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spot_img

受歡迎的

自然与生态:迁徙候鸟蜂拥到城市背后的奇怪缘由 – BBC News 中文

克里斯·巴拉纽克(Chris Baraniuk)1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在天空飞成一片的椋鸟(Credit: Getty Images)安娜·莫拉莱斯(Ana Morales)穿过灌木丛,用无线电接收器扫描电波。她和同事在一只斯文森画眉鸟(Swainson's thrush)身上安装了发射器,这个装置从上面接收到了信号。斯文森画眉鸟是一种产于美洲的棕色和白色斑点小鸟。几天前,莫拉莱斯的掌上接收器上也出现过同样的信号,信号与加拿大蒙特利尔郊区一个公园里的灌木丛一模一样。这个问题令人担忧。发射机似乎不太可能一直连着一只活鸟,或许它已经掉下来,挂在树枝上了。为了确认这一点,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研究生莫拉莱斯轻轻地摇了摇这棵长满浆果的灌木,羽毛在树枝和阴影中飘落,这引起了她的注意。令她吃惊的是,那只画眉还活得很好,很健康,正在灌木丛里跳来跳去,抗议被打扰了。小鸟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比她预期的要长。每年秋天,斯文森画眉鸟都会从北部地区迁徙到南美中部和北部地区。但也有一些会在蒙特利尔等城市或周边“停留”。在上个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莫拉莱斯和她的同事一直在研究斯文森画眉如何在快速迁徙(以最大化其利益)和补充燃料((如在蒙特利尔等地停留)...

中国当局向香港地产商施压? 背后的住房问题与政治角力 – BBC News 中文

2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香港示威浪潮中,不少涂鸦都批评当地房子的售价或租金太高,换来的房子面积却十分少。图中字句批评:"月租12,000元换来120平方呎,你认为这没问题吗?"路透社早前引述消息称,中国官员在一场非公开会议中,向香港发展商表明,游戏规则已经改变,北京不会再容忍垄断行为,要求香港的地产商帮助解决当地的房屋问题。香港媒体再跟进报导时引述消息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个内部会议明言,地产商左右香港情况的做法已经一去不复返。北京据报向发展商施压的消息引起当地讨论,多家地产公司的股份下滑。多家地产巨头先后尝试为说法降温,其中新鸿基地产回应香港媒体查询时指出,公司没有收到相关消息,也从不赞成垄断市场的行为。而中原地产其中一名创办人施永青也形容,北京政府向地产商施压的说法“言过于实”,他不相信中央会“指示”地产商做任何事情,将他们“逼到墙角”。分析认为北京一连串的举动,似乎有意逐渐削弱地产商的影响力。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香港一些隔断房(又称"劏房")的面积比监狱的囚室还小。观察人士:港地产商议价能力有限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北京对香港发展商的讯号,与当局近月在中国大陆以各种原因整顿多个行业,提出“共同富裕”的政策有关。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形容,官方向民营企业等争取资源是一个“已经出现的势头”。刘锐绍认为官方在香港会用“解决房屋问题”为切入点,至于其他要求就视乎双方互动和具体接触的内容。他认为,香港发展商可以议价的能力有限,“发展商以前的对手是香港政府,但现在对手是共产党,他们可以不服气吗?”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也认为,香港发展商过去有影响力主要是因为北京政府的优待,但现在已经改变。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认为,这个消息落实的方法主要是依靠发展商主动配合,否则可能会有后果。 “北京与地产商洽谈,要他们识相、要回馈社会,我想第一步都是等这些地产商自动自觉,政府要发展的时候就不要动辄就提出司法覆核。”他认为如果发展商仍然不配合,那么北京当局可能示意香港政府利用严厉法律手段收回土地,到时候收地赔偿的数目就不是地产商说了算。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香港的平均的房子价钱,相等于当地人20年的收入。为什么地产商成为被批评目标?香港舆论过去一直有“地产霸权”一说,意思就是指地产商背后的集团同时涉足不同的行业,公共运输、零售、饮食都有它们的踪影。香港首富李嘉诚创立的长和系企业除了建房子,还拥有在香港提供电力的香港电灯、连锁超级市场百佳、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流动电话公司和记电讯等。香港总劳动人口约380万,但根据福布斯最新资料显示,长和系集团总共有约30万名员工。另一家发展商新鸿基的情况也差不多,它由李兆基创立,旗下公司拥有香港巴士公司九龙巴士、连锁零售店一田百货、流动电话公司数码通等。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香港市民不论是日常生活、购物、外出乘车大都难不开当地发展商和它们的附属公司。这些地产商过去在体制的影响力都十分大。2016年负责选出特首的选举委员会1200人中,有41人属香港五大发展商之一。选委会不少商界相关的代表,过去投票取态会倾向跟随发展商富豪。不过,港府近期修改选举制度,选委会席数和立法会议席分别增至1500人和90人,但发展商的席位没有随之增加,间接冲淡其影响力。加上一些富豪陆续把这些参政的机会给予下一代,外界预期发展商动员商界的能力慢慢减退。发展商在香港的政治体制上普遍被视为建制派一员,但过去与北京的关系并不完全密切。中国官媒2015年曾经发表文章“别让李嘉诚跑了”,批评李嘉诚旗下公司从中国大陆撤出资金是“失守道义”的行为。香港2014年“占领中环”运动,大多主要发展商起初都没有发声,官方新华社批评香港的富商对运动闷声不响,更点名批评李嘉诚、李兆基和吴光正等,发展商才陆续表态,强调香港需要稳定才可发展经济繁荣。2019年香港示威浪潮也有类似的情况。自6月示威开始,发展商和商界也没有主动高调发声,直至中国官媒8月发文批评香港富豪“集体沉默”,各家主要发展商发出联合声明,谴责日渐升级的暴力,并坚定支持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特区政府,以及警队严正执法,止暴制乱。李嘉诚在多份报章头版的广告引起外界关注,字眼上有禁止暴力、“爱中国”、“爱香港”等字眼,但舆论解读这些字句暗藏“因果由国,容港治己,义愤民诚”,似乎是暗地里批评事件起因来自国家,建议应该容许香港继续治理自己。图像加注文字,一些网络评论留意到,把这数句话最尾的字拼起来,就形成这句句子:"因果由国,容港治己,义愤民诚"。但网络同时流传另外一种解读方法,把每个句子最后两个字串连起来,句子变成:自由中国、包容香港、法治自己。北京把住房问题视为香港乱局的原因2019年“反送中”示威时,香港示威者除了争取普选、撤回《逃犯条例》、追究警暴等诉求外,一些示威者留下的信息,却是与香港房屋问题有关。其中一个涂鸦质问:月租12,000港元换来120平方呎(的居住空间,相等于约11平方米),你认为这没问题吗?北京当局似乎也留意到这点,官方媒体新华社曾经明言香港年青一辈完全没法负担房子是示威浪潮的社会深层根源。《人民日报》则说,发展商“是时候释放最大善意,而不应只打自己算盘、囤地居奇、赚尽最后一个铜板”。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今年7月出席公开活动时,说香港要告别“劏房和笼屋”,希望香港的住屋问题可以改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宣布将启动一个称为“土地共享”的计划,让发展商在它们拥有的土地兴建更高密度的住宅,同时需要让出部份作为公众房屋用途。一些发展商已经作出反应,新世界发展先宣布捐出399万呎农地发展社会房屋,另一个发展商恒基也宣布将借出一些土地让政府发展过渡性房屋,安置一些轮候公共房屋的市民。但外界留意到它目前仍然拥有超过4500万平方呎的未发展土地,而捐出土地的面积只有43万平方呎。不过,是否解决住房问题,香港青年就会没有政治诉求?一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民主派政治人物对BBC中文表示,香港人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来自自由被削弱,而非生活经济困境,而香港的土地房屋问题,政府也需负上一定责任,如果北京把责任放在地产商,那只是找错代罪羔羊。香港真的缺地发展吗?香港有声音认为,可发展土地不足的成因,是政府近年不断卖地,但发展商买下土地后不作发展,待政府宣布地皮附近有发展计划时,令地皮升值的时候,开发商才建房子,并高价出售给消费者。香港社会称这个做法为“囤地”。香港媒体的资料显示,恒基、新鸿基、新世界和长江实业四家主要开发商现时“囤地”约1.02亿平方呎,差不多占香港总土地面积1%。9月21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回应路透社有关北京官员要求港地产商协助解决房屋问题的报导时表示,香港地产开发商近年比较愿意配合特区政府的土地政策,强调政府可运用公权力在有需要时收回私人土地发展公营房。香港法例中的《收回土地条例》,让政府可以收回一些土地作公共用途,并作一定补偿。图像来源,HONG KONG GOVERNMENT图像加注文字,"明日大屿"计划包括建造多个人工岛(图中粉红色范围),并用多个新的道路和铁路网络(紫色和蓝色线所示)把它与香港其他地方连接起来。政府规划署的数字显示,香港约65%的土地都划作绿化带或郊野公园范围,这些土地受法律保护,不能随便发展。前特首梁振英提出发展郊野公园的边缘范围,作房屋用途,但当时不少声音以不符保育原则为由,最终搁置。填海是香港过去其中一个主要增加土地供应的办法。林郑月娥在2018年提出“明日大屿”计划,在香港岛和大屿山中间的水域建造多个人工岛,总面积约1,700公顷,但计划当时估计需要5000亿港元(约638亿美元),引起争议。计划至今仍然在研究阶段。

新冠疫情:欧洲多国陆续解除防疫措施,新冠是否正蜕变为地方病 – BBC News 中文

1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口罩上的世界地图几个欧洲国家正在解除新冠病毒的限制措施,认为这种病毒将变成一种地方病。但是,“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是一个什么概念?实质意义是什么?戴口罩、新冠病毒护照和人群限聚令等措施,在英格兰、法国、西班牙、丹麦以及其他一些国家都已经渐渐解除。同时,俄罗斯和美国也缩短了隔离期。这些国家的卫生当局认为,2019新冠病毒病(Covid-19)在某个时间将会变成一种地方性流行病,意味着它不再会被认为是一个卫生紧急状况。但是,新冠病毒真的已经是地方性流行病了吗?还是说各国操之过急了?我们如何判断?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这个改变对大多数人来说有什么实质意义?我们来看看这场辩论当中的各方论点。“地方病”与“大流行”:有何区别?首先,我们要明确一点,变成地方病,并不代表新冠病毒会消失——这可能永远不会发生。当一种病毒变得更加可预测的时候,它就会被认为是地方性流行。就是说,当专家能够在特定的季节、特定的地方持续估算出稳定的感染人数和致死病例的时候。能不能被列作地方病,并不在于病毒本身的严重性。结核病、HIV和疟疾都是地方性流行病。据世界卫生组织(WHO)资料,单是疟疾就有每年2.41亿病例和62.7万人死亡。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疟疾是由按蚊属的雌蚊传播给人类。界定一般性流行病和全球大流行病的特征则是传播速度。当病例数字超出控制时,情况就会变成一般性流行病,不过问题会局限于一个特定的地区。全球大流行是当它散播到几个大洲的时候——2020年初的新冠病毒就是这样。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至2月16日,全球有超过4亿新冠病例,580万人死亡。新冠病毒会变成地方病吗?自从疫苗推广铺开,以及得益于过去两年自然发生的一些免疫,一些政府如今在考虑,新冠病毒,特别是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威胁性已经下降。但是,专家提醒说,新冠病毒可能永远不会消失,只不过会像流感一样继续在我们中间传播。“如果你去看传染病的历史,我们只令一种传染病在人类中间绝迹,那就是天花。那不会在这种病毒上实现,”美国首席卫生顾问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最近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的一场活动上这样说道。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新冠病毒在2020年早期散播至各个大洲;高传播率令它成为全球大流行。世卫组织的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迈克·莱恩(Mike Ryan)在论坛的另一场活动上也提出过类似的观点。“我们今年不会终结这种病毒,”他说,“我们或许永远不会终结这种病毒。全球大流行病毒最后会变成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莱恩说:“我们能够终结的是公共卫生紧急状况。”但是他指出,“地方病不等于是变好了。”“地方病意味着它永远都会在。我们所需要做的是降低病发率,在我们的人群中最大限度地接种疫苗,从而让人们不用去死。”现在的新冠是地方病了吗?由于没有长时间的数据明确显示新冠病例和死亡数字处于稳定状态,科学家们对于将新冠列为地方病有所保留。“这(趋势)还不算成熟,”巴西圣埃斯皮里图联邦大学(Federal University of...

斯里兰卡经济危机:在油荒中丧命的巴士司机

给汽车加油在许多地方来说都是平常不过的事,但对斯里兰卡人来说,当地的能源危机,令这个看似平常的事情变得困难,有人甚至因为这样而丢命。

香港疫情:目前的抗疫措施还有效吗? – BBC News 中文

2022年3月9日上午9点05分图像来源,Getty Images香港第五波新冠疫情未见缓和迹象,每日新增确诊个案仍有数万宗。在死亡个案中,许多是没有接种疫苗的老年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推出多项措施应对疫情,但对于全民检测她表示仍在规划,不是优先工作。专家对BBC中文指出,在疫情急剧爆发阶段,新建医疗设施、进行全民检测以及注射疫苗等措施仍然有效。抗疫措施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三(3月9日)出席记者会交代抗疫进展,她称政府现阶段应对疫情的工作重点是减少死亡、重症及感染,将提升医院收治新冠患者的能力,伊利沙伯医院将会转为专门收治新冠患者的定点医院。林郑月娥表示,会加强支援院舍,部分院舍会采取闭环式管理,争取3月18日完成为全港安老院舍院友接种第一针新冠疫苗。她还表示将增加更多长者患者社区隔离和暂托设施,从内地输入治疗人员。不过对于此前引起热议的全民检测,林郑月娥称,仍在规划研究何时实施才能达到最佳效果,暂时不是优先工作。林郑月娥还表示,现阶段争论“共存”还是“清零”无意义,但她强调特区政府一定不会用“躺平”态度处理疫情,不会因为感染个案多而不作为。目前,香港第五波疫情每日新增确诊仍在以数万宗的速度增长,引起了北京的高度关注。截至3月8日,香港累计死亡个案共有2578宗,其中许多是没有接种疫苗的长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6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参加港澳地区全国政协委员联组会时称,当前香港疫情形势严峻,特区政府要切实承担起主体责任,中央各有关部门和地方要全力支持,确保物资供应,加强医疗救治。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团新闻发言人陈勇引述韩正称,国家主席习近平高度关注香港疫情,形容“关键的关键”是采取有力果断的措施,减少病亡率。图像来源,Getty Images中国中央援港防控专家组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3月7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香港抗疫工作应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同时分阶段落实这一目标,当前应集中医疗资源,优先实现“减少感染、减少重症、减少死亡”的目标。“香港不能选择躺平,如果躺平,危害无穷。我们必须要和新冠病毒斗争,要控制它,切断它的传播,尽最大可能保护生命。”梁万年说。香港政府专家顾问、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早前表示,忧虑在第五波疫情下,长者要付出很大代价,出现高死亡率。他称,为院舍长者接种新冠疫苗的最好时机已过,但仍要继续推动。袁国勇认为,除了院舍主管及长者家人不赞成长者打疫苗外,长者本身因忧虑副作用而未必想接种,称院舍疫苗接种计划困难重重。措施会有效果吗?耶鲁大学全球健康政策与经济学副教授陈希对BBC中文表示,目前新建医疗设施,重点收治无症状或轻症患者的措施仍然是有效的,有助于减轻原有的医疗设施的压力,总体上降低死亡率。他认为,全民检测也会有效果,“全民检测即使会有较高阳性率,但至少可以通过识别感染者,减少其与未感染人群的接触。疫情至今各国的数据表明,感染新冠者中大约半数是无症状。而这些无症状者传播给中老年人及有基础疾病的人群,也会同样导致重症。”在减少重症和死亡率方面,陈希指出,采用抗病毒药物如辉瑞的Paxlovid,尤其是在症状出现的头五天内服用,将有效降低重症和死亡率。“这也再次说明检测的重要,越早发现,抗病毒药的使用越有效。”另外,陈希也表示,即使疫情已经大面积爆发,现在接种疫苗仍然有作用。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陈希认为,即使疫情已经大面积爆发,现在接种疫苗仍然有作用。根据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的数据,目前香港有超过90%的人口接种了第一剂疫苗,接种第二剂的达78.4%。但长者的接种率较低,在年龄80岁以上的人群中,只有31%的人接种了第二剂疫苗。“虽然产生完全的抗体时间是在一个月以后,不能立即有助于防疫这一轮奥密克戎传播,然而第一针后产生部分的抗体也有助于减少重症。”陈希说,“此外,奥密克戎不会是新冠病毒的最后一个变种。将来的变种很大几率会传播更快,更难防范,今天的接种也是为了防范将来的新变种。最后,对于不幸感染获得了免疫的群体,自然免疫的有效性会随时间衰减,再施打疫苗会起到加强免疫力的作用。”陈希还表示,长者不需要为疫苗的副作用担心。“科兴疫苗采用的是灭活疫苗技术,已在预防世界各国的过往传染病中被广泛使用,技术成熟度和安全性高,在广泛人群中副作用很小。”他说,“复必泰疫苗虽然是采用较新的mRNA技术,但经过此次新冠疫情下全球的试验和施打,被大量临床数据证明副作用很小,也不必担心副作用。”但他指出,对科兴疫苗主要的担心是预防新冠病毒新变种的有效性不高。“根据多国试验数据表明,前两剂已接种科兴疫苗者,第三针加强针应考虑混打采用其他技术的疫苗,比如复必泰mRNA疫苗,以加强获得的抗体。”另外,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3月7日接受电台访问时表示,目前应重点为70岁以上长者接种复必泰疫苗,有助短时间内令死亡个案“断崖式”下降。他说,参考澳洲及英国数据,长者打一针复必泰疫苗后,免疫反应来得很快,打完第一针后最快一星期后已有明显效果。陈希建议,香港政府可以采取一些经济手段鼓励长者接种疫苗,如抽奖或给予面向所有接种者的普遍的现金或实物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