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史话:1918 流感和历史上其他几次传染病大流行的结局 – BBC News 中文

相关的

食品:出口禁令与乌克兰战争影响叠加,亚洲多国面临供应危机

随着马来西亚宣布限制肉鸡出口以满足国内需求,“食物民族主义”渐渐成为让人忧虑的新议题。

“新疆公安文件”:中国拘留营中维吾尔人的面孔

中国新疆警方电脑系统外泄大量资料,其中包括来自高度机密的新疆大规模监禁系统控制中心的数千张照片。

李克强:当前经济困难大于两年前,纾困刺激措施要“能出尽出”

网民评论称,各种药方虽多,但核心问题是,严格防疫政策不放松,很难有效刺激经济。

拜登涉台言论再现“口误”, 从“战略模糊”走向“建设性清晰”?

白宫出来澄清说,美国对台政策没有改变,拜登自己也在隔日重申,在台湾问题上的“战略模糊”政策并未改变。

拜登涉台言论再现“口误”, 从“战略模糊”走向“建设性清晰”? – BBC News 中文

1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台湾外交部发言针对此次拜登发言,亦重复这两年来的外交辞令感激美方对台“坚若磐石”的支持,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后首次访问亚洲,在日期间, 其涉台言论受关注。23日有媒体提问称,若台海发生战事,美国是否愿意军事保卫台湾。 拜登直截了当回答说:“会”。 在记者追问下, 他补充说:“这是我们做出的承诺。” (That's...

33 分钟前

视频加注文字,

人类应付大型流感疫症的演变

新冠疫情反反复复,疫苗大规模接种持续推广,变异毒株不断出现,全球确诊感染病例突破3亿之后继续上升,死亡人数超过500万。

专家、官员和百姓的一个共同问题:疫情何时终了?有先例可循吗?

1918年流感:“所有大流行之母”

疫情开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尾声,而它造成的人员损失超过一战,被称为自黑死病瘟疫以来最致命的大流行。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1918 – 1920年期间,流感造成全球4千万至5千万人死亡,感染人数超过当时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约 18 亿人)。

不过,传染病专家认为,严格说来那场流感疫情并未真正清零,只不过流感病毒株 H1N1 逐渐隐退到幕后,变成常规的季节性流感延续至今。从那时到现在,每隔一段时间,H1N1 的直系后代会与禽流感或猪流感病毒遭遇、结合,产生强大的新流行毒株,就像 1957 年、1968 年和 2009 年爆发的疫情。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病毒发病机制和进化科负责人杰弗利·托本伯格(Jeffrey Taubenberger)是最早将1918年流感病毒遗传基因分离并编序的科学家之一。他们1990年代的基因分析表明,“西班牙流感”最初是一种禽流感,1918年前从禽类飞跃到人类身上,成为一种全新的病毒株,实验室小鼠试验显示致死率是现在季节性流感病毒的100倍。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1918年流感以一种与此前流行病疫情截然不同的形式袭击了全人类。死亡病例的年龄大多在20至40岁之间。

“1918流感大流行时代”

1918流感疫情有三次浪潮 —— 1918年春天在北美和欧洲爆发,主要是在一战前线战壕里;同年秋季全球扩散,9 -11月间导致数千万人死亡;1919年冬到1920年春,第三波浪潮席卷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

第三波浪潮过后,流感并未消失。

后来发生的情况简单来说是这样的:全球疫情扩散期间,人类对这种病毒产生了天然免疫力,而毒株本身则不断变异、进化,出现新毒株,杀伤力较之前的版本更轻微,1919-1920年和1920-1921年流感季节出现的主导毒株比疫情初起时致命性低得多,与季节性流感几乎没有区别。

也就是说,过去百余年中每一次甲型流感大流行,包括禽流感、猪流感等,都能找到1918年流感病毒的直系后裔,而现在每年的季节性流感都有1918年病毒的遗传密码,其中,2009年爆发、全球死亡人数逾30万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致命性最接近1918年的“元祖”,托本伯格说。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许多科学家与历史学家认为,当时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约18亿人)曾感染“西班牙流感”。

其他几次瘟疫的结局

如果根据病毒遗传基因延续至今而称“1918年流感病毒时代”今天仍未结束,那么传染病大流行疫情的结束如何定义?鼠疫、天花、霍乱、艾滋、萨斯、流感……

历史学家认为大流行通常有两种意义上的结束:医疗意义上,发病率和病亡率大幅下降到一定程度,即是终结;社会意义上的结束,标志是公众对疾病的普遍恐惧消退,安之若素。

  • 鼠疫 —— 至今仍潜伏在我们身边

鼠疫杆菌(学名:Yersinia pestis)在部分鼠群中传播,杀伤力极大,曾经有三次大爆发。史料记载首次爆发是在公元541年,即中世纪黑暗时期,大约60代人之前。在过去二千年里,鼠疫夺走了数亿人的生命。

1346-1353年的黑死病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鼠疫大爆发。

这种传染病由鼠疫病菌导致,病菌通过老鼠身上的虱子传播,人类感染后经由呼吸道产生的飞沫通过空气在人群中传播。鼠疫病菌导致淋巴结肿大(炎性淋巴腺肿)。

这种传染病最后是通过严格隔离、改善卫生条件等各种对策得到了控制。其中关键在于科学家了解了病毒的传播机制。

不过鼠疫至今仍未绝迹,只是病例极少,且可以用抗生素治愈。

  • 天花 ——唯一被科学(疫苗)消灭的流行病

这种病由天花病毒引起,病毒通过带菌者的鼻液、唾液和痘疮中的液体传播,是人类已知最致命的病毒。曾多次严重爆发,史料记载首次大流行是在1520年。

感染了天花病毒的人全身长满痘疮,疫情最严重时每10个患者中有3人死亡,历史上天花夺走了至少3.5亿人的生命。

今天,已经没有天花死亡病例,因为有了天花疫苗。

1796年,英国医学家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研制出了天花疫苗,从此改写历史路径,经过将近两个世纪的努力,天花被彻底消灭。

  • 霍乱 —— 低收入国家的地区性流行病

霍乱通过被病菌污染的食物和水传播。世界卫生组织(WHO)资料显示,历史上发生过7次霍乱大流行,1817年那次大流行夺走了数百万人的生命,现在每年仍有数以万计的人死于霍乱。

霍乱弧菌在受污染的食物和水中存活,即使已有霍乱疫苗,也容易治愈,但它从未远离人类。

虽然发达国家卫生条件较好,消除了霍乱流行的威胁,但许多低收入国家霍乱仍较常见,或经常出现地区性流行疫情。

  • 艾滋病毒/艾滋病(HIV/AIDS)—— 1981年至今,仍无药可治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通过体液传播,攻击人类免疫系统,死亡率很高。 WHO数据显示2019年艾滋病死亡人数仍有69万之多。

1981年艾滋病流行大规模爆发,有人称之为大流行,但WHO认为属于”全球性传染病”,迄今为止已经夺走了超过3200万人的生命。

HIV 病毒潜伏期很长,可能感染后很多年才会出现症状。这也是它传播迅速的原因之一 —— 感染者未必知道自己携带病毒。

随着医疗诊断技术的进步和全球公共卫生运动的开展,以及由此带来的性行为的改变和吸毒者更容易获得安全注射器,HIV感染病例增长速度得以减缓。

目前艾滋病无药可治,但在医疗条件较好,而且可以得到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地方,感染者仍有可能健康生活很长时间;如果生活在一个低收入国家,缺乏必要的医疗条件和药物,那么死亡的风险也很现实。

  • 萨斯和莫斯(Sars, Mers)—— 最容易制服的冠状病毒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萨斯)和中东呼吸道综合症(Mers,莫斯)病毒登场时,已经是21世纪。 2002-2003年首次萨斯疫情爆发,800人死亡。 2003年7月下旬全球疫情结束。

WHO称萨斯是冠状病毒引起的首例致命流行病。稍后又出现了莫斯(Mers),也是冠状病毒,病死人数912人,绝大部分病例集中在阿拉伯半岛地区。

虽然感染莫斯冠状病毒(又称Mers-CoV)的风险,比如在英国,被认为非常低,但在中东却很高,最常见的是骆驼把病毒传染给人类。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许多国家在20世纪20年代创建或改建了卫生部门。

2019年冬季出现的新冠肺炎病毒,是2003年萨斯病毒的变种,又称Sars-Cov-2,独特之处在于感染者从无症状到死亡,无症状传播和潜伏期传播程度高,变异株具有部分免疫逃逸能力等。

目前已有多种疫苗提供有效免疫保护,住院和死亡风险得到控制,但疫情仍在反复,不断出现变异毒株。

历史上几次重大疫情的结束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包括对疾病传播知识的积累,公共卫生和医疗保健宣传和技术进步,疫苗和新疗法的开发。

同时,一些曾经肆虐全球的病原体生生不息,至今仍与人类并存;疫情危机过去了,但病毒、病菌和它们导致的流行病,从未远离人间。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