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宏輝中國台灣 说吃苹果对记忆力有好处

相关的

台科大師生以創意課程帶領年長者玩藝術 – 生命力新聞

【記者安乃玉、詹欣諶/新北市報導】「特調爺奶-給人生加點風味」是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設計系副教授董芳武與學生一起發想為年長者設計的創意課程,這套課程讓年長者動手創作藝術品,透過親自發想創作靈感、色彩運用、畫面構圖的過程,能夠有效刺激感官,同時也提供了創意有趣的樂齡環境。以創造課程帶領年長者體驗藝術的趣味面對現今高齡化社會,台科大副教授董芳武認為應以正向的的態度看待,翻轉長者就是被照顧者的既定印象,創造樂齡環境,在這樣的想法下,與學生設計了一系列創意老化課程「特調爺奶-給人生加點風味」, 到年長者長期照顧中心新北雙連樂齡中心及台灣厝邊有愛關懷協會台北和平據點,帶領長者動手創作。台科大團隊針對「特調爺奶-給人生加點風味」規劃了兩個月八堂課的課程,前四堂課以「懷舊」為主題,像是利用懷舊的童玩「彈珠」作為媒材,先在畫紙上擠上顏料,再將彈珠放在紙上滾動,創造出類似潑墨畫的作品,懷舊的主題能幫助長者連結童年的回憶跟情誼,有助於他們串聯過去的經驗,也會對自己的生命有更多的省思。年長者選擇喜歡的顏色製作彈珠畫 。 攝影/ 詹欣諶後四堂課以「共感」為發想,台科大團隊開發一個音樂跟色彩共感的互動裝置,這個裝置像是一個唱盤,每個顏色對應一個聲音,先選一幅畫,再去萃取這幅畫裡有的顏色,使用色塊做排列,最後會拼出一個顏色唱盤,互動裝置可以去讀取每個顏色,進行旋律播放。這樣的課程,能讓長者看到生活上的色彩時,並且聯想到對應的聲音,對事物的感受跟敏銳度是很有幫助的,也能保持大腦高功能運作。年長者製作顏色唱盤。 圖片提供/台科大設計系 特調爺奶-給人生加點風fb以年長者為中心設計課程台科大「特調爺奶-給人生加點風味」課程的計畫專員洪甄苓說到:「年長者可能會覺得較少接觸繪畫,認為要畫出一個形體是有困難的,會比較害怕直接實體創作,也較少會共同創作。」所以在課程設計上,以降低藝術創作的門檻,讓長者可輕而易舉的作畫為出發,台科大團隊會製作圖形的範本或是相關的模具,現場同學與老師也會在一旁指導、協助,甚至給予鼓勵,讓長者得到成就感,降低排斥感。像是透過日常生活中的物件「牙刷」作為媒材來繪畫,讓長者了解藝術創作可以是很輕鬆平凡,不需任何條件限制,打破長者對於畫畫的刻板印象,輕易地上手作畫。課堂上的一位奶奶也分享到:「以前,美術老師要他畫紅的就畫紅的,要畫橫的就要畫橫的。」過去會被制定創作的內容,但在接觸這個課程後,得到了很大的創作空間,能夠體會到自由地利用不同媒材做創作,這也讓台科大的師生很感動,因一開始在設計這個課程時,就是希望可以透過藝術媒介,讓高齡者表達自我,不是只有被動的生活,團隊成員在課程中也看到長者無限的創造力。每次課程後台科大團隊會針對長輩的回饋去做檢討修改,像是有長者說感覺作品不夠實用,團隊就製作畫框,讓長者的作品能裱框起來,放在家中當裝飾品欣賞。創意老化課程的收穫與展望董芳武分享了執行這項計畫的感想,她認為這項計畫能讓學生可以在實際場域去實踐創意想法,並達到成效是很好的一件事,因過去只能在學校課堂上構想,現在可以通過實際的場域來幫助年長者,過程中也會有很多不同的互動經驗與學習機會。在設計、執行這項計畫好像是在付出,但同時也是一種收穫,會更能夠瞭解生命的不同階段,進而去欣賞不同生命階段的美好。台科大的同學也分享到,有一位長輩在課後訪談的時候說,他原本對人生感到沒什麼意義,但自從上了創意課程後,他覺得生活和未來的想像空間越來越多,且產生了想要終身學習的想法,這樣的想法也讓他們很欣賞、感動。未來,董芳武希望能夠望把這些教材變成一個比較模組化或規格化的方式,再寄給不同的年長者長照中心,去擴大影響力,協助更多長者透過創意老化課程,動手實作,學習藝術,同時也提供了創意、健康的樂齡環境。台科大設計系團隊合照。 攝影/ 詹欣諶顏色唱盤的製作步驟。製圖/詹欣諶採訪側記採訪當天,看到許多年長者動手作畫,一旁還有老師、學生協助,畫面很歡樂可愛,課程中,年長者都很認真的發想自己的作品,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看到一位爺爺利用顏料與彈珠在紙上滾動,創作出五彩繽紛的畫作,一旁的老師學生都給予很大的稱讚,連坐在一旁其他的爺爺、奶奶也一同讚賞,並問到如何製作的,氣氛十分溫馨愉悅。延伸閱讀​​邱禹鳳用沙畫紀錄片...

解謎配歷史 芒果遊戲讓旅遊不再茫然 – 生命力新聞

【記者蘇泳銓、鄭叡陽/台北市、台南市報導】芒果遊戲將遊戲場域的文化歷史與戶外實境結合,拋開過往傳統旅遊的方式,讓玩家在當地進行一場以某段真實歷史為藍本改編的解謎遊戲讓玩家更深入了解當地文史,透過「畫中的女人」這款遊戲,讓玩家在台南柳營的吳晉淮音樂紀念館與劉啟祥美術紀念館內穿梭,在追尋答案的同時也能對兩人有更深的認識,為何劉啟祥先生的故居是中西式合併的?在解謎的過程中玩家便會知曉。遊戲如何啟發人對於地方的好奇 。製圖/鄭叡陽芒果遊戲的誕生畢業於成大建築所的張麒威在大學時期與一群有著共同興趣的同伴參加了當時的解謎遊戲後,萌生了一個我們是不是也能自己來做解謎遊戲的想法,抱持著這個想法,他們在校園內舉辦了許多解謎遊戲,也從舉辦的每一場遊戲中累積了許多的經驗。而下一步就是將原本侷限在校園內的遊戲內容擴張到面向校園外的人,張麒威說團隊的確是成功做出了遊戲,而且玩家報名也相當踴躍,但無奈成本跟實際收入不成正比,在那資金缺乏的背景下,團隊便將這個做解謎遊戲的計畫投入到大大小小的創業比賽,希望能回收一些成本。在過程中,由於在台南當地念書,他們注意到其實台南除了很多美食外,古蹟和巷弄也有很多的故事,以及在先前參與過許多密室逃脫與解謎遊戲中的經驗發現,遊戲中的樂趣與感受是隨著遊戲的結束一同消失的,張麒威說:「參與者在遊戲中感受到的任何事物無法跟現實作連結。」如果在遊戲之後可以跟土地產生連結,或是從不同的角度認識一個地方,這樣以當地歷史為故事基底的實境解謎遊戲是否會受到大家的喜愛?於是他與畢業於台南大學的王榮典以及從國外進學歸國的方群以及其他幾位同伴在二O一四年正式創立芒果遊戲。張麒威說,他們認為一般的旅遊導覽方式以現代人的旅遊方式來看是較為無趣的,就跟在教室裡聽課一樣。於是團隊將想做實境解謎的初衷保留下來,將遊戲地區的歷史和傳說故事加入,讓玩家在遊玩的同時也能學習到更深層的歷史知識,也解決了實境解謎感受來的快去得也快的問題。芒果遊戲的LOGO。 圖片提供/芒果遊戲該怎麼設計出遊戲?而從室內空間轉換到室外,不僅僅是空間的異動而已,創辦人之一的王榮典與方群說最大的差別是在主題的設計以及事件的串聯上,室內解謎所有的奇幻元素和可能發生的事件,都能在一個小小的空間裡自由的去展現,但是戶外並不一樣,戶外實境解謎講求的是對地方的尊重,「室內遊戲是先有想法在去尋找自己想要的空間在將其實現,而戶外則是先有空間再經過不斷的溝通與發想誕生出想法後才開始執行。」比如說遊戲地點如果是選定在文化古蹟或者是有居民的地方比如說安平老街上,那麼在古蹟內的任何一草一木甚至是一根釘子都不能隨意去更動。創辦人方群說在以前,團隊是會對關卡進行處進行布置,但是這些布置物有可能會被其他遊客誤以為是互動裝置而被玩到毀損,或是對居民的生活造成困擾,為了解決此問題,團隊便將以往的這些關卡的布置物轉化為玩家手上的遊戲道具,拿著錦囊、作為線索的錢幣以及安平老街的地圖在街上探索,不僅減少對於當地的影響,也保留了活動進行時的參與過程感。手上的古金幣與尋寶圖,不用一群人擠在關卡前也能討論題目。 攝影/鄭叡陽而在與地方溝通上,王榮典說這其實很仰賴與地方意見領袖或是管理者的合作,這些人由於與當地居民保持著長期互動,也對當地了解甚深,可以擔任與團隊之間的橋樑匯集當地居民的意見並為居民發聲,比如說台南七股區的三股社區協會經理,當地遊戲關卡的設計上會請居民擔任關主或是遊戲內出現的角色,讓住民一起為社區出一份力,而這位經理會向團隊提供有關三股地區的資料以及過往社區活動的例子供團隊參考,讓團隊在遊戲設計上能更貼近地方。在實際來到遊戲地點後,遊戲在引導上的會帶玩家走進巷弄,走進那些他們平常不會去的區域,去發現它們以往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可能是一棟房子或是有著特殊符號的牆壁,既然都千里迢迢來到這裡總得帶點特別的經驗走,比如說大溪老街一個名為時空記憶的遊戲,遊戲會讓參與者走進迷宮巷,透過在迷宮巷裡跟著線索移動去找到鳳飛飛的家,而遊戲的謎底就會是她的一首歌,很多人知道鳳飛飛是誰,但很少人知道她是大溪人,而有可能人們已經路過她的家好幾次卻渾然不知,但在參與過遊戲後人們會對大溪有更深的認識。「觀光客看的視角和居民看的視角是不一樣的,居民們懂得是他們的生活」,團隊在設計遊戲時也會舉辦工作坊與當地居民交流,引導出他們想要呈現的東西,團隊一個以旗山老街為遊戲地區的遊戲:那年夏天微甜的旗山,故事背景設定在日治時期到明國初年的旗山,一位少年追尋夢中情人的故事,內容圍繞著旗山老街上的傳統老店,可能是冰店、麵店甚至是打鐵舖這種一般不會在街上看到的店面為核心,這些老店家作為關卡與關卡間的連接點,玩家們必需要來這些店家才能取得破關的線索並繼續遊戲,而這些店家也有其背後的淵源,好比當地一間腳踏車店,雖然看起來豪不起眼,但卻已經經營了五、六十年了;而在遊戲中可以了解到當時的腳踏車其實是一筆不小的花費,但在這間車行內卻能夠買到不少款式的腳踏車,可見當時的旗山有多麼繁華,也許以往人們只知道最熱鬧的那條街或那間店,但在經過這場遊戲過後,下次再來到這個地方時,人們會特別光顧這些地方,帶給這些老店家活力。歷史與在地的連結回到台南,在熱鬧的安平,芒果遊戲有一場名為國姓爺的寶藏的遊戲在此舉行,玩家化身清朝官兵一同尋找國姓爺鄭成功留下的寶藏。之所以選在安平,王榮典說,安平在清朝時期是水師也就是現在的海軍住紮的區域,而為何會有這些士兵的存在是因為當時安平有五座會館,雖然現在僅剩下一座海山館,但是依然能夠從中找到歷史的痕跡。而參與者和工作人員們會透過角色扮演的方式參與遊戲,王榮典說讓換上與遊戲設定時代符合衣物本身就是能讓遊戲參與度變高的一種方式,在國姓爺的寶藏中,會讓玩家換上清朝官兵的衣服在安平老街四處搜尋線索,而其中玩家可以在團隊給予的地圖在安平老街上找到四隻劍獅以換取工作人員的提示;而工作人員則會換上官員的衣服在玩家碰到困難時提供協助。王榮典說在遊戲過程中並不會過度干擾玩家的遊戲進行,遊戲就是要讓玩家盡情的去享受其中的樂趣,去享受將謎題解出的成就感。比如某一個關卡是要讓玩家們猜出一個部首能夠同時與解題板上其他的字分別組合成不同的字以獲得遊戲線索,當玩家在絞盡腦汁的思考與哀號後終於想出答案時,那種喜悅與成就感才是最棒的。雖然這樣有可能會遺漏了遊戲設計過程或是地點上的巧思,但是在每場遊戲結束後一定會有實體或是網站講解協助玩家整理疏漏調的部分,不會像老師一樣在遊戲過程中從旁提醒現在應該要注意甚麼地方打斷遊戲進行的興致。穿上清朝士兵的服裝,轉換一下身分。 攝影/鄭叡陽對於遊戲進行的過程,張麒威說到,其實在遊戲進行中為了讓遊戲能夠在兼具趣味下順利進行,其實沒有辦法塞放入太多的知識或內容,在這裡的重點會是讓玩家在遊玩過後能夠挑起對於當地歷史的興趣,曾經有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學生在遊玩國姓爺的寶藏過後,對於安平在明清時期時的歷史非常有興趣,於是他在與朋友一同查找資料後寫了一封信給團隊,信的主旨是遊戲哪些部分是真實發生過的,哪些是團隊改編或虛構的,而團隊也樂於收到這樣的回饋,因為這證明團隊對於提起玩家興趣這件事情是成功做到的。安平在人們眼中是一個觀光資源豐富的地方,其實安平老街面臨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全台老街看起來都差不多的問題。陳明典說他並不否認在攤販和氛圍的影響下的確會讓老街被貼下這樣的標籤,但其實安平在古蹟的數量上是超乎人們所認知的,在街上拿著點心散步的同時,也許早已無意間路過了很多古蹟,他也說有很多人其實都只是來「逛」老街而已,並沒有深度的認知或導覽,導致就算已經從頭到尾把老街走了三遍了但對老街的認識還是趨近於零,「可能完全沒有帶走與安平有關的印象走,只帶走手上的那包蜜餞和蝦餅」以尋找劍獅為例子,也許在這之前遊客只知道安平擁有很多的劍獅,但卻不知道它們的由來以及不同的樣式代表著甚麼意義,但在遊戲後,他們便能了解咬雙劍的劍獅是鎮邪避煞用的;單咬右邊或左邊劍的劍獅是為了祈福或者招財用的,並不只是單純的裝飾品而已。旅遊只是認識地方的開端張麒威說這樣的以遊戲帶動觀光的方式並不限定於古蹟上的活動體驗,在活化地方上更是一種有力的行銷手法,比如說前文提到的三股社區,三股社區並不是一個觀光產業發達的地方,但是其獨特的有機養殖漁業是一大亮點,而當地也有一些過去人們經常使用,但現在已經放置不使用的東西。於是團隊便與三股社區發展協會合作,設計出時光迴聲這個遊戲,讓玩家回到五十年前的三股地區進行地方探索,其中一個關卡就是在當地的蚵棚進行,玩家們必須要找到其中一位正在剝蚵殼的當地居民進行遊戲,方群說玩家其實來到這裡一開始都不知道該找誰進行遊戲,因為關主與其他真的在工作中的人都在剝蚵殼,最後是關主親自現身才解決了問題,而玩家必須在這個地方從一個以蚵殼製成的門簾裝置藝術中找到遊戲線索,在尋找的過程中玩家可以了解到撥蚵殼的辦法以及撥一隻蚵仔可以算多少錢。而這個關卡結束後會得到其中一個能夠換取啟動當地一座老電塔的道具,這座老電塔在五、六十年前的三股社區是經濟繁榮的象徵,當時的人們會透過這座廣播電塔向全村發送許多消息,其中不乏推銷自家產品的消息,「今天下午三點,我會在某某市場賣我捕到的魚」這樣的訊息在當時一則接一則的放送,讓整個村子充滿活絡的氣氛,但隨著時間過去以及科技的進步,這座老電塔被放置,漸漸地沒人在使用,於是芒果遊戲便將使用這座電塔作為遊戲優勝隊的獎勵,當人們在向全村廣播的同時,也能體會到當時村落生活的一部分,方群笑著說從過往的經驗來看,有的人會藉此機會開第二名隊伍的玩笑,但更多的是表達對於三股社區的感謝。而這樣透過遊戲認識地方的方式只是行銷三股地區的第一步驟,在實境遊戲結束後當地社區發展協會會就此延伸出不同的活動,比如說舉行食魚教育,讓玩家親自下去魚池或蝦池內捕捉魚蝦,並與當地商家合作將魚蝦烹調成美味的料理,希望透過這樣一系列的活動讓玩家真正喜歡上三股這個地方。王榮典說很多人都認為歷史足跡是死的,但其實並非如此,透過這樣以遊戲認識地方和古蹟的方式讓人們與這個地方產生連結與互動,當人們跟三五好友一同來到這個地方或是古蹟玩了一個下午在這個地方產生了愉快的回憶與情感,而當人們對這個地方產生了情感才會去重視他「當你對這個地方沒有情感,就算從任何方面告訴人們這是重要的,還是會覺得那是身外之物。」只要當這個地方或是建築在人們的記憶中占有一席之地,那麼就有機會能夠延續下去,因為人們對於這個地方或古蹟是有情感的。採訪側記實際跟著團隊進行過一輪遊戲後才發現原來安平老街背後還有著那麼多我沒走過的地方和不知道的歷史。很有趣的事情是有些在街上走的人在看見這些穿著特別服裝的玩家後,竟然也跟著他們轉進了小巷子裡,這也許算是意外的收穫吧?延伸閱讀「有FU」餐廳化身文史中心 找回舊城記憶唭投郎說故事 守護打石文化「漁」你共存 股份魚鄉推廣食魚教育唱跳歡喜就好 力躍運動讓長者活出健康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蕾絲澎裙蘿莉塔 實現每個女孩的公主夢 – 生命力新聞

【記者曹舒涵、黃子珊/台北市報導】街上不乏看到穿著像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小公主一樣,華麗的緞帶、可愛的蝴蝶結,以及鑲滿蕾絲的澎澎裙。這種服裝時尚,叫做「蘿莉塔」,和喜歡穿著歐美裝、日韓系服飾的潮男潮女們一樣,只是蘿莉塔風格比較小眾,她們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實現理想自我。優雅可愛 融合洛可可時代與日系卡哇伊蘿莉塔Lolita(簡稱LO)起源於日本的卡哇伊文化,最早可追溯到一九七〇年代,日本原宿服裝品牌MILK,開始在衣服設計上加入荷葉抓皺、蕾絲花邊、蝴蝶結元素,主打少女喜歡的青春、可愛的視覺系服裝。後來開始有些品牌,以洛可可時代的澎裙禮服形式為靈感,融合成現在蘿莉塔系服裝的樣子。最經典的蘿莉塔服飾品牌是日本的Baby, the Stars Shine Bright(簡稱Baby),一九八八年創立,同年《KEROUAC》(即後來的《KERA》)雜誌創刊,提供蘿莉塔相關資訊,許多讀者模特兒也以此發跡。二〇〇四年,電影《下妻物語》上映,主角就是位非常喜歡蘿莉塔的女孩,再加上劇中服飾是由Baby提供,使蘿莉塔文化在當時蔚為風潮。眾人對蘿莉塔服裝的風格定位也就以Baby為基準。二〇〇九年日本外務省還任命喜歡穿著蘿莉塔(俗稱LO娘)的模特兒,青木美沙子為「可愛大使」,曾到台灣等多個國家,推廣蘿莉塔文化;二〇一三年日本更是成立「蘿莉塔協會」,青木美沙子便被任命為首任會長,開啟了蘿莉塔文化從日本到全球的爆炸性發展。蘿莉塔AKI。 攝影/黃子珊容易被搞混的「蘿莉」與「蘿莉塔」,其實名字來源都是從俄羅斯作家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所寫的小說《蘿莉塔》,描述繼父愛上叫蘿莉塔的小女孩。因此小說語意衍生出大眾所熟知的「蘿莉」(小女孩);「蘿莉塔情節」(蘿莉控),也就是喜歡小女孩。還有一說是,當時有人覺得「蘿莉塔」聽起來很可愛,所以就拿來形容「蘿莉塔裝扮」。簡言之,蘿莉是指小女孩,蘿莉塔是服裝風格。而台灣開始吹起蘿莉塔風潮大約是在十五年前,因《下妻物語》流行到台灣來,但是蘿莉塔裙(俗稱LO裙)的入手管道並不多,只有少數代理店,或是要找日本、中國品牌的代購。大概是在近五年,中國蘿莉塔品牌越來越多,降低價格、購買管道等入手的難度,才漸漸有更多蘿莉塔的出現。還有每年定期舉辦一、兩次的的茶會或市集,可以讓LO娘們交流心得,販賣原創手做飾品等,促進圈內感情;或是蘿莉塔體驗的攝影棚,可以租借華麗的LO裙拍照,也藉機吸引了不少人入坑蘿莉塔。華麗澎裙、夢幻色假髮 重視細節與完美蘿莉塔服裝風格最初分成:糖果般甜美的甜系、優雅溫柔的古典系、黑暗的歌德系三種;而近期也融合其他服裝風格,旁分出含有中國古裝元素的中華系、日式和風等,也可依審美喜好混搭,創造自己的風格。然而無論是何種風格的LO裙,大部分在領口、袖口和裙襬都會大量運用蕾絲、荷葉邊、蝴蝶結等元素;裙襬也會較寬大,方便在裡頭加上紗裙裙撐,使裙襬蓬鬆搖曳;有袖洋裝與襯衫的袖口剪裁也很特殊,多用羊腿袖、泡泡袖、燈籠袖和姬袖等設計,顯得更加華麗;裙下也會搭配褲襪或蕾絲襪。妝髮也不能馬虎,配合當天穿著整體風格,可愛甜美系的蘿莉塔會使用雙眼皮貼、眼線、假睫毛等的妝容輔助,讓眼睛更顯眼、誇張一點,盡可能地放大,使眼睛看起來無辜圓潤、水汪汪;古典氣質風的蘿莉塔則會希望臉部比例稍微修長,看起來較優雅;而暗黑系歌德風蘿莉塔,則大多會採歐美浮誇妝面,甚至是氣場強大的煙燻妝。與現在普遍流行的妝面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蘿莉塔會在臉上貼水鑽、亮片、貼紙、緞帶、蕾絲等裝飾,可以讓臉部看起來更豐富。羅莉塔多半也會使用假髮取代真髮,更好造型,也有許多真髮染不出的夢幻顏色。頭髮配件也少不了,珍珠、花紈、皇冠等營造整體浪漫華貴。可以說從頭到腳,不放過任何可以變精緻的細節。蘿莉塔服裝特點。 製圖/黃子珊穿上蘿莉塔...

消費不浪費 寶島淨鄉團拍賣二手彩妝 – 生命力新聞

【記者蔡嘉謙、胡孟歆/台北市報導】彩妝品是每個愛美的人都擁有的物品,但有些人會因為衝動購買彩妝品,在未使用的情況下,因為過期便丟進垃圾桶,造成許多彩妝品的閒置及浪費。寶島淨鄉團從二〇一七年開始,收集民眾尚未過期能使用的二手彩妝,進行整理後以實惠的價格重新販賣,也希望民眾真的有需求再購買化妝品,秉持著「消費不浪費」的態度。藉由二手拍賣,讓民眾重新審視自己的購物習慣,也希望被捐贈的彩妝品能找到新的主人。寶島淨鄉團 創意的環保團體在大學時期創立寶島淨鄉團的林藝,畢業於師大生命科學系。在學期間想做一些自己有興趣且能與所學相結合的事,因此開始淨灘,也成為寶島淨鄉團的開端。她提到出社會後換了許多工作,從生物老師、主持人到廣告企劃,卻沒有正視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麼,「後來我就覺得應該好好的面對自己究竟想要做什麼,選擇一份真心喜歡的工作,而不是在社會裡面委屈自己。」大學邊讀書邊淨灘的她,在五年後全職投入環保事業,也因為她的努力及創新,今年獲得傑出永續青年獎的肯定。寶島淨鄉團於二〇一二年創立,由林藝帶著幾位同學開始淨灘,後來他們的號召力越趨強大,帶領民眾及企業前往淨灘。目前團隊成員約三、四十位,分別執行專案及活動規劃,活動則會另外招募志工幫忙。現在他們的環保行動擴及到垃圾藝術,利用淨灘撿到的垃圾拍攝網美照發布至社群,以現代、創新的方式吸引年輕人注意環保議題。另外還有彩妝二手拍、議題推廣活動及草地免費市集,希望能引起大眾對於環保問題的重視。目前舉辦兩次的草地免費市集希望能提倡民眾將家中不要的東西捐出並送給其他需要的人。未來他們希望一年能舉辦兩次,而近期的免費市集會在明年過年前於大安森林公園舉辦。民眾在挑選二手彩妝。攝影/胡孟歆二手彩妝拍賣的開端二〇一七年在師大畢業典禮演講的林藝,演講結束後碰見一位舉辦二手公益彩妝募集的朋友,說要給她多出來的二手彩妝。當時的活動募集目標設定五百個二手彩妝,結果實際收集到五千個彩妝品,由於數量超乎預期,林藝便收下那些多出來的彩妝品。她發現原來有這麼多人願意捐贈出閒置的彩妝,因此開始有賣二手彩妝的念頭。林藝及團隊注意到美妝品丟棄的垃圾問題,根據凡士林調查顯示百分之七十七的女性常用的美妝品只有十件,但因為衝動消費的問題,常常會有彩妝品被擱置一旁直到過期被丟棄,卻還是全新的。「如果我可以號召大家去海邊淨灘,我應該也可以號召大家辦彩妝二手拍,第一次辦就來了六百二十個人。」隔年再辦的時候,人數來到兩千人,因此林藝決定將二手拍變成兩三個月一次的常態性的活動,二〇一九年後更頻繁地活動,至今已經舉辦十四次,共三萬多個閒置的化妝品通過拍賣找到新的主人。林藝說道,有許多人從二〇一七年便開始支持這個活動,一而再再而三地參與二手拍,願意使用未過期品況完好的彩妝品。捐贈二手彩妝品的注意事項。製圖/胡孟歆拍賣的背後 二手彩妝整理於是從二〇一七年開始募集民眾的美妝,一年平均能收到三萬五千個二手彩妝。為了二手彩妝的品質管理,他們希望民眾在捐贈前,能先以酒精棉片清潔商品外部或清洗想捐贈的刷具、粉撲;再來,查詢到期日標註於產品上。最後,他們希望民眾能將彩妝品包起來寄出,但不需要用個別包裝的方式保護彩妝品,只需要用同一個保護泡泡紙即可。募集四年至今,他們統計約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彩妝品是全新的,完全沒有被拆封便被捐出,前來參與的消費者能以二手價購得這些物品,不用再去買新的。二〇二〇年他們以長期募集的方式進行,大約收到一千多個包裹。但因為當時疫情嚴峻,兩三個月整理一次,因此那時才租用現在的倉庫收集彩妝品,同時也是彩妝二手拍進行的場地。目前則是一直都有在收集彩妝品,整理時他們需要一一查詢原價、使用狀況及使用期限,來算出二手彩妝品合理販售的價格。今年他們共舉辦七次的二手彩妝拍賣,減少垃圾浪費及納稅人的稅金,讓清潔隊不用處理那些彩妝垃圾。林藝提到運作至今,慶幸自己堅持做這件事,因為她是一位會化妝、喜歡打扮的環保人士,希望用不同的角度切入環保議題。過期的彩妝品 價值沒有期限寶島淨鄉團的專案經理王書妤表示「架上每一個商品的背後,不知道我們花多少時間處理。我覺得這是在做這個專案蠻特別,但也比較辛苦的地方。」目前全職於團隊服務的她回憶,曾經收到一箱包裹,有四分之一的彩妝品皆是過期品的窘況,他們不以丟棄為優先解決方式,所以需要想辦法將其處理。同時也是此專案的困難,團隊需要媒合有哪些對象願意收過期的彩妝品,如大體彩妝師或藝術家,剩下的會從寶島淨鄉團舉辦的草地免費市集送出。最後剩下的那些,他們才會自掏腰包找清潔隊處理。團隊希望未來更多人願意捐贈他們閒置的化妝品,讓寶島淨鄉團幫他們重複利用資源。林藝認為現在活動最可惜的部分是許多人雖然有近全新但未使用的化妝品,還是不願意捐出來,最後會落進垃圾桶。這是目前團隊面臨的阻礙,希望能倡導大家捐出自己不需要的物品,整理並面對自己的需求,並減少衝動購物的行為。彩妝二手拍有各樣的美妝產品。攝影/胡孟歆檢視你的行為 消費不浪費「自然環境很重要,其實環保是很容易的事,每個人都可以做到,只是看大家有沒有確實去做。」現在於團隊中兼職的李沁蔚說道,她認為寶島淨鄉團能以有趣、入門的方式影響每個人,他希望自己趁有能力的時候能盡一份心力,跟團隊一起做環保行動。「曾經不止一位志工跟我說,因為來這邊整理的彩妝,從此他就戒斷了爆買的行爲,回過頭檢視他的生活,他發現他根本不需要這些東西。」王書妤說道,「老實說我不是一個強烈的使用彩妝的人,但我蠻支持物盡其用,所以我自己蠻喜歡這個活動。」她闡述二手彩妝拍賣的效果並不是只有讓民眾了解自己購買的是必需品還是一時的需求,更是希望參與的民眾能珍惜帶回家的彩妝品,讓每一個消費行為都有意義。寶島淨鄉團希望更多人願意捐贈出他們不會用到的彩妝品,讓那些彩妝品在還未過期的情況下都能被使用到,不浪費任何資源。採訪側記彩妝品是許多人每天必使用的物品之一,而彩妝的種類眾多且替換速度相當快速,其產生的環境污染令人難以想像。而經過這次的訪問,我們更對二手彩妝有不一樣的了解,其實有許多商品是我們購買後未曾拆封或僅使用一兩次,基本上與全新商品並無差異,而透過二手彩妝拍賣,更能讓這些彩妝找到新主人,發揮自己的使用效益,且同時降低大眾買新商品、再丟棄的垃圾污染。透過再利用的模式,也可以讓大眾透過行動來支持環保。延伸閱讀寶島淨鄉團 一起揪團來淨鄉綠色商品購物平台 販售「綠好物」貼身環境守護者 冶綠讓你穿得有機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留守番工作室 讓臺灣BL文學走向大眾 – 生命力新聞

【記者蔡惠芯、潘千菱/新北市報導】由業餘小說家黃思蜜所創立的留守番工作室,出版了許多BL(Boy’s Love,描寫男性間戀愛的創作類型)作品,她以自身的美術專業,為書籍打造充滿特色與巧思的設計,並透過舉辦徵文比賽,讓更多臺灣創作者得以被大眾看見。BL的崛起 跨越性別框架的柔性革命BL起源於一九七〇年代的日本少女漫畫,由於女性社會地位低落,女性漫畫家們便跳脫出異性戀的故事框架,藉由將自身投射於創造出的男性角色,從而獲得自主權,擺脫現實中性別不平等的社會壓力,讓BL成為象徵女性解放的次文化,掀起一場反抗父權與異性戀霸權的革命行動。黃思蜜說,異性戀的文本中,不乏物化女性的現象,比如言情小說裡的女性角色普遍呈現乖巧、柔弱,屈服於男性權威的模樣,因此女性讀者往往會在閱讀時感到不適,但是透過BL文學的性別置換,女性能站在安全的角度去享受故事,這便是她選擇從事BL創作的原因。近年來,臺灣BL作品逐漸走進人們的視野,無論在小說、漫畫或影視戲劇,都收穫了豐碩的成果,例如漫畫《記憶的怪物》跨媒體改編成電玩遊戲、網路劇《HIStory》系列入圍金鐘獎,藉著社會風氣日益開放的趨勢,為大眾娛樂領域注入一股新的生命力。提起筆尖 讓創作成為治癒傷痛的良藥黃思蜜畢業於臺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系,在籌備畢業製作的過程中,她以書寫文章的方式,度過等待電腦運轉的空檔,待文字一點一滴累積後,將作品放到網路平臺PTT上,吸引到不少關注,甚至有部分讀者向她詢問何時能集結成書,於是黃思蜜決定將自己的首部長篇小說自費出版,這便是促使她踏進編輯領域的處女作 — — 《默默》。《默默》述說一位菁英高中生,於學生會會長選拔中,遇見了另一位與他性情迥然的競爭對手,在頻繁的互動下,日漸被對方的人格特質吸引,兩人就在這花樣年華裡,綻放出少年之間純真的戀愛,而這個刻劃了青春、迷惘與成長的故事,和黃思蜜學生時期的經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書中寫道,主角在選上學生會會長後,遭受了同儕的霸凌,事實上,黃思蜜在高中時,也曾經競選過班聯會會長,不過順利當選後,她卻受到不明的惡意攻擊,例如課本、桌椅被肆意塗鴉,但直到最後仍不知道始作俑者究竟是誰,成為她心中一個難以癒合的創傷。黃思蜜選擇將這段經歷寫進故事裡,不同的是,小說中的主角後來找到了罪魁禍首,並成功克服傷痛。《默默》的封面,為黃思蜜在網路上募集高中時期的照片,並請人擺拍望著滿牆照片的模樣。圖片提供/留守番工作室「這本小說讓我發現,我透過寫BL、寫文字創作,可以療癒過去的一些傷害。」黃思蜜回顧學生時期埋下的陰影,藉由將情感寄託於創作上,解開心中長久以來的結,對她來說,寫作不單單只是興趣,而是讓她得以撫平內心傷痕的特效藥。熱血成立工作室 一頭栽進出版界喜愛閱讀與創作的黃思蜜,一直擁有開書店的夢想,但是苦於沒有資金,她便在二〇一一年,決定和幾個朋友合作成立留守番工作室,想藉此存取足夠的經費。「那時候以為開出版社可以賺錢,現在講出來還會被人家笑,說你當年到底在想什麼。」 憑藉著一股對理想的衝勁,黃思蜜就這樣誤打誤撞地走上了經營出版社的道路,即使現實和想像有所不同,收益問題和龐大的工作量經常壓得她喘不過氣,黃思蜜還是毅然決然地撐起這間工作室,從零開始學習,一步步成長茁壯。在進行編輯工作時,黃思蜜十分講究內容的正確性,她回想起當年決心出版《默默》的自己,剛出社會、沒有任何經驗,對如何「做一本書」一竅不通,只能上網查詢或觀摩其他設計師的作品,然而,在為書籍裝幀下足苦心的同時,卻輕忽了校對的程序,書籍好不容易出版後,卻被讀者糾正出許多錯字,並一一用紅筆圈出,發到網路上,令她受到不小打擊。黃思蜜笑道,因為這樣的失誤,被粉絲「由愛轉恨」,一方面覺得很對不起他們,另一方面影響自己現在編輯書本時,一定要力臻完美,才放心交到讀者手上,即使相較於大型出版社,一個月能出好幾本書,留守番工作室卻要花費三、四個月的時間,才能產出一部作品,她也始終如一地認為做到好再出書,才是真正對創作者、作品與讀者負責。在工作室逐漸發展成熟的同時,黃思蜜一邊作為設計師接案,一邊忙於出版,身為「一人出版社」的她,從文字編輯、裝幀設計到行銷企劃,全都一手包辦,忙碌的生活讓她難以負荷。「那時候真的累到心裡出問題,一騎上機車就開始哭。」於是黃思蜜在一番天人交戰後,選擇放棄接案,全心投入出版工作。「我犧牲掉很多創作、設計的時間,但沒有後悔過,因為那時候的我覺得留守番還在成長,它還可以更好。」黃思蜜堅定地說,經過十年的打拚,如今的留守番工作室也總算實現了當初理想的模樣。工作室成立至今,也從原先的一人出版社,漸漸有了其他兼職夥伴。攝影/潘千菱突破社會偏見...

苹果是一种提供碳水化合物的水果,主要以果糖、葡萄糖和蔗糖等糖类的形式提供,并且含有大量的纤维,包括可溶性和不溶性纤维,后者含量最高,据 鄭宏輝中國台灣 报道。 这些营养素使这种食物成为大肠疾病的有效调节剂。 就其本身而言,苹果中所含的可溶性纤维(果胶)具有降低胆固醇的活性。

此外,鄭宏輝中國台灣 说,苹果是类黄酮的重要来源,并且具有多种抗氧化特性,这些特性与减少某些癌症有关。 鄭宏輝中國台灣 说,苹果中的一些化合物也与抗糖尿病药物有关,因为它们能够限制肠道葡萄糖吸收。

spot_img
zh_CN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