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奥运:今天的奥运会还能像古代那样赤裸上阵吗? – BBC News 中文

相关的

大范围清零抗议后北京上海街头警力增加,多地低调调整防疫政策 – BBC News 中文

大范围清零抗议后北京上海街头警力增加,多地低调调整防疫政策在首都北京与金融中心上海,警方在可能发生抗议的地点部署大量警力。中文社交媒体上与抗议相关的内容遭到审查。但与此同时,当局似乎也正试图低调做出政策改变。

中国疫情:反封控示威后当局放宽防疫政策?中国民众怎么看?

中国政府为应对新冠疫情,实施了近三年的严格“清零”政策。近日的反封控抗议后,民众要求“解封”和对未来防疫政策的讨论声浪不断。中国的防疫政策是否会有重大调整?中国的民众怎么看?

从中国舆情看江泽民的政治遗产 怀念过去与借古讽今 – BBC News 中文

4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2005年9月3日,在北京,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左)与江泽民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会议上交谈。江泽民去世的消息发出后,中国社交媒体受到审查,大量帖子来自官方媒体。但依然出现了广泛的悼念,网民从各个方面分析江泽民的政治遗产,并表达了对他和他所在时代的怀念。中国网民尤其聚焦江泽民的个人风格,突出了对他的赞美和钦佩,从中可以一窥当今中国普遍存在的社会情绪。江泽民自1989年开始担任中国领导人,执政13年。在他执政期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参与了全球化经济体系,进入经济繁荣时期。那是与美国关系最融洽的时代,当时的中国社会也相对包容,言论环境较为宽松。另一方面,他镇压法轮功和社会运动,在中国政治改革方面并没有进步。有网友用一首歌曲的歌名《可惜不是你》来借古讽今,表达对他的怀念和当今社会的怨气。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副教授闾丘露薇对BBC中文说,如果江泽民在十年前去世,怎么也不会怀念他,但正是在有了“切身之痛的对比之后”,产生了对一个时代的怀念。闾丘露薇认为,在中国媒体受到严格审查的情况下,网民的悼念之所以可以大量传播,一方面是没有形成威胁性,另一方面是考虑到近日中国许多城市出现大量针对新冠“清零”政策的抗议,“可以作为消解民间怒气的出口”。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2017年10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与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右)握手。稳定的外交环境和经济发展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夫妇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夫妇。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1997年10月28日,江泽民在参观美国弗吉尼亚州殖民地威廉斯堡时戴着一顶18世纪美国殖民时期的三角帽挥手致意。中国网民怀念江泽民在外交场合表现出的风度。在微信视频号上,一则江泽民在美国接受媒体访问的视频广泛传播。视频中一位记者提问:“中国最近对熊猫的保护有什么改进吗?”江泽民一边哈哈笑,一边用英文回应,“很抱歉,我是个电气工程师”。听众哄堂大笑。江泽民继续笑著说,“我和你们一样,对于熊猫,非常喜欢它,但我不是熊猫专家”。他还引用孔子的一句话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整个回应在一种轻松的氛围中进行。中国网民在评论区说到:“百花齐放的年代,非常怀念”;“幽默风趣,谈笑风生,虽是领袖,但也鲜活”。还有留言表示:“这才是文化自信”;“这才是有情感有血性有文化有幽默的领袖”。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以其多姿多彩的个性而著称,这在近代中国领导人中脱颖而出。江泽民在位期间发生了台湾海峡导弹危机、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轰炸等事件,但他依然保持了与西方国家的稳定关系。“9/11”事件后,中国还在反恐中增进了与美国的合作。这些都为那个时期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条件。“他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时期的领导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在中国开放和与美国的稳定关系方面保持了严格的战略纪律(strategic discipline)”,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George Yeo)对BBC说 。目前中国与美国的关系进入历史新低,与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关系也在恶化。“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江泽民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江泽民的一句话尤其受到怀念:“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1997年,江泽民访问美国时,在哈佛大学用英文演讲。2000年,他在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时背诵了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微信上,“报人刘亚东”的公众号引用江泽民2011年为《领导干部外事用语丛书》撰写的序言。有10万以上的转发。江泽民在这则序言中写道“我们应该尊重世界多样性,了解和借鉴各国人民创造的文明成果,促进和加强同各国人民的交流交往。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努力学习外语。”江泽民还说:“客观地讲,我们的领导干部外语水平与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和对外交往不断扩大的需要还不相适应,还要下更大气力来学习和应用。”有网友评论说,“江主席的文化修养,思想的开放,那时我们在世界上的朋友真是遍天下”;“与国际外交关系相处美好,功不可没”。而近年来,中国正弱化英文教育。2020年,中国教育部门开始禁止中小学使用海外教科书。去年,当局对课外辅导机构实施限制,影响了许多英文培训机构。相对宽松的言论环境图像来源,GERARD...

卡塔尔世界杯:全女性裁判团今晚首次亮相 – BBC News 中文

37 分钟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斯蒂芬妮·弗拉帕(中)较早前已成为男足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女性裁判。周四(12月1日),2022卡塔尔世界杯分组赛末轮哥斯达黎加对德国,将是历史上第一次由全女性裁判团在场上执法的男足世界杯比赛。斯蒂芬妮·弗拉帕(Stephanie Frappart)亦将为男足世界杯史上第一名女性主裁判。这名法国女性此前已经率先成为男足世界杯的第一名女性裁判。她在上周二(11月22日)墨西哥对波兰的比赛上被任命为第四裁判员(即主裁判及两名边裁之后的第四人)。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作为女性裁判,弗拉帕在本届世界杯上创造了历史。“我们知道这份压力,”弗拉帕在世界杯前接受BBC体育部访问时说。“但是我认为,我们不会改变自己。冷静、专注、集中,不去想太多关于媒体或其他各种事,只要专注在场上就好。”将与弗拉帕在周四的阿尔拜特球场(Al Bayt Stadium)一同执法的是本场比赛的助理裁判员,巴西人诺伊扎·贝克(Neuza Back)和墨西哥人凯伦·迪娅兹·梅迪纳(Karen Diaz...

菲律宾的儿童性虐待事件因疫情攀升

菲律宾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儿童性剥削在线直播的案发地。
  • 瑞秋·努维尔(Rachel Nuwer)
  • BBC Future

5 小时前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古希腊的奥运会以全裸身体作赛,以显示人类身体的力量和美感。

根据古希腊传说,公元前720年,一名叫做“墨伽拉的奥西普斯”(Orsippus of Megara)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在185米赛跑过程当中缠腰布滑落了下来。奥西普斯非但并没有停下来遮羞,反应继续冲刺并赢得了比赛。他的这一次胜利被永远记住了。

裸体竞技——常常还全身涂满橄榄油以突显这一点——在古希腊风靡一时,被看作是对宙斯的最高致敬。

“对于奥西普斯的整个看法是英雄主义和胜利,然后还表扬了他的裸体,”艾奥瓦大学(University of Iowa)的历史系副教授莎拉·邦德(Sarah Bond)说。

“希腊人赤裸身体成为了显示他们希腊气质和文明的方式。”

但是,到1896年现代奥运会出现的时候,文化的大方向已经改变很久了。组织方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要将裸体作赛这项希腊传统带回来。

在现代竞技体育里,服装已经在运动表现当中担当了至关重要的角色——鞋子给予了抓地力,还给跑者的步伐增加了弹力;泳衣则帮助游泳选手更容易在水中穿梭;紧身衣则能够减小风阻。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专家表示,在电视和社交媒体时代,全裸比赛很可能将会对运动员造成巨大困扰。

不过,今夏的东京奥运会却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的限制,而注定在很多方面都非常不一样。如果我们再放飞一点,想象一下如果奥运会将希腊奥林匹克的裸体传统带回来会怎样?

虽然没有人真的会考虑这样做,但是这个想法会引出一些有趣的话题,包括运动表现、文化规范、性别主义,以及更多。

不仅是遮蔽身体

首先,裸体作赛会给很多运动员带来后勤上的难题。当代运动员经常都是接近像裸体一样比赛——因为穿的都是贴身的氨纶弹力纤维——但是有些服装有相当重要的首要作用:托住女性的胸部和男性的阴部。

“说得不那么粗糙的话,就是它确实至少能帮助保持舒适,”北卡罗莱纳大学防护纺织品及舒适性研究中心的特别项目主任肖恩·迪顿(Shawn Deaton)说。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像沙滩排球等一类比赛,对于服装有严格的要求。

另一方面,除了舒适感之外,衣服给运动表现实际上带来多少好处则不是那么明确。根据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的功能性物料及人类工程学教授奥尔加·特罗伊尼科夫(Olga Troynikov)所说,这取决于衣服本身以及它对于特定运动员的合身程度。

不过,特罗伊尼科夫说,基本上服装会给运动员带两样影响因素。第一,它包裹住身体线条,“把你裹紧起来”,让肌肉的力量更能够被用到所需的运动任务上。比如,举重腰带和氨纶物料可能对稳定住运动员的肌肉很有帮助,让他们的能量可以集中在他们要做的事情上。没有这些服装,运动表现可能会受影响。

平滑的衣服可能也会减小身体在穿梭在空气和水中时受到的阻力。比如,除了将腿毛剃光之外,自行车运动员穿上紧身衣也能够让空气阻力变小,而且通过一些经过设计附上的纹理物料,能够有利于影响空气在身后的流向。

技术性的物料和设计

不过,服装给运动带来帮助最令人信服的例证来自于游戏。事实上,特罗伊尼科夫说,这项运动曾经一度几乎变成了一项工程学,而不仅是人类身体运动能力的竞赛。

这一话题在2008年成为热点,当时在北京奥运会上的参赛选手共打破了25项世界纪录——其中23个是在运动员身穿全身包裹、名叫“LZR Racer”的特制聚氨酯泳衣取得的。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一些服装的设计是为了提升运动表现。

根据参与设计LZR Racer的美国太空总署(NASA)科学家所说,这种前沿科技泳衣将皮肤表面的摩擦力减小24%,而且还能压缩穿着者的身体以减小阻力。2010年,游泳运动管理机构国际泳联(FINA)认定,LZR Racer以及类似的泳衣给穿着者带来了太不公平的优势。国际泳联如今已经禁止运动员身穿任何帮助提升速度、浮力或者其他表现的泳衣。

这实际上就意味着,除了胸部和男性阴部可能带来阻力之外——裸体作赛很难对游泳选手的表现有太大的影响。

至于其它夏季运动,服装在总体上对于更佳的时间和得分表现有多少帮助,就更加值得怀疑。特罗伊尼科夫说:“有很多说法指它能够做这做那,但是真的,并没有多少影响。”

比如压缩衣,它的设计是要改变血液在身体里的流通,以改善氧合作用。事实上,对于运动员身穿这些服装时能够提升表现,研究的结果只是50-50。“有一些研究,但是没有什么结论,”特罗伊尼科夫说。

鞋子

鞋子则是另外一回事。它不仅提升表现,而且能增加安全性。

合适的鞋子给脚弓带来弧度,也给脚跟以支撑,给蹠骨球缓冲,这大大帮助了跑、跳和快速转向等动作。鞋子还能帮助减小下肢、骨头、韧带和肌肉受到的冲击力。

“脚是支撑整个体重的,”北卡罗来纳州大学的威尔逊纺织品学院工程师帕梅拉·麦考利(Pamela McCauley)说,“这就是为什么脚部支撑对于支撑你的身体是这么至关重要。”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LZR Racer泳衣的设计是为了减小阻力,但已被禁用。

为了安全,一些运动项目要求更加特定的鞋履。比如,参加奥运会帆船比赛的运动员,要依赖鞋子来减少滑倒的机率,并且帮助他们在悬挂在船沿时的身体稳定性。这减少了危险事故的风险,同时还能提升表现。

说到这里,麦考利说:“如果他们想要回到全裸进行奥林匹克的时代,没问题,但是至少把鞋穿上。”

全裸参赛或者还会影响哪些人能去参加比赛。不管穿不穿鞋,一些运动员——如果被要求裸体参赛的话——可能会选择退出奥运会以示抗议。一些较为保守的国家也可能会完全禁止他们的运动员参赛。

“对于一些非常注重矜持的文化来说,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悉尼大学的性别研究荣誉副教授鲁思·巴肯(Ruth Barcan)说。她是《裸露:文化的剖析》(Nudity: A Cultural Anatomy)的作者。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过去,奥运选手不仅是为了比赛,而且是为了在身体力量上追求人类极限。

如果18岁以下的运动员也被要求裸体作赛的话,也会成为一个严肃的法律和道德问题。在古希腊奥运会,男子裸体参赛者的年龄可低至12岁;而邦德说,由于运动会本身带有宗教性质,运动员的性活动或者将其性欲化是严格禁止的,并且也会受到鄙夷。

这在今天会不一样了。“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的裸体,在过去是有不一样的意义,”邦德说,“今天,这会非常自然地变得与性有关,而且非常色情,还会进而变得非常带有掠夺性。”

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裸体?

在古希腊,奥林匹克的主要观众是一些精英男性,他们都来自同样的文化和宗教背景(也有少数未婚女性被允许出席)。而在今天,奥运会是向全世界数以千万计的人广播。较保守的国家很可能会因为裸体而全面禁止电视台播放奥运会,在一些较自由的地方,巴肯说,“媒体公司将会兴奋到发疯”。

另一方面,观众的反应将会非常复杂。“有多少人认为这些是艺术、高贵和光荣,就会有多少人认为这令人作呕,”巴肯说。

社交媒体也肯定让各种观点以最广最远的方式传播开去,几乎肯定会令运动员的表现因为身体被审视而受到影响——不论好坏。比较不羁的运动员可能会希望这种关注。“他们会有完美的身材,然后来炫耀,”巴肯说。但是即使是最有自信的参赛者,都可能会觉得这些关注会带来挑战。“他们控制不了媒体和流行文化将会如何演绎它,”巴肯说。

巴肯还表示,女性和跨性别运动员将“毫无疑问”会比男运动员面对更多的审判。历史上已经有过很多这类事情。例如,布兰迪·查斯汀(Brandi Chastain)在1999年女足世界杯决赛上打入致胜的点球之后脱下上衣,这名足球员身穿运动胸罩的照片一下子点燃了全世界媒体——尽管事实上,换了男性运动员,裸露上身是常有的事。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布兰迪·查斯汀在1999年女足世界杯上的庆祝引来很多评论。

“就算是那样,美国公众还是将此性欲化了,”邦德说,“我只能想象如果运动员全裸的话会发生什么。”

确实,对于很多运动员来说,一场全裸的奥运会所带来的心理影响可能远大于不穿衣服对身体的作用。“想象一下要屏蔽100万个对你身体私密部位的评语有多难吧,”巴肯说。

假如裸体成为奥林匹克的一个长期标准,那么经过一段时间,可能全社会就会回到希腊传统的观念上,以一种英雄主义和欣赏的视角来看待运动员裸体。但是巴肯说,这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

与此同时,对于很多运动员来说,要摆脱裸体所带来的文化负担和社会评判,很可能最后会影响比赛表现。

在这些阻力下,第一届裸体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冠军可能就不是运动能力最佳的选手,而是那些最有能力融入古希腊传统观念的人。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