说:“客观地讲,我们的领导干部外语水平与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和对外交往不断扩大的需要还不相适应,还要下更大气力来学习和应用。”有网友评论说,“江主席的文化修养,思想的开放,那时我们在世界上的朋友真是遍天下”;“与国际外交关系相处美好,功不可没”。而近年来,中国正弱化英文教育。2020年,中国教育部门开始禁止中小学使用海外教科书。去年,当局对课外辅导机构实施限制,影响了许多英文培训机构。相对宽松的言论环境图像来源,GERARD...

卡塔尔世界杯:全女性裁判团今晚首次亮相 – BBC News 中文

37 分钟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斯蒂芬妮·弗拉帕(中)较早前已成为男足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女性裁判。周四(12月1日),2022卡塔尔世界杯分组赛末轮哥斯达黎加对德国,将是历史上第一次由全女性裁判团在场上执法的男足世界杯比赛。斯蒂芬妮·弗拉帕(Stephanie Frappart)亦将为男足世界杯史上第一名女性主裁判。这名法国女性此前已经率先成为男足世界杯的第一名女性裁判。她在上周二(11月22日)墨西哥对波兰的比赛上被任命为第四裁判员(即主裁判及两名边裁之后的第四人)。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作为女性裁判,弗拉帕在本届世界杯上创造了历史。“我们知道这份压力,”弗拉帕在世界杯前接受BBC体育部访问时说。“但是我认为,我们不会改变自己。冷静、专注、集中,不去想太多关于媒体或其他各种事,只要专注在场上就好。”将与弗拉帕在周四的阿尔拜特球场(Al Bayt Stadium)一同执法的是本场比赛的助理裁判员,巴西人诺伊扎·贝克(Neuza Back)和墨西哥人凯伦·迪娅兹·梅迪纳(Karen Diaz...

菲律宾的儿童性虐待事件因疫情攀升

菲律宾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儿童性剥削在线直播的案发地。

20 分钟前

图像来源,Noah Huang

“说实在的,我会离开台北也是因为过去赚的钱,都给我爸赌光了,虽然他会帮我看小孩。但现在小孩比较大了,可以比较独立了,我可以不用需要我爸,因为这样我永远脱离不了这个行业,我感觉待在台北是个无底洞,来这里是希望重新开始。但是因为疫情爆发,我真的是没办法继续……”

这是一名在台湾从事情色按摩的性工作者阿紫(化名)对BBC中文的倾诉。

今年31岁,但阿紫进入这行已经10多年了。来自贫困单亲家庭的阿紫说,国中刚毕业因为家里变故,父亲离家工作,她跟妹妹在台北为了吃饱肚子,16岁不到,一脚踏进了性产业,到现在。

2020年初,为了有新生活,阿紫跟朋友借了钱,来到台湾南部工作。她苦笑着向BBC中文说,与儿子相依为命的她,计划想要慢慢离开这行业,却因为疫情爆发,让她处境更加艰困。

事实是,台湾自5月起爆发本土疫情,计有1万多个确诊病例,700多人病逝。虽然近期疫情逐渐缓解,但在近三个月的“三级警戒”到最近的放宽政策,台湾民生经济遭受重击。特别是服务业及餐饮业等,都因为需要暂时关闭,或只能提供外卖受创惨重,爆发“倒闭潮”。

其中,这成人娱乐场所(譬如有陪侍制度的酒店,舞厅或KTV,在台湾称为“八大”或“特种行业”)受到的冲击最大。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这次疫情爆发中心的万华区一处与情色产业有关,许多相关人士不愿透露病情或前往检测,也让疫情蔓延迅速。

就阿紫来说,在成人按摩店从事性交易,处境会更加边缘。因为,台湾性交易未合法化,许多性工作者被警察临检逮补,监禁,或缴不出保释金,面临牢狱之灾的处境并不罕见。阿紫坦白说,“若本身还有吸食毒品案在身,被警方查缉后,会更加麻烦。”

这些在相关行业的工作的小姐及业者告诉BBC说,基本上,在行业中的女性许多都是未婚或离婚后的单亲妈妈,常常是“上有老,下有小”,甚至兄弟姐妹的小孩都倚靠她们的收入。

也因此这场本土疫情爆发,她们说,长期的停业已令其无路可走。

“我没有老本可以吃”

在南部某大城,阿紫说她从事“半套”(台湾用语,亦即口交或手淫)性交易。一次交易约50分钟,经酒店抽成后,她可以拿到800元新台币(28美元;185元人民币)。工作时间从20:00到翌日清晨,最多一天能有五名客人交易,平均一个月上班20天。最高的月收入约在8万元新台币左右。

但是,扣除两母子的房租及生活费,加上需要清还债务,阿紫还在负债。她抱怨,麻烦的还有酒店严苛的扣钱制度,让人吃不消。

“如果不是急诊,临时请假或缺席一次,我们每次就要赔偿公司6000块。不像台北,可以说走就走,这里我的押金还在那边,走了拿不回来,还要还钱。”

“去年有次我真的发高烧,都在诊所拍照给他们了,公司还是要我上班,都不怕我发高烧是不是有可能确诊。”

视频加注文字,

BBC纪录片:新冠疫情中艰难求生的性工作者

尽管如此,阿紫说,在南部的新生活临检次数少,因此,比起在台北天天跟警察玩猫抓老鼠,提心吊胆的工作,在新城市情况单纯多了,她也正慢慢计划离开这行业。

然而,随着本土疫情爆发,阿紫的计划除了全数要重新开始,而且因为无法工作,新烦恼接踵而至:这包含日日忧虑着房租,每日食物够不够喂饱小孩,甚至买不买得起卫生纸等清洁用品都是问题。

阿紫告诉BBC,还好有食物银行的提供一些食物,加上政府微薄的单亲家庭补助(阿紫先拿到1.5万元新台币),可以先撑着。

“我有拿到两笔加起来1万多的政府补助,但你问我现在是否在吃老本?我都欠债了,哪有什么老本可以吃?”

阿紫向记者发来了她在排队领救济物资的照片。她说,看到好多人跟自己一样,都因为疫情深受打击,领食物的人龙好长。但当日稍晚,阿紫同时也传来了“好消息”。阿紫说,透过当地里长协助,她也找到一个地方政府打工的机会,不无小补。

她说:“虽然疫情这样,但我有小孩其实就满足了。之前常常带他去走很多地方玩或走走,像是把我小时候的家庭,从来没拥有过的东西,可以跟着儿子经历了一次。”

“说实在,做我们这种工作的女性,对小孩的期望,只希望他们人生可以快乐就好,不要像我们这样就好。”

图像来源,Seana

图像加注文字,

酒店业者说林森北路从来没有这么凄凉的画面。

“我看不到隧道尽头的光”

与阿紫相似,也是很年轻的时候就进入八大产业,希望化名为“小呆瓜”的日式酒店老板娓娓道来她的甘苦谈。

“从这次疫情爆发开始到现在,大概已经两个月了,我在林森北路工作这么久,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凄凉的画面,真的就是死城,比SARS(非典、萨斯)还惨澹,我们业者跟小姐已经快活不下去了,看不到希望。”

小呆瓜说,她今年40多岁,从20几岁踏入这行业,在日殖时代便以“陪酒”林立出名的台北林森北路一带(又称七条通)打滚。到后来自己开店成为老板,转眼间在这这里已经工作了20多年,自己单亲生下的女儿,也怀孕了。

女儿临盆在即,即将成为年轻祖母,小呆瓜称,自此次本土疫情爆发后,她经营的日式小酒馆,除了客人几乎绝迹之外,她每个月8万元新台币的房租,让她喘不过气来。

“我向房东希望降店里的租金,但他跟我说,我去年都帮过你一次了,今年为何要再帮你一次?”小呆瓜在电话无奈地解释。

图像来源,Seana

图像加注文字,

台北林森北路自日治时代以来一直是台北著名的酒店街 在疫情下成为“鬼市”。

她又强调,今年本土疫情爆发,对他们是致命性的打击。根据台湾官方统计,今年5月便有10多万人失业,但这报告尚无法计算到那些“非典型”职业,譬如与性产业行业相关的人。

此外,由于此次台湾本土疫情爆发,源自于感染者到在台北市万华情色“茶店”消费,造成群聚感染,后病毒进入社区。因此,台湾大众将“性工作者”视为此次疫情的代罪羔羊,敌意不小,加上该工作原本就一直承受社会异样眼光。

同样在林森北路经营酒馆,在该行业也辗转进出20多年的好友席耶娜(Seana)同意小呆瓜的说法。在电话中,席耶娜告诉BBC,在此次本土疫情爆发的险峻情势下,收入及生活休戚与共的酒店老板及小姐都落到贫穷线下。

“过去我们每个月的营业额大概是80万左右,扣掉开销,水电房租及人事成本,大概自己可以赚到10多万,现在疫情下来,收入归零。债务却是倍数增加。”

这几年来,席耶娜以资深酒店业者身份,一直举办许多工作坊,上媒体节目,写网志推动台湾社会暸解林森北路夜生活的历史,寄来了林森北路现状的照片,街头不复以往灯红酒绿的繁荣,夜晚形同鬼市,令她十分感叹。

席耶娜特别向记者说,政府虽然有纾困金或纾困贷款,但后者是与银行合作,后者只会借钱给“信用良好”个人。但是,据她几十年来观察,多数进入这行业的姐妹,许多人本身就背债或因为过去婚姻欠下的债,“哪有可能通过银行贷款的信用审核”。

小呆瓜补充说:“说实在,进入这一行的小姐背景很多都来自弱势家庭,也有人是为了还债才来工作的,大家都是混一口饭吃,现在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惨。”

图像来源,Seana

图像加注文字,

这几年来,席耶娜以资深业者身份,一直举办许多工作坊,上节目,写网志推动台湾社会暸解林森北路夜生活的历史。

彼此协助

不过,也许是多年来看到行业中的姐妹为生活所苦,有一些台北的酒店从事人员,去年刚成立了台湾首个“台北市娱乐公关经纪职业工会”,希望有工会可以一步一步保障相关从业人员的工作权益。今年台湾本土疫情爆发,工会除了协助会员向政府申请手续繁复的补助之外,她们也一起募集善心人士给予的物资及补助金发给会员:“现况是许多人连吃饭都有问题,因此彼此协助真的很重要”席耶娜说。

譬如,在林森北路“陪侍”酒店工作,同时也是工会干部的黄蛹及张川(经要求化名)向BBC说,除了物资之外,他们也向外募款,希望将善款给予需要帮助的人。两人都未满30岁,分别来自台湾两城市,各自因为不同的理由进进出出酒店工作好几年了。

她们告诉记者,虽然比起许多年长或弱势的酒店小姐或性工作者,自己比较有空间去谈判,但是酒店里面仍存在一些剥削问题,譬如当与酒店小姐合作的“经纪人”,剥削他们的工作时数或薪资,以及如何处理性侵赔偿及法律等问题,长期以来不被重视,因此工会的成立除了需要可以协助从业人员解决问题之外,也开设许多讲座,分享及教育从业人员如何维护自身权益。

图像来源,Noah Huang

图像加注文字,

黄蛹及张川说目前入工会的会员有70以上;去年协助纾困近70位,今年还没有做确切的人数统计,但物资箱已经送出超过百箱。

张川则告诉BBC,之前有传出有酒店小姐被客人性侵,但因为该小姐不是“红牌”,投诉就不被经纪人或酒店严肃处理,让她十分不平。

张川批评说:“在酒店工作,已经是一个高度被客人及酒店本身‘审核价值高低’的处境,没想到连性侵,也会有‘谁遭遇的性侵比较重要’等‘价值高低’的评断。”也因此,她希望在此情况下,工会的介入,是一个保障自己权益的起点。

黄蛹则解释,曾有一位酒店小姐与丈夫离婚后,子女的监护权归于前夫,后来,前夫家庭又因经济困难,将子女交给女方家庭抚养,但不愿意将子女监护权交于女方。因此,在台湾现有的育儿补助下,尽管女方已独立照顾子女近多年,仍因为法令规定无法请领育儿补助。

黄蛹说:“目前入会的会员有70以上,去年协助纾困近70位,今年还没有做确切的人数统计,但物资箱已经送出超过百箱,工会从募款,给了150位的从业者津贴。”

两人都同意,目前经媒体披露的都还只是冰山一角,许许多多从业人士遇到的困境,在不够弹性的纾困政策规定下,台湾延烧的本土疫情,深深打击这些在政策及法律关照得到的边缘女性。

台湾疫情虽然已经趋缓,但借着这次疫情,许多问题都被凸显。除了疫情管发生的台北市特权疫苗事件,在重症医疗资源是否不够,导致长者确诊后死亡率高等等,这起疫情也将台湾贫富差距以及对于性工作污名化的议题浮现。

图像来源,Seana

图像加注文字,

酒店工会搜集许多救济物资发放给弱势工会成员。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