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溯源:美国资金被用来资助了中国的高风险病毒研究吗? – BBC News 中文

相关的

习近平旋风式访港 约翰逊称香港问题上“不会放弃”

此次访问是习近平自两年前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首次离开中国大陆。也是2019年香港大规模抗议以来,中国领导人首度访港。

香港主权移交25年,市民如何看待“七一”?

1997年7月1日,英国将香港的主权移交给中国。25年后的今天,香港人如何看待这一天?BBC记者询问了一些香港市民的看法。

FBI全球通缉“加密币女王”——来自保加利亚的世纪巨骗 – BBC News 中文

4 小时前图像加注文字,2017年,来自保加利亚的“加密币女王”连同40多亿美元投资者的钱消失了2017年10月,加密数码币圈出了大事:维卡币(OneCoin)全球吸金40多亿美元之后,号称“加密币女王”的茹雅·伊戈纳托娃(Ruja Ignatova)连同这笔巨款失踪了。终于,2022年6月30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将她列入全球十大通缉要犯名单,悬赏10万美元捉拿。通缉告示说,她身边带着武装保镖或同伙。茹雅来自保加利亚,失踪前曾宣称,她的维卡币用不了两年就能取代比特币称霸加密币圈,届时“任何人都能在任何地方用它付账”,在世界各国吸金,无数人被迷惑。她卷款失踪近三年后,维卡币仍活在虚拟世界,而中国投资资讯网站2020年6月还有关于维卡币交易的问答。图像来源,FBI图像加注文字,美国联邦调查局 FBI 认定在逃的伊戈纳托娃身边有武装保镖或同伙。 FBI 将她列入10大通缉要犯名单,对她的控罪包括涉嫌金融诈骗、证券诈骗、电汇欺诈、阴谋洗钱等。美国联邦调查人员指控这名据信40多岁的保加利亚女性利用维卡币(OneCoin)骗局从全球各地受害者手中骗取 40多亿美元。2017年美国执法部门签署逮捕令,对她展开追捕后,伊戈纳托娃就一直销声匿迹。2014、2015年全球加密数字币狂热中,伊戈纳托娃的维卡币开始向买家提供佣金,鼓励他们向更多人推销维卡币。FBI 和美国联邦检察官称维卡币一文不值,从未受到区块链技术的保护,根本就是伪装成加密币的庞氏骗局;区块链技术是加密数字币的技术支柱之一。伊戈纳托娃...

印度军队改革的内外考虑与对中国的影响 – BBC News 中文

7 小时前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印度女兵接受检阅在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军队的印度,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裁军的两派中都有人会以印度与中国与巴基斯坦边境局势紧张为论据。莫迪政府近年来一直在努力推进军队改革,希望提高军队素质。印度是世界第三大军费开支国,仅次于美国和中国,也是世界第二大武器进口国。其军队则拥有超过140万人,是世界最大的雇主之一。其中陆军约120万人。在几乎要成为世界人口最多国家的印度,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参军是一份令普通百姓垂涎而且稳定的工作。每年约有6万名人员退休,军队举行多达上百次新的招聘来取代他们。官员们说,在过去两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招聘一度暂停。分析人士认为,疫情并非真正的理由。印度总理莫迪的政府正在想办法裁军。印度军队需要裁员的一个原因是军队不断膨胀的工资和养老金账单,消耗了其国防预算700亿美元预算的一半以上。这使得印度几乎没有多余资金来保证部队现代化和避免装备短缺。2022年6月的一份报告援引印度国防部的消息来源说,印度政府正在考虑一项定期的雇用士兵的提议。6月中旬,印度国防部正式宣布新招募4年服役士兵的计划。虽然引发印度部分民众强烈不满,多地还暴发的骚乱,印度政府对抗议民众也做出一些调整和让步,但印军高级将领表示,精兵简政的改革没有回头路。印军新改革方案重要的目标是在指挥体系和基层都最大限度减少人员的重复配置,缩短决策时间,提高军队的办事效率。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印度拥有世界规模最大的军队,莫迪政府近年来一直在努力对军队进行改革,印度军队改革主要原因总理莫迪本人是这场军队改革的倡导者。过去,他曾谈到“需要敏捷,机动和由技术驱动的部队,而不仅仅是人类的勇气”,并表示印度需要“赢得快速战争的能力,因为印度没法奢侈地进行持久的战斗”。面对过去几十年军事能力不断崛起的中国和历史上长期矛盾重重的巴基斯坦,莫迪政府现在正花费数十亿美元来促进国内国防装备制造业的发展。印度还拥有充足的核弹头和弹道导弹储备。为此,需要资金。图像来源,CCTV图像加注文字,印度不论是支持裁军的还是反对裁军的两派中都有人会以印度与中国与巴基斯坦边境局势紧张为论据因此,印度军队裁员最有说服力的理由来自一位备受尊敬的退休中将帕那格目前是印度军事战略分析师。他在一篇军事评论中公开表示,目前印军超过10万人的短缺是正是印军实现改革的机会。印军的大战略是准备好可能同时与中国和巴基斯坦开打两面战线的战争。帕那格中将指出,21世纪的军队需要敏捷的武装部队做出快速反应,并得到最先进的军事技术的支持,这在次大陆背景下更是如此,因为核武器的存在就阻止了大规模的常规战争。他没有说出的言下之意是指同样拥有核武器的邻国中国与巴基斯坦。帕那格中将说,印度拥有庞大人数的军队,被迫使用数量来补偿质量。作为一个发展中经济体,印度的国防开支不能呈指数级增长,因此它需要削减武装力量规模实现精兵。前军官、现国防事务专栏作者阿贾伊·舒克拉说,印度陆军有能力用比现在少得多的兵来达到目的。“印军需要减肥”。印度军队过去实行的募兵制是:士兵一旦被招募入伍,一般可以在军队至少服役约17年。在这期间,军人不仅有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收入,还能享受各种福利,退伍后还可以得到可观的养老金。改革计划将士兵的服役时间缩短至4年,其中只有约25%的士兵有机会被分配到军队不同部门继续工作15年,其余士兵4年服役期满后必须退役。对比中国美国布鲁斯金学会的研究员德鲁瓦•贾伊尚卡尔2018年曾对127名印度战略界人士的进行过调查,其中超过半数的人员将中国看作印度最大的外部威胁,三分之二的人员将美国看作印度最重要的全球伙伴。因此,印度在军事改革问题上也不忘对比中国。德里尼赫鲁大学的安全事务研究教授拉克斯曼·库马尔·贝赫拉说,例如,中国在人员开支上国防预算占比不到1/3,而印度的这一比例为60%。他说,威慑中国的一种方法是更加关注技术驱动的现代化,这反过来又需要裁军。但对于现在是开始裁员的合适时机,存在不同的保留意见。印度目前敌对的边界意味着印军需要时刻做好准备,同时与拥有核武器的竞争对手巴基斯坦和中国进行两场陆地战争。数以万计的印度军队仍然聚集在喜马拉雅高原与中国和巴基斯坦有争议的边界的紧张对峙中。大约50万印度军队已永久驻扎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在喜马拉雅高原与中国和巴基斯坦有争议的边界的紧张对峙中。大约50万印度军队已永久驻扎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攘外安内但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的学者安尼特·穆克吉说,在边界形势不稳定情况严峻之际,军队招聘暂停立即会对军方人力资源形成挑战。对有限时间服役的征兵改革提案产生了更为严重的担忧。穆克吉先生认为,这个想法是基于太多关于注册者的动机的假设,并且这种短期雇用会用临时的士兵取代专业军人,削弱军队素质。总部位于德里的智库政策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苏珊特·辛格表示,这项提议让他感到不安。他说,这将在一个失业问题普遍的国家创造出一大批年轻的士兵,他们将在20岁出头时就退役离开部队,造成社会问题。辛格先生说:“真的想让这么多受过良好军事训练的人在一个暴力程度已经如此之高的社会中去寻找工作吗?你想让这些前士兵在警察局服役,还是作为保安?我担心的是,这最终可能会造成一批由受过军事训练的失业男子组成(非政府管理的)民间武装组织。”打造一支更灵活、更轻便的军队的会对一些人产生重大影响。帕纳格中将认为,莫迪政府应该主导进行军事改革。但有关问题似乎留给了“受传统束缚的军方,他们天生就陶醉于现状”。但辛格等批评人士也提出了一些尖锐和关键的问题。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印军的大战略是准备好可能同时与中国和巴基斯坦开打两面战线的战争。他认为那些改革会创造新的、多年无法填补的军队空白和问题,包括能以多快的速度来训练新招募的有限服役期的新兵等等。随着要求恢复招聘的公众抗议活动继续,政治阻力将不可避免地发生。印度反对党国大党和一些退役军官要求政府立即撤回征兵改革计划。在外交问题上,印度不论是支持裁军的还是反对裁军的两派中都有人会以印度与中国与巴基斯坦边境局势紧张为其论据。因此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印度军队的改革除了在国内引发争议,印度民族主义者对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边境争议问题的情绪也可能会产生随之而来的后果。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英国离开后,香港享有更高自治 – BBC News 中文

阿鲁诺代·穆克济(Arunoday Mukherjee)、里奥内尔·林(Lionel Lim)BBC记者26 分钟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在接受BBC访问时表示,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施政模式给予了这个城市在英治时期所没有的高度自治权。在英国将香港主权交还中国25周年之际,以亲中立场著称的梁振英接受访问,表示这个体系为香港“保持了稳定与繁荣”。在2014年发生大规模支持民主的示威时,梁振英为时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但是他向BBC表示,这个政制模式在香港“运作非常良好”——而且是台湾应该仿效的制度。香港曾为英国殖民地,于1997年正式将主权交还予中国,而台湾则是一个自治政体,且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立国家。但是,中国将台湾视作一个分离的省级地区,最终必将与大陆统一。BBC中文有关香港主权移交纪念的相关报道:在2012至2017年间领导香港的前行政长官此番言论,将被视为是在响应北京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作为香港如今享有更高度自治的理据,梁振英指出,这个城市现在被允许选举自己的领导人,不像在英治时期,由英政府任命港督。他将自己在过去25年的经历与此前英治时期作比较,梁振英表示,现在的香港有“一个健全的公民社会”,有法治、司法独立和“高度自治”。批评者指出,特区行政长官是由一个高度效忠北京的委员会选出的。香港当局在近年也对活动人士进行广泛镇压,促使一些公民社会组织关闭。梁振英亦向BBC表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一点毫无疑问。”“而我认为‘一国两制’是有效的。而且我认为,台湾应该密切关注,‘一国两制’原则在香港实行得有多成功。”“一国两制”的原则是香港《基本法》的基石。该法从1997年开始实施,50年有效,保证香港的言论和集会自由,这些在中国大陆是受到严格限制的。但是批评者指,这个原则是无法应用于台湾的,因为它并不将自己视为中国的一部分。一些人也声称,它在香港也不再实行了——他们说,中国已经违背了《基本法》的承诺,在近年逐步削弱香港的民主自由。数十年来,北京一直在游说台湾接受“一国两制”模式,以实现推动与这座岛屿的“和平统一”。台湾一直拒绝这一方案,蔡英文总统在2020年曾表示,他们会“坚定不移”地拒绝“一国两制”。视频加注文字,香港移民潮持续:“觉得香港都看不到什么希望”2014年,在梁振英任特首期间,香港经历了当时最大规模的集会。北京对于特首普选施加限制的决定激起了公愤。很多香港人将此视为中国对此前给予直选承诺的背叛。数以万计民众占据了城中的中心地带长达多个星期,成为后来所称的“占领中环”运动,当中更因为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示威者而令民众更加愤怒。梁振英表示:“解决这个问题不容易。”但是他补充说,与他的接任人林郑月娥在2019年所面对的相比,“占中”是“远没有那么严重”。当时一项容许将逃犯引渡至中国大陆的议案,触发大规模示威,以及与警方的暴力冲突。此事继而导致在2020年引入港区国家安全法,给予香港领导人全面打压异见的权力,打压任何被看作是破坏北京权威的行为。梁振英支持这一立法。一些批评者称这项法律标志着“香港的终结”,也违反了《基本法》的承诺。梁振英将2019年警方与示威者的冲突形容为“暴动”,并指《国家安全法》是“完全正当的”,他提到人们“向警署投掷燃烧弹”。“就像其他社会一样,自由都是有一定限制的,”他说,并表示言论自由只有在“法律界限以内”才能被接受。2019年,警方因为向示威者施用像催泪弹和水炮等高压策略而受到批评,而维权组织则指当局实施滥捕、粗暴殴打以及拘留期间虐待被捕者等。梁振英在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前夕,表达了这番支持北京的言论。香港的新任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于7月1日这一天宣誓就任。他曾是香港警队的领导者,也被视为是亲北京官员。他作为唯一候选人当选行政长官,并获北京任命,被看作是北京对香港管治收紧的又一个手段。“事实是,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人们必须认清这一点,”梁振英说。

2021年7月26日凌晨1点11分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是美国顶级的传染病学家

在围绕新冠病毒源头的争论再次升温之际,美国资金是否被用于与中国机构合作开展病毒研究,引发了新的口角战。

这与所谓的“实验室泄露论”有关,这个未经证实的假说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武汉是最早报告新冠疫情的城市。

但坚持该指控的人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嫌疑”来自于其长期对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

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声称,美国的资金被用于资助那些使一些病毒(非冠状病毒)更具传染性和致命性的研究,即所谓的“功能获得”。但他的说法被美国顶级的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驳斥。

什么是“功能获得”研究?

“功能获得”是指通过改造生物体的致病性、传染性或宿主范围,帮它发展出新的“能力”或“功能”。

这可以发生在自然中,也可以在实验室中实现——当科学家修改基因序列,或将生物体放在不同的环境中,以某种方式改变它们。

例如,科学家们可能利用此去尝试培育抗旱植物,或改造蚊子的疾病载体,以降低它们传播感染疾病的可能性。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改造生物体可以成为对抗疟疾等疾病的一种方法。

一些病毒可能对人类健康构成威胁,而进行了“功能获得”后的病毒可能更具传染性和危险性。

科学家们为潜在的风险辩护说,通过了解病毒如何进化,这项研究有助于为未来的疫情和大流行做好准备,从而开发出更好的治疗方法和疫苗。

美国资助中国的病毒研究了吗?

是的,它确实提供了一些资金。

福奇博士既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顾问,也是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所长,该研究所隶属于美国政府的国家卫生研究院(NIH)。

该机构确实向一个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的组织提供了资金。

这家名为“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组织在2014年获得了一笔拨款,用于研究蝙蝠可能携带的冠状病毒。

“生态健康联盟”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获得了370万美元,其中60万美元提供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武汉病毒研究拥有中国大陆第一个P4级生物实验室。

该项目在2019年又被续期了五年,但随后因新冠疫情于2020年4月取消。

美国资金被用于“功能获得”研究了吗?

今年5月,福奇博士表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功能获得研究”。

兰德·保罗参议员本周问福奇是否想收回这一声明,他说:“正如你所知,向国会撒谎是一种犯罪”。

保罗认为,这些研究确实符合“功能获得”研究的标准,并提到了中国研究机构的两篇学术论文,一篇与北卡罗来纳大学共同撰写的论文于2015年发表,另一篇在2017年发表。

支持这一观点的著名科学家是罗格斯大学的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教授,保罗参议员引用了他的话。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

他告诉BBC,这两篇论文的研究表明,有并非天然存在的新病毒被创造出来了,而这些病毒“有可能产生新的潜在病原体”,更具传染性。

“这两篇论文的研究都是‘功能获得’研究,”他说。

他补充说,这符合2014年对此类研究的官方定义,当时美国政府出于生物安全考虑暂停了对此类活动的资助。

当时的暂停拨款是为了为此类研究制定一个新的框架。

为什么福奇博士拒绝该指控?

福奇博士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该研究“已被专业人士多次评估,不属于‘功能获得’定义的范畴”。

他还表示,这些病毒“在分子上不可能”导致冠状病毒,但他没有详细说明。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生态健康联盟”也否认了它们支持或资助中国“功能获得”研究的说法。

他们表示,他们资助了一个项目来“在分子水平上”检查新发现的蝙蝠病毒,以及帮助病毒与活细胞结合的刺突蛋白“不会影响生物体的环境、发育或生理状态”。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是2015年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进行蝙蝠病毒研究的美国科学家之一,他向《华盛顿邮报》提供了一份详细声明。

他说,他们所做的工作经过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该大学自己的生物安全委员会的审查,以检查是否是潜在的“功能获得”研究,但最终“被认为并非是‘功能获得’”。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类细胞

他还说,2015年研究的对象中没有一种病毒与导致2020年大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有关。

他承认,他们所做的工作表明这些病毒具有“内在特性”,使它们能够感染人类。

但他补充道:“我们从未在(病毒)刺突中引入突变,来加强对人类细胞的作用。”

麻省理工-哈佛博德研究所的美国研究员和生物学家艾琳娜·陈(Alina Chan)强调了政府在2014年暂停资助的措辞问题。

当局当时表示,它将停止资助“可能被合理预期为赋予流感、MERS或SARS病毒的属性,从而使病毒在哺乳动物体内通过呼吸途径的致病性和/或传播性增强”的研究。

这可能意味着对病毒的研究可能当时不打算产生“功能获得”,但这可能是最终的结果。

一个更普遍的观点是,对此类研究及其风险的任何评估都可能是主观的。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丽贝卡·莫里茨(Rebecca Moritz)对BBC说,“即使在专家之间也不一定有(关于‘功能获得’研究)的共识,而且各机构对政策的解释和应用也不尽相同。”

还波及到谁?

在此次合作研究争议中,除了福奇外,另一个遭到质疑的是动物学家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

他曾作为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成员,在今年年初前往武汉进行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但他也正是上文提及的“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

去年2月,尽管当时对新冠病毒的了解知之甚少,但达扎克博士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起了一份由27名科学家联署的声明,谴责“认为新冠病毒并非天然起源的阴谋论”。

图像来源,CCTV

图像加注文字,

达扎克曾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长期合作。

达扎克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他的一位发言人对《华尔街日报》称:“柳叶刀刊登的信是在中国科学家受到死亡威胁时写的,这封信是为了表示对他们的支持,因为他们正处于试图阻止疾病爆发的重要工作和网络骚扰的挤压之中。”

当年6月,他还为《卫报》写了一篇观点文章,标题是《忽略阴谋论:科学家知道新冠病毒不是在实验室里产生的》。

然而,达扎克曾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合作过,并一直支持“功能获得”研究。“生态健康联盟”也是美国唯一一家在中国研究冠状病毒进化和传播的组织。

他及“生态健康联盟”因此不断受到质疑。世卫组织溯源专家组组长本·安巴雷克(Ben Embarek)博士为其依然加入世卫专家组辩护:“世卫团队将与武汉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进行讨论。因此,队里有一个熟悉这个地区的人是很好的。”

2021年6月,在一则声明中,《柳叶刀》杂志宣布他“回避”了该杂志有关新冠病毒起源调查委员会的工作。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