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长期“后遗症”:BBC记者亲身经历 讲述如何应对 – BBC News 中文

相关的

七国集团峰会:全球基建计划对抗“一带一路” – BBC News 中文

25 分钟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七国集团(G7)领导人周日(6月26日)承诺,将在5年内筹集6000亿美元,为发展中国家所需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和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在德国举行的峰会上重新启动“全球基建和投资伙伴关系”项目。基建计划拜登说,美国将在五年内动员2000亿美元赠款、联邦基金和私人投资,支持中低收入国家的项目,帮助应对气候变化,改善全球卫生、性别平等和数字基础设施。“我想说清楚。这不是援助或慈善。这是一项将为所有人带来回报的投资,”拜登说,并补充说这将使各国“看到与民主国家合作的具体好处。”拜登表示,多边开发银行、开发融资机构、主权财富基金和其它机构可能会提供数千亿美元额外资金。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 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欧盟将在同时期为该倡议筹集3000亿欧元,建立一个可持续的替代方案,取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投资计划涉及100多个国家的发展和项目,旨在打造一条从亚洲到欧洲古代丝绸之路贸易路线的现代版本。白宫官员称,该计划没有给许多发展中国家带来什么实际利益。拜登着重介绍了几个旗舰项目,其中包括一个美国商务部、美国进出口银行、美国公司AfricaGlobal Schaffer和美国项目开发商Sun Africa支持,在非洲安哥拉开展的20亿美元太阳能开发项目。与七国集团成员国和欧盟一起,美国政府还将向塞内加尔的达喀尔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乌克兰战争:俄罗斯拿下北顿涅茨克(Severodonetsk)的战略意义 – BBC News 中文

乔·英伍德 (Joe Inwood)BBC记者,发自基辅1 小时前图像来源,EPA图像加注文字,几周来,这座城市一直是俄罗斯入侵的主要焦点, 最终乌克兰指挥官说,保卫这座废墟城市将耗费太多的生命。这样的结果也许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必然”的感受,但对乌克兰来说,这一点都不能减少北顿涅茨克(Severodonetsk,又译塞维罗多涅茨克)陷落带来的痛苦。几周来,这座城市一直是俄罗斯入侵的主要焦点,猛烈的炮火和空袭将这座古老工业城市的一大半炸成了废墟。最终,乌克兰指挥官说,保卫这座废墟城市将耗费太多的生命。在俄罗斯确认完全控制北顿涅茨克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在上周末晚宣告说,对他的国家来说,“在道德和情感上”很难度过这个日子。但不可否认的是,失去他们在卢甘斯克(Luhansk)地区仍然掌握的最大城市,确实使俄罗斯的一个关键战略目标更近了一步。自从莫斯科最初试图占领乌克兰整个国家失败后,俄罗斯就一直专注于占领更广泛的东部地区,即顿巴斯(Donbas)。该地区由两个州组成,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只要拿下其中一个,俄国领导人普京(又称普丁)便能向他的支持者展示他所认为的真正成就,这是他入侵乌克兰初始失败后非常需要的成果。但莫斯科能否拿下整个卢甘斯克仍是未知数,尽管这个目标越来越有可能达到。在俄罗斯入侵的道路上,离北顿涅茨克仅几英里远的莱辛斯克市(Lysychansk)仍在乌克兰掌握中。据称,乌克兰军队在放弃北顿涅茨克后,已经撤到了这城市。为了理解为什么莱辛斯克很重要,我们需要了解该地区的地理位置,以及它在这场战争中迄今所发挥的战略作用。这两座城市位于顿涅茨河(Siversky Donets river)上:该河贯穿顿巴斯,是俄军付出多次高额代价的战地。特别是1个月前的一次渡河尝试,让整个俄罗斯军队营级战术小组付出了惨痛代价:数百名战士和几十辆装甲车在试图到达另一侧时遭遇乌克兰炮火,全军覆没。事实上,由于北顿涅茨克和莱西昌斯克之间的所有桥梁都被摧毁,河流的曲线是阻止俄军前进的重要天然屏障。而且,加上莱西昌斯克位于山顶,攻占卢甘斯克的最后一个乌克兰阵地将是场艰困战斗。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ISW)的分析家们每天都会发布关于俄乌冲突的简报。他们在6月24日的评估中指出,“乌克兰部队将占据利辛斯克的较高位置,因此若俄罗斯军队无法包围或孤立他们,这可能使乌克兰部队能在一段时间内击退俄军的进攻”。这似乎正是俄罗斯关注的战略,他们正从南面推进,声称已进入该城市的可视范围。俄罗斯一名军事发言人声称,乌军队试图保卫利辛斯克和北顿涅茨克是...

乌克兰战争:BBC记者探访乌克兰国际军团秘密训练基地

BBC记者采访了数以千计加入对抗俄罗斯的国际军团中的一些人。

广东英德洪水严峻 影片记录女子被营救惊险瞬间

在中国广东省英德市,救援人员救出了一名被湍急的洪水困住的女子。这名妇女被拉到安全地带,似乎没有受伤。

中国暂禁台湾石斑鱼:台渔农生计陷挑战,两岸贸易争端再起 – BBC News 中文

2022年6月27日凌晨1点57分图像来源,Lin Chun Lai图像加注文字,因此,此次中国宣布禁止输入,引发养殖业者焦虑。“现在石斑鱼在台湾的价格已经开始下跌大陆不买,中盘商就开始杀价,所以鱼价已经开始跌了,”林春来解释。“大陆说有病菌或违禁药,我们这边验出来都没有啊。他们只要说有就是有,这就是政治的因素。每件事都一样,凤梨或芭乐都一样啊。通路的问题,我们养殖户也不知道怎么办?”这是在台湾屏东养殖石斑鱼的林春来向BBC中文的倾诉。6月10号,中国海关发出通告称,在石斑鱼中验出违禁药物,将自6月13日“暂缓”石斑鱼输入中国市场,引发台湾养殖业者惊慌及台湾政府抗议。据此,台湾农委会批评北京此举是自去年开始禁止凤梨(又称菠萝)、芭乐等水果之后,再次“以农逼政”伤害自由贸易及两岸经贸。不过,北京则强调一切依循食品安全规定,批评台湾政府泛政治化。无论如何,如同凤梨被禁,此次石斑鱼事件,再次引发台湾农业危机。台湾农业水产品倚赖单一中国市场的问题再次浮现,这些争端事件亦是两岸政治变化的缩影。过去石斑鱼及凤梨等产品是在2010年《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 获得丰沃利润的产物,台湾相关业者在零关税下,获得丰厚利润。但在两岸关系紧张下,ECFA清单上的台湾货品及农作物正在面临危机。有分析称,ECFA正是台湾这些产品被禁的关键。根据台湾农委会主委陈吉仲的声明,2021年,石斑鱼年产量约1万7千公吨,外销中国大陆6121公吨,占近外销量91%,占全台总产量36%。​两岸贸易争端再起回应中国大陆的禁令,台湾陆委会6月15日发出声明说,此事缘起中国大陆海关部门在2021年12月便透过两岸协议平台,通报台湾有2家养殖场石斑鱼检出禁药。陆委会解释,台湾农委会与地方政府当时便调查涉案养殖场,结果均未检出禁药,因此在今年1月起,已经三度通报陆方调查结果,但没有收到积极回应。此次突然宣布禁止石斑鱼出口中国大陆,台湾业者及政府无法接受。中国大陆国台办声称台湾未提供石斑鱼整改证据。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说,大陆海关去年以来,多次从台湾石斑鱼中检出土霉素超标。两批石斑鱼中发现孔雀石绿和结晶紫两种禁药。他又说,这两种禁药对人体有致突变、致畸和致癌的危险性;近日,大陆海关又自台石斑鱼中不断检出禁用药物结晶紫,他称这“说明台湾地区石斑鱼养殖药物安全管理体系存在严重问题。”事实上,石斑鱼是高单价水产,多半在台湾南部的农业大县屏东县及高雄养殖。在台湾宴会或中高价餐厅中很受欢迎。石斑鱼外销到中国大陆则超过10年,在两岸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后,石斑鱼在大陆打开市场,带给台湾水产业者丰润收入,许多台湾养殖业者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林春来向BBC说,石斑鱼不需透过第三地譬如香港或金门小三通到大陆,能从台湾产地直接“活送”到中国,深受饕客欢迎 :“我们吃什么,他们(中国民众)就吃什么,石斑鱼就是这样”。中华民国水产种苗协会理事长于乃衡也告诉台媒《远见杂志》说“光是厦门一个城市的石斑消费量,就是台湾的内需数量。”因此,此次中国宣布禁止输入,引发养殖业者焦虑。“现在石斑鱼在台湾的价格已经开始下跌,大陆不买,中盘商就开始杀价,所以鱼价已经开始跌了,”林春来解释。如同林春来,许多养殖业者也因此开始忧心,在中国祭出这纸禁令下,生计将如何持续。危机如何解除?台台农委会说,2022年受禁令影响的约有3600公吨石斑鱼。除了出口到其他国家之外,在台湾内部行销将分4大块,企业认购规划中秋礼盒1千公吨,截至6月20日止已有订单5百公吨,电商通路则规划消化250公吨,超商超市150公吨及餐饮、婚宴桌菜200公吨等等。图像来源,BBC/Davies Surya图像加注文字,如同台湾试图从中国水果禁令中解围,此次台政府也强调,将为石斑鱼商扩展其他外销市场。与台湾关系不错的日本,在去年的凤梨事件上,便曾大力协助台湾果农,此外,如同台湾试图从中国水果禁令中解围,此次台政府也强调,将为石斑鱼商扩展其他外销市场。与台湾关系不错的日本,在去年的凤梨事件上,便曾大力协助台湾果农,此次石斑鱼遭禁,根据日本产经新闻称,日本已经有大型水产业者愿意协助进口石斑鱼到日本。但有分析称,与之前的凤梨等水果作物不同,养殖石斑鱼仍需长时间投入,养殖最长需要五年时间。此外,为了保持鱼产品新鲜及安源,冷链设备的建立,亦需要庞大资金及技术投入。林春来便说,以外销日本来需要的时间,不能解决现在石斑鱼危机,是远水救不了禁火。日本的鱼产市场饱和,并且现在还没有吃石斑鱼的习惯,林春来告诉记者,“日本一次能买多少,如果只是一万斤,或几千斤都没办法,而且是短期购买还是长期购买,我们也不知道。以前卖到大陆的大概有6到7成,之后都是内需,卖到其他国家连1%都没有”。台湾农委会亦表示,日本怕吃到台湾石斑鱼体内的雪卡毒素(Ciguatoxins) 因此石斑外销日本仍需努力。林春来说,现在政府提到的冷冻冷链技术对他来说,“都不是解决办法”。他认为台湾政府应该优先协助石斑鱼打开台湾通路,以内需形式消化掉无法出口的产品,再去想其他问题:“最需要的是台湾政府可以赶紧购买现有的现货,譬如让我们国军譬如一星期吃一次,先消化掉。这样我们就不会有量,价格就不会一直下跌......现在还没有听到政府来跟我们买。“其实我们渔民做什么动作都没有用的,政府做才会有用,但政府怎么做,我还没看到,”林春来呼吁。无论如何,此次石斑鱼遭禁,如同许多台湾水果一样,都是出口高度依靠中国大陆市场,此次中国市场大门再次被关上,在台湾引发激烈的辩论。图像来源,lin chun lai两岸经贸“由合至分”的缩影事实上,从凤梨、释迦到石斑鱼相继被禁,除了在货品安全检疫上的争论之外,这些争端事件亦是两岸政治变化的缩影。自从去年初中国开始禁止台湾凤梨进口,引发两岸舆论热议及口水战之后,台湾社会便开始激辩,十多年来与中国大陆签订的相关经贸合约,是否造成台湾农产品及水产倚赖单一市场。在相关养殖技术转移过去大陆之后,有被踢出大陆市场的风险。分析称,过去两岸关系正酣,时任国民党籍台湾总统马英九上任,便持续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并逐渐先从经贸统合两岸市场,再协商政治上的统一(譬如2016年的马习会)。2010年,马英九政府与北京签订《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
  • 露西·亚当斯 (Lucy Adams)
  • BBC记者

2021年7月24日

图像加注文字,

BBC苏格兰记者亚当斯从2020年3月感染新冠后一直未能痊愈。

我今年44岁。在我心中,我是记者、母亲、妻子、自行车爱好者。我喜欢在野外游泳、登山和探险,就像16个月前那样。

但我的身体却像一个80多岁的老人。

大多数日子里,我从疼痛中醒来,然后带着疼痛入眠。我患有眩晕、偏头痛以及视觉模糊,关节也疼痛难忍。

像英国几十万(38万5千)饱受新冠折磨一年以上的病人一样,我也是新冠长期症状(长新冠)患者之一。而且,这一数字还在增长。

我是在2020年3月感染新冠的。当时还没有社区检测,但我有新冠的一切症状。

我病得很厉害,呼吸困难,两次打电话给苏格兰国民保健署NHS24小时热线求助。但每次他们都告诉我除非嘴唇发青,我应该呆在家里隔离。

我七岁的女儿也病了,她似乎恢复了,但随后一直疲倦,并有呼吸问题。我们不知道该怎样帮助她,医生似乎也不知道。

医生告诉我们恢复需要时间,所以我们就耐心等待。

等到现在,已经16个月过去了。

新疾病

新冠长期症状仍然较新,科学家们正在试图弄明白为什么它会影响某些人而另外一些人却没事,以及怎么才能根治。

对此,有多种理论。

有些人认为这些症状是由活病毒重新在体内激活引起的;另外一些人认为它可能是自身免疫问题 – 它意味着身体正在攻击自己。还有另外一种理论认为,它可能是由于免疫系统不够活跃,或是受到最初病毒攻击后让免疫系统陷入瘫痪而引起的反应。

医生们试图把它分成不同的综合征,包括重症监护后综合征以及感染病毒后的疲劳综合征。或者,根据患者最初病情的轻重进行划分。

但是,一些因新冠住院的人已经恢复,而一些留在社区中未住院者却发现严重的健康问题,包括器官损伤。

我们知道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受新冠长期症状的影响。而英国数十万长新冠患者发病前都年轻力壮,并且健康。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ONS最新数据显示,在感染新冠四周以后仍有多种症状者接近100万人。

而我最想知道的是,用什么、怎样做才能让这些症状彻底消失。

勉强维持

八个月前我曾写过一篇长新冠如何令我精疲力尽的文章。2020年11月,我过着一天好、一天坏的日子。再后来发展为一周好、一周坏。我仅仅是在生存,有一种勉强维持的感觉。

我经常自己躺在黑屋子中,因为我受不了家庭生活的吵闹声,还有光 – 任何光 – 对我来说都太亮了。

本来应成为我避风港的暗房间开始感觉像监狱一样,一个我无法逃脱的地方;原本舒适、温暖的床就像是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摇曳的小船。

由于无法解释这种恐惧、孤立和孤独感,我确信自己将再也无法工作了。

我担心我将没有能力再照顾孩子,或是找到另一份工作、家,或是在社会中的位置。生病占据了我全部的生活。

我在2020年11月为BBC新闻网站撰写了长新冠文章后,数百人跟我取得联系,为我提供支持。他们来自澳大利亚、法国、北美和荷兰等地。

他们的留言有安慰、有问候,也有同情。许多人还替同样受长新冠折磨的亲友问我一些问题。

我无法回复每一个跟我取得联系的人,而我的回答也差强人意,因为我并不是医学专家,所以,无法为他们提供答案。我甚至无法说我自己感觉好多了。

还有几个人跟我联系,告诉我永远都不会好转,我需要接受它是永久性的。

我做不到,于是我尝试了不同方法:限制饮食、冷水浸泡、针灸、顺势疗法以及奇奇怪怪的各种补充剂。

我开始出去走一小会 – 告诉自己要经常停下来休息。有时,甚至就在我家周围我都不能肯定自己是否有精力走回家。只要有一点点坡度,我就会气喘吁吁。而一年前我可以爬山。

图像加注文字,

生病前露西喜欢爬山,但得新冠后只要有一点小坡她就气喘吁吁。

我还担心别人说三道四,例如,他们看见我出去散步就会以为我已经好了。

他们看不见的是我散完步后有多惨。实际上,我将不得不直接上床休息,或者当天晚些时候很可能饱受剧烈头痛、发烧或是丧失视力的惩罚。

我不愿意接受帮助,但意识到我确实需要帮助。我做饭、清洁或是用洗碗机都有困难。

我们的邻居开始每周为我们做两次饭,每周一和周四都会为我们做好美味的家常饭菜,并隔墙递过来。朋友们主动帮助照顾孩子。

在病了将近一年后我才意识到,我从未在白天躺在沙发上看过一个完整的电影,不是因为我没有电视,而是因为大多数时候对我来说沙发都太遥远了,我根本没有力气看完一部完整的电影。

有几次晚上我试着跟我老公坐在一起,但往往因为我的手抖得厉害,或者因为头痛以及视觉问题等无法坚持下去。

但我也找到了几件对我真正有帮助的事情。它们可能对其他人帮助不大,但我靠它们熬过每一天。

首先是瑜伽。我认识的一名瑜伽老师当时正在接受培训成为瑜伽治疗师,我就成了她的第一位长新冠客户。

瑜伽有助于缓解我的呼吸问题,但同时也帮助我应对不知道何时才会好转的不确定性。还有针灸,似乎也帮助我应付一些症状。我戒了酒和咖啡因,还上一些唱歌课帮助呼吸练习。

相信能好转是恢复的重要一部分,但保持积极心态并不容易。

综合护理

我的家庭医生把我转到格拉斯哥综合护理中心和奥多德医生那里,奥多德是慢性病专家。

直到2020年12月我才见到她,在那之前我所得到的唯一建议就是休息。但是,休息却出人意料地难以做到。

我现在知道,如果只休息并停止运动,身体健康会恶化 – 反过来又会引起其他问题。

奥多德医生解释说,我每天应该做3件自己喜欢的事,每一件事不应该超过20-30分钟。每天还要完成3件任务,每件任务同样不应超过20-30分钟,比如,把洗好的餐具从洗碗机中拿出来。

当你的任务就是整理和叠好洗好的衣物,或是做晚餐,但你却认识到无法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这会让人非常沮丧。

然而,我发现它却是应对症状的最实用的方式。它意味着你取得了一点成就,过了一点正常生活。

我还在该中心参加了一个为期8周的正念课程,这在之前对我来说绝对是听上去太虚了。我开始见治疗师。但在心理上不知道何时或者是否能好转真的非常难。

我现在参加了由奥多德医生组织的格拉斯哥的一个试点项目。该项目为少数长新冠患者提供一些诸如睡眠和饮食的实用建议 。同时,也为我们安排见心理学家、物理治疗师以及正念课程。

图像加注文字,

新冠前的露西

顿悟时刻

在我上一篇文章发表后收到的最好的一封邮件,是来自利物浦热带医学院的传染病教授加纳。

我们在同一时期感染新冠。加纳教授在《英国医学期刊》(BMJ)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叙述了他的症状,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顿悟时刻,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能明白我到底有什么问题。

我们之后很长时间保持联系,他对我帮助很大并为我提供支持。

2020年11月,他发邮件告诉我他好多了。如果他能改善,我想这就意味着我也能好转。

只是听到他好转的消息就给了我巨大的鼓舞。我试着把精力集中在能让症状减少的那些方法上,并且开始想象健康恢复后可以去爬的那些山。

图像加注文字,

她曾是自行车运动爱好者

我女儿已经回到学校。学校的员工都很支持。她爬楼梯吃力,一天的学校生活对她来说也太长了。所以,老师让她在教师办公室休息。

以前她最喜欢运动了,但她很容易就感到疲倦,所以上体育课时她就休息。

以前的周末,我们往往去骑自行车,现在我们则休息和读书。

二次感染

到2020年的圣诞节,我女儿似乎好多了。到今年1月份(2021年),我也觉得更有力气了。

我的偏头痛不那么频繁了 – 大约每两周一次,而不是每两天一次。大多数时候我还会感觉眩晕,但关节痛已经有所缓解。

我跟人讲话时听上去已经不那么气短了。我做了职业健康评估,同意逐步返回工作岗位。第一周我需要工作4个小时,不用在一天之内完成。虽然听上去很少,但我还是很害怕。

我已经10个月没有用过电脑了。新冠带来的脑雾让我想不起来词,记东西也困难。

作为逐渐恢复工作的一部分,我同意参加BBC《广角镜》制作的关于新冠长期症状的节目。

第一周的工作完成了,我感到无比高兴。但第二天我醒来后开始发烧,肾部疼得厉害。

我以为这是我活动过度的反应,但之后则开始感觉和11个月前一模一样。我去做了检测,晚上收到邮件说我又感染了新冠。

我哪也没去过,就连家附近的商店都没去。但我孩子们在上学,一名学生和一位老师得了新冠。我感觉真不公平。

好在第二次没有第一次那么严重。但我有跟第一次相同的症状,但发烧没有那么高,呼吸困难也没有那么严重。

我又在床上躺了10天,然后开始感觉好些了。我特别担心第二次又像第一次那样再病10个月。我坚持练瑜伽和正念。

我知道我不能想自己好多了,但同样明白恐惧只能让症状更糟。

无奈和无助

我女儿的症状也复发了。她脸色苍白、浑身无力,还得了新冠脚趾 – 脚趾发紫和瘙痒。她呼吸困难,并住院接受检查。

我感到特别无助。但好在她喜欢医院里的伙食,以及在病房里“过夜”。测试显示她呼吸方式有问题,但医生每天让她做练习试图改善,这应该是可以逆转的。

许多长新冠患者有呼吸模式障碍或过度换气症候群(hyperventilation syndrome)。但它是理疗师能够帮助改变的症状之一。

图像加注文字,

喜欢冒险运动

但直到今年4月当我遇见爱丁堡大学神经精神病学家卡森教授时,我才明白我也有这种情况。

好消息是,它是可以逆转的。卡森教授解释了我数月来血管里感觉到的嘶嘶声是由于血液中过多的二氧化碳改变了PH值造成的。

坏消息是,我等了一年多才得到确诊,到现在还在等待他为我推荐的呼吸测试检查。

在大流行中生病的缺点之一是就医尤其难。不难理解,NHS非常忙。不仅如此,问题还在于我患了一种没人知道该如何治疗的新病。

我的家庭医生一直很有帮助,但她并不是新冠长期病症专家。她让我去做一些基本的检查:包括X光胸透、心电图,这些结果都没问题。

一方面,没问题当然很好,但另一方面,感觉又很无奈,因为还是无解,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以及如何解决。我感觉非常无助。

图像加注文字,

参加爱丁堡大学试验

与此同时,爱丁堡大学的卡森教授对长期新冠症状对大脑的影响正在开展一项深入的研究。我很幸运地被允许参加这一研究。它包括数小时的各种临床检查和问题,以及对脑部进行MRI磁共振扫描成像。

大部分新冠长期症状患者有脑雾现象,对我来说是记忆力和注意力问题,此外,还有找不到合适的词汇表达。

许多有脑雾的患者被告知他们的症状完全是焦虑或是“臆想出来”的结果,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对此表达不满和沮丧。但科学家以及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脑雾是实实在在的现象,并非凭空想象。

卡森教授表示,(臆想)这种说法暗示着好像没有明显身体症状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就不算病一样。

卡森教授表示,医学界这种“令人不快的暗流”好像就是说,如果你身体有显而易见的疾病,那就是真的,并值得关注,否则就不值一提。“我觉得这很难让人忍受,”他说。

卡森教授说,他认为,如果一个人身在医学界、以为一定需要某种生物标志才相信病人的苦难是真的并值得关注,那你实际上就是入错行了;把身体和头脑分开来看是“荒谬的”。

他说,我们需要明白大脑是“与世界互动的预测性器官”,我们的大脑是身体中唯一能感知痛苦的器官。正是大脑负责调节体温和心率以及许多其他功能。而新冠长期症状似乎让这一切失调。

像病毒本身一样,新冠长期症状也给不同的人带来不同的影响。

“大脑与身体”

作为研究的一部分,卡森教授的患者中既有患肺疤痕症的人,也有大脑扫描呈现失智症者;还有的人虽然脑部扫描清晰、健康,但却出现各种衰弱症状。

不幸的是,其中一小部分有潜在失智症患者的病情被新冠所加速了。卡森教授认为这并不是新失智症病例,而是被新冠“提前”了几年。

卡森认为,少数老年新冠患者在急性发作期间、以及在某些情况中他们的“谵妄”给大脑造成了永久性损伤。

而对许多其他患者而言 – 包括我自己 – 他认为部分原因是大脑与身体其他部分的交流出现了故障。

图像加注文字,

进行各种测验检查

我的大脑扫描结果没有问题。卡森教授证实了我患有呼吸模式功能障碍,并解释了这意味着我身体中残留了太多的二氧化碳。

他还说我的头晕实际上是持续姿势性知觉头晕(postural perception dizziness),随着时间的推移应该会缓解,但我需要继续走动。

他说,做瑜伽会有帮助。他推荐我做进一步的呼吸检查,并建议理疗,还说我目前所做的瑜伽和正念应该有帮助。

卡森教授说,我的长期新冠症状应该是可以逆转的。他向我解释说,虽然我的大脑扫描结果看上去结构上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其预测和监控我行为方式上似乎有一些问题。

症状改善

2020年,我精力非常有限。我现在可以做更多事情,但仍要有上限。我仍然试图做更多事情,但每次都会受到病情提醒而不得不停止。

在有些人看来,这些症状可能听上去并不那么可怕。一天头痛可能很烦,但连续几个月的头痛和关节痛则令人很难对付。

还有不断的担心你将是否能再正常工作;你能否去公园和孩子们一起跑步或是把他们举过头顶玩耍;你是否能给他们做饭而不觉得头晕目眩,感觉好像在给100人做饭、而不是只给4口人做饭一样。

时间已经到了2021年7月,我已经能看完一整部电影,但条件是当天我没有做太多其他的事情。

图像加注文字,

露西·亚当斯

我可以在平地上短距离的骑自行车了。我甚至还划了一会桨。我计划和家人一起去度假,会尝试在海里游泳。但我必须要权衡每一件事。

比如,我要么工作;要么走步;要么陪孩子玩,但却不能都做。我不得不中间多休息。

对我来说,生活仍没有恢复正常,没有回到感染新冠前的样子。英国许多地方都恢复正常了,但我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我已经打了两针新冠疫苗,仍然很紧张,不想再三次感染。我更担心的或许是这种痛苦和疲劳还会持续下去。

但另一方面,我知道许多人已经从新冠长期症状中痊愈,我需要坚定信念自己也将能康复。

我已经好多了。2020年秋季我在患新冠长期症状7个月时写一篇文章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整篇文章都是我躺在床上用一个手指在手机上敲出来的。

我今年初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双手经常颤抖,无法打字。我现在可以坐起来、工作,还外出拍《广角镜》节目。如果没有明显好转,我是不会考虑同意拍这部纪录片的。

但我也必须承认,生病后再上班很难,而且还让家人和我一起成为纪录片的中心也很不自在。我更愿意写别人的故事。

听到许多其他患者的故事令人感动,同时,采访一些研究新冠长期症状的领军科学家们也令人着迷。

全英国、乃至全世界人们正在对这种新疾病投入大量的调查研究。但到目前为止问题远远多于答案 – 关于它的原因、如何诊断以及怎样治疗。

对我而言,越来越明显的是,光靠你自己战胜它几乎是不可能的。人们需要朋友和家人的帮助。但也需要正确的检查和医疗支持。

新冠长期症状以不同方式影响不同的人。

我们在节目中采访的专家们表示,需要确保让人们得到正确的治疗和检查,以便我们知道哪些人有潜在的心脏或器官损伤问题;哪些人有呼吸模式功能障碍问题,需要专科理疗?

我在逐渐康复。我能做的事情更多了,也不像过去那样事后疲惫不堪。但要想回到生病前的常态,我仍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我坚定的相信,我是大胆的冒险家、母亲、妻子和记者,尽管目前我还不能爬山,只能空想。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