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冠威:坚持记录“时代革命”的偏锋香港导演 – BBC News 中文

相关的

大范围清零抗议后北京上海街头警力增加,多地低调调整防疫政策 – BBC News 中文

大范围清零抗议后北京上海街头警力增加,多地低调调整防疫政策在首都北京与金融中心上海,警方在可能发生抗议的地点部署大量警力。中文社交媒体上与抗议相关的内容遭到审查。但与此同时,当局似乎也正试图低调做出政策改变。

中国疫情:反封控示威后当局放宽防疫政策?中国民众怎么看?

中国政府为应对新冠疫情,实施了近三年的严格“清零”政策。近日的反封控抗议后,民众要求“解封”和对未来防疫政策的讨论声浪不断。中国的防疫政策是否会有重大调整?中国的民众怎么看?

从中国舆情看江泽民的政治遗产 怀念过去与借古讽今 – BBC News 中文

4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2005年9月3日,在北京,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左)与江泽民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会议上交谈。江泽民去世的消息发出后,中国社交媒体受到审查,大量帖子来自官方媒体。但依然出现了广泛的悼念,网民从各个方面分析江泽民的政治遗产,并表达了对他和他所在时代的怀念。中国网民尤其聚焦江泽民的个人风格,突出了对他的赞美和钦佩,从中可以一窥当今中国普遍存在的社会情绪。江泽民自1989年开始担任中国领导人,执政13年。在他执政期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参与了全球化经济体系,进入经济繁荣时期。那是与美国关系最融洽的时代,当时的中国社会也相对包容,言论环境较为宽松。另一方面,他镇压法轮功和社会运动,在中国政治改革方面并没有进步。有网友用一首歌曲的歌名《可惜不是你》来借古讽今,表达对他的怀念和当今社会的怨气。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副教授闾丘露薇对BBC中文说,如果江泽民在十年前去世,怎么也不会怀念他,但正是在有了“切身之痛的对比之后”,产生了对一个时代的怀念。闾丘露薇认为,在中国媒体受到严格审查的情况下,网民的悼念之所以可以大量传播,一方面是没有形成威胁性,另一方面是考虑到近日中国许多城市出现大量针对新冠“清零”政策的抗议,“可以作为消解民间怒气的出口”。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2017年10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与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右)握手。稳定的外交环境和经济发展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夫妇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夫妇。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1997年10月28日,江泽民在参观美国弗吉尼亚州殖民地威廉斯堡时戴着一顶18世纪美国殖民时期的三角帽挥手致意。中国网民怀念江泽民在外交场合表现出的风度。在微信视频号上,一则江泽民在美国接受媒体访问的视频广泛传播。视频中一位记者提问:“中国最近对熊猫的保护有什么改进吗?”江泽民一边哈哈笑,一边用英文回应,“很抱歉,我是个电气工程师”。听众哄堂大笑。江泽民继续笑著说,“我和你们一样,对于熊猫,非常喜欢它,但我不是熊猫专家”。他还引用孔子的一句话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整个回应在一种轻松的氛围中进行。中国网民在评论区说到:“百花齐放的年代,非常怀念”;“幽默风趣,谈笑风生,虽是领袖,但也鲜活”。还有留言表示:“这才是文化自信”;“这才是有情感有血性有文化有幽默的领袖”。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以其多姿多彩的个性而著称,这在近代中国领导人中脱颖而出。江泽民在位期间发生了台湾海峡导弹危机、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轰炸等事件,但他依然保持了与西方国家的稳定关系。“9/11”事件后,中国还在反恐中增进了与美国的合作。这些都为那个时期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条件。“他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时期的领导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在中国开放和与美国的稳定关系方面保持了严格的战略纪律(strategic discipline)”,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George Yeo)对BBC说 。目前中国与美国的关系进入历史新低,与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关系也在恶化。“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江泽民的一句话尤其受到怀念:“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1997年,江泽民访问美国时,在哈佛大学用英文演讲。2000年,他在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时背诵了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微信上,“报人刘亚东”的公众号引用江泽民2011年为《领导干部外事用语丛书》撰写的序言。有10万以上的转发。江泽民在这则序言中写道“我们应该尊重世界多样性,了解和借鉴各国人民创造的文明成果,促进和加强同各国人民的交流交往。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努力学习外语。”江泽民还说:“客观地讲,我们的领导干部外语水平与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和对外交往不断扩大的需要还不相适应,还要下更大气力来学习和应用。”有网友评论说,“江主席的文化修养,思想的开放,那时我们在世界上的朋友真是遍天下”;“与国际外交关系相处美好,功不可没”。而近年来,中国正弱化英文教育。2020年,中国教育部门开始禁止中小学使用海外教科书。去年,当局对课外辅导机构实施限制,影响了许多英文培训机构。相对宽松的言论环境图像来源,GERARD...

卡塔尔世界杯:全女性裁判团今晚首次亮相 – BBC News 中文

37 分钟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斯蒂芬妮·弗拉帕(中)较早前已成为男足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女性裁判。周四(12月1日),2022卡塔尔世界杯分组赛末轮哥斯达黎加对德国,将是历史上第一次由全女性裁判团在场上执法的男足世界杯比赛。斯蒂芬妮·弗拉帕(Stephanie Frappart)亦将为男足世界杯史上第一名女性主裁判。这名法国女性此前已经率先成为男足世界杯的第一名女性裁判。她在上周二(11月22日)墨西哥对波兰的比赛上被任命为第四裁判员(即主裁判及两名边裁之后的第四人)。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作为女性裁判,弗拉帕在本届世界杯上创造了历史。“我们知道这份压力,”弗拉帕在世界杯前接受BBC体育部访问时说。“但是我认为,我们不会改变自己。冷静、专注、集中,不去想太多关于媒体或其他各种事,只要专注在场上就好。”将与弗拉帕在周四的阿尔拜特球场(Al Bayt Stadium)一同执法的是本场比赛的助理裁判员,巴西人诺伊扎·贝克(Neuza Back)和墨西哥人凯伦·迪娅兹·梅迪纳(Karen Diaz...

菲律宾的儿童性虐待事件因疫情攀升

菲律宾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儿童性剥削在线直播的案发地。

2021年7月27日

图像加注文字,

周冠威坚持纪录片名为《时代革命》,这是被香港建制视为可能违法的口号。

香港电影导演周冠威,在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出现在示威现场,记录了这场运动的枪林弹雨,追访了民主派政治人物和勇武派示威者。

在拍摄期间和此后近两年的时间里,周冠威并没有高调公开自己的纪录片计划。

这部纪录片在今年7月于康城影展(Cannes Film Festival)闭幕前一天进行特别放映,他无惧香港《国安法》带来的潜在风险,把影片命名做《时代革命》,成为这部影片中唯一具名的制作人。

尽管预计这部纪录片难以在香港上映,他仍高调宣传,人人叫他离开香港,担心他会因而被捕,他选择留在香港。

他2015年因为拍摄与政治相关的剧情片《十年》遭官媒批评,失去很多工作机会,一度借钱过活,直至去年凭有口碑和票房爱情电影《幻爱》重出江湖。

预计到未来生活仍然捉襟见肘,但他认为,这是时代给他作为一个导演的责任。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时代革命》中有句宣传语句,不是时代选中我们,是我们选择改变时代,我们创造电影,电影可以记录时代,同时间亦可改变时代,我希望亦创造一些价值传递到后世。”

图像来源,REVOLUTION OF OUR TIMES

图像加注文字,

香港法院正审理《国安法》的案件,正辩论这句口号会否代表分裂国家。

“电影可以改变生命”

42岁的周冠威在香港土生土长,小时候与不擅辞令的父亲关系疏离,性格反叛而敏感,讨厌考试,孤独得想过自杀,但他透过电影成长和学懂人生哲理,他通过看《East of Eden》(又译荡母痴儿、天伦梦觉、伊甸园之东)这部有关家庭的电影缓解了与家人的紧张关系,也在科幻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领悟到“生命的意义就在于追寻生命的意义”。

中学时期的他,每天不读书,不停看电影, 之后入读演艺学院,毕业后从事电影幕后工作,做过电影《霍元甲》制作特辑的导演和剪接,慢慢有机会拍摄自己的作品。

“电影改变了我,小时候我说想一生追随电影,电影代替了我父亲,我希望自己制作的电影也可以打动人心、疗愈和启发别人,或是为大家作情感上的宣泄。”

有别于主流商业电影,他的作品属于“偏锋”,经常紧扣政治和社会议题。

2015年,与政治相关的剧情片《十年》在香港上映, 电影由五名导演分别拍摄五段想象香港未来十年的短片组成,周冠威是导演之一。他的作品《自焚者》描绘十年后香港爆发严重警民冲突,有“港独”青年因为违反国家安全法在狱中绝食身亡,而一名支持者在英国驻港领事馆前自焚。片中以仿纪录片形式探讨“香港独立”的想法。

电影拍摄于2014年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后,那场争取民主普选的抗争活动失败,令香港步入政治低潮,社会上充满无力感,他不鼓励别人自焚,但希望透过自焚象征牺牲,去问香港人:“你愿意为香港牺牲多少?”

电影宣传形容这是“不想见到的将来”,但在不足十年后,香港爆发反修例示威,经历严重警民冲突以及政权之后的打压,让很多人形容《十年》是一部预言电影,出现那“不想见到的将来”。

周冠威说:“2019年告诉我,很多人愿意为香港牺牲,他们对公义的执着和对自由的坚定出现了,我再次得到力量,哪怕现在情况更差,那正面的价值没有失去过。”

图像来源,Kiwi Chow

图像加注文字,

周冠威(右三)在其它电影的拍摄现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像来源,Kiwi Chow

图像加注文字,

周冠威对BBC中文表示,拍摄《十年》后难以拍戏,目前尚未还清欠下朋友的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十年》可说是他第一次挑战红线,这部电影引起很大回响,在争议声中获得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但遭到中国官媒和亲建制强烈批评。

上映后,周冠威难以寻找投资者以及著名演员去制作电影,职业生涯迎来低潮,生活拮据的他向朋友借钱维生,到现在也未能把债还清。

四年后,他排除万难去完成爱情电影《幻爱》,电影终在2020年上映。这是他十几年前写下的剧本,讲述精神病患者和心理辅导员之间的爱情故事,表面与政治不相关,但本土意识浓厚,谈及“如何面对创伤”的话题,让人联想到与2019年香港示威的伤口。电影赢得口碑,获得逾1500万港元票房,成为该年香港十大票房电影之一,是香港少数能够单靠本土市场而获得盈利的港产片。

外界一度认为,周导演走出《十年》被封杀的阴影时,《时代革命》面世。

“时代革命”

2019年6月,香港因《逃犯条例》争议爆发持续示威。身为导演,周冠威思考了自己在这时代的位置,希望透过镜头以纪录片导演的身份记载这场历史。

他获得一名商人投资,8月开始在街头拍摄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示威画面,在催泪弹与水炮车中间追访前线示威者。

这是他第一次拍摄纪录片。

图像来源,REVOLUTION OF OUR TIMES

图像加注文字,

一些前线示威者要蒙面接受访问。

与以往拍摄剧情片精心安排镜头不一样,示威现场瞬息万变而且真实贴身,看着示威者真的受伤流血,面对死亡威胁,他的情绪陷于谷底。

香港理工大学示威者遭警方重重包围时,他身处现场,看着年轻示威者连日未眠,怀着恐惧爬渠、游绳逃生,他心灵受创,每天发恶梦。

今年7月20日,他与记者一同重访理工大学,重重的围栏和铁马包围以往能自由进出的大学校园,也勾起了他当天的场面。

“我们的自由被封锁了,”他对着围栏说:“理工大学是红砖建筑,就好像香港人的心脏,我们的心脏被人插了一刀,血仍在流,但政府没有认为去检视这个伤口。”

剪接纪录片时,周导演也经历很大的情绪波伏,纠结如何保障受访者安全,担心影片成为罪证,一边剪片,一边了解到多名片中受访者已坐牢和流亡,这令他心情更为沉重。

《国安法》实施以后,一些合作单位离队,除了他以外,所有制作团队成员也要匿名,他在完成作品后把版权交给海外的人,并销毁在香港的所有片段。

“现在香港浓罩这种气氛和压力,创作也要匿名,我们已经失去创作自由。一些同行朋友放弃了制作自己的纪录片,把片段交给我,我很痛心,很多人不能够在这样的政局和恐惧下去创作。”

他强调,自己的纪录片不是(追求)客观中立的新闻专题,没有访问任何建制派人士,而是纪录示威者的故事,并指香港主流媒体已很倾斜于政府和建制的声音,有责任去让更多人听示威者的声音。

去年年底,两部讲述香港示威浪潮的纪录片《占领立法会》和《理大围城》未能在香港正式上映,一些建制派人士及团体指责这些纪录片美化示威者的暴力。对于这一话题周冠威表示:“在《时代革命》这部纪录片中,我当然不想美化暴力,双方都有出现过暴力,电影中也有示威者围殴警员的场面,但这纪录片或我在现场看到,警方的暴力大大超越了示威者的暴力,示威者迫于无奈或是情绪下,难以控制地施予暴力,我也不认同。但我们要了解前因后果,这纪录片就可以帮大家了解历史的脉络,而不是单看画面。”

视频加注文字,

“在自己的岗位上勇一点”敏感政治气氛下香港电影人的坚持

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两小时半的纪录片终于面世,他坚持把它称作《时代革命》。香港建制阵营试图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视为分裂国家以及等同于“港独”的字句。

“你在吓唬我吗?如果你认为这四个字不能在香港讲,你就写清楚,否则你是散播恐惧,”他说,“这是这场运动出现最多的口号,用这个口号去作为片名很适切,我就是这么单纯,那条法律红线我不知道在哪里,法例都没有写清楚,倒不如我跟自己的红线,那就是艺术上的考虑,我要创作自由,不想有自我审查。”

他认为,“时代革命”有不同的解读,那是大家希望世界变好作出的革新,对未来的美好的盼望。

7月的康城影展,《时代革命》成功申请入围,影展刻意把他的电影排在闭幕前才发布,外界认为这是主办方担心中国方面的抗议和反对。

周导演并没有接受康城方面的邀请亲身出席典礼,原因是他身边的朋友说他的纪录片具风险,到了法国可能无法回港,他为了与最珍重的家人一起,留在香港。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电影面世后,他的生活没有多大变化,中国官方、官媒或是香港的建制和亲北京媒体,也没有明显地对他作出猛烈攻击。

他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并多番警告6岁的儿子,他可能有一段时间见不到爸爸。

在社交媒体上,电影宣传片引起很大回响,有人说,香港国安法实施以后的一年,大家不敢再提2019年发生的事,差点以为自己当年是发了一场梦,而这部电影引发大家共鸣,证明那是真实的经历,有人把不能说的东西说出来。

然而,纪录片短期内在香港上映的机会渺茫,商业戏院不敢播放,地下放映可能招来违法风险,未来可能会透过网络播放。

这部纪录片已经令周冠威再次失去一些电影投资和其他工作机会。他的下一部电影哪怕与政治无关,也遥遥无期。

他说:“现在有这么多创伤,我做导演有责任纪录这些事,我脑海里仍然非常自由,我不知道脑里的创作什么时候可以拍得到,但我会继续创作。”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