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spot_img

受歡迎的

非洲为何需要中国和美国精诚合作 – BBC News 中文

迪肯斯‧奥拉维(Dickens Olewe)BBC记者2021年12月9日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习近平和拜登17个非洲国家正在参加由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主持的为期两天的民主峰会。华盛顿宣称该峰会将讨论如何抵御威权主义的崛起。观察人士说,这凸显了美国和中国在非洲大陆截然不同的着力点。峰会召开前一周,三年一度的中非合作论坛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举行。随着中国成为非洲大陆最大的贸易伙伴,该论坛的重要性也与日俱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将在农业、数字经济、气候变化、工业化等领域投资至少400亿美元,并捐赠及联合生产10亿剂新冠疫苗。“这似乎有悖常理,但一个国家越是民主,它就越接近中国,”美国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高级政策研究员居德·摩尔(W. Gyude Moore)说。“非洲最大的需求恰恰是基础设施,而过去20年里可以求助的资助者一直是中国,”他补充说。选举承诺在中非合作论坛上,塞拉利昂外交部长戴维·约翰·弗朗西斯(David...

英国首相派对门阴云未散 西敏寺连爆涉黄性侵等丑闻 – BBC News 中文

8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刚刚走出新冠疫情的英国,又面对物价上涨、民生艰难的严峻挑战。然而,西敏寺中涉及议员的连串丑闻影响选民对政界人士信心的同时,也使英国政坛面临改革的巨大压力。即将在5月6日举行的地方选举,虽然短期内不会影响保守党的执政地位,但却被视为民意的晴雨表,反映英国政治的走向,甚至可能动摇约翰逊的首相地位。由于约翰逊首相在英国抗疫封城期间多次违规参加派对,导致他在党内和党外都面临批评和辞职压力。如果保守党在本次地方选举中失利,反对约翰逊的势头可能再次抬头。在此关键时刻,英国政坛最近曝光了一连串丑闻。BBC中文梳理议会近期最为轰动的三个事件以及下一桩可能出现的“大丑闻”:一、议员议会看黄片图像来源,UK GOV图像加注文字,议员帕里什在2010年当选。经营农场的他说,上网搜索拖拉机时误打误撞了黄色网站。围绕英国议员在议会内观看色情视频的风波在闹得沸沸扬扬几天后终于以涉事保守党议员尼尔·帕里什(Neil Parish)4月30日公开辞职、道歉后告一段落。4月27日,议会两位女议员投诉,有男性议员在议会大厦用私人手机观看色情视频。此时,帕里什的身份尚未公开,围绕谁是事主诸多揣测,议论纷纷,将保守党推向风口浪尖。4月29日,保守党决定开除帕里什的党籍,他随后表示将配合党内调查委员会的调查。4月30日,帕里什接受BBC记者采访时承认犯下“愚蠢错误”,宣布辞职。他承认自己两次用手机看色情视频,第一次是在寻找拖拉机网站时无意看到的,但第二次,在议会大厦看时却是存心要看的。他情绪激动地表示:“我错了,太蠢了,昏了头了“,为自己的行为”全心全意道歉“。评论认为,在因他辞职而引发的补选中,保守党很可能无法继续保持在该选区的优势。二、议会中的厌女症?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反对党工党女议员安吉拉·雷纳尔(Angela Rayner)批评执政保守党议员企图用“变态抹黑”挽救身陷“派对门”丑闻的首相。如果说帕里什的辞职是他的个人问题,引咎辞职就能为政党止损的话,那么仍在进行中的“厌女症”(misogyny)文化大审视,对英国议会造成的影响恐怕更为严重。这场风波从英国小报《星期天邮报》(Mail On Sunday)上周日的一篇报道开始。报道引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保守党议员的话说,主要反对党工党女议员安吉拉·雷纳尔(Angela...

乌克兰战争:俄罗斯为继续作战重金招募新兵 – BBC News 中文

威尔·弗农( Will Vernon)BBC记者发自俄罗斯西部沃洛索沃2 小时前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西方官员称,自战争开始以来,已有数万名俄罗斯士兵伤亡。 俄罗斯圣彼得堡附近沃洛索沃(Volosovo)镇的扬声器正在播放着征兵广告,像俄国许多其他城镇一样,沃洛索沃在主要大街两旁的高杆上都装上了高音大喇叭。通常它们是用于在国庆假日期间广播爱国音乐的,但现在它们派上了新用场。“我们正在组建两个志愿炮兵营,邀请18-60岁男子参军,”大喇叭广播道。这也是一个在全俄罗斯举国上下不断重复的信息。在社交媒体、电视和广告牌上,它敦促俄国男子参军到乌克兰作战。面对战争冲突所带来的巨大损失,俄国当局发起号召入伍参军活动。我在沃洛索沃大街上拦住一名男子,问他是否支持招募志愿者。“是的!如果我年轻的话我会去,但我太老了,”他攥紧拳头告诉我。“我们应该轰炸他们!”但镇上大多数人似乎热情不高。一名女性抱怨道,“战争太痛苦了,甚至无法谈论。” 我问她如果她的一名亲属想参军她会说什么,她说,“为什么要去?回来的将只有他们的尸体。”的确,许多尸体被送回来了。图像来源,Reuters图像加注文字,敦促年轻人参军的招募视频。虽然俄国没有给出具体数字,但西方官员说,自从半年前入侵乌克兰以来,已经有7万到8万俄军士兵死亡或受伤。为吸引新兵,俄国当局为志愿者提供巨额金钱、土地甚至为他们孩子优先提供学校名额。招募者甚至到监狱去招兵,承诺会给他们自由与金钱。调查记者罗曼·多布罗科托夫(Roman Dobrokhotov)说,征兵活动是当局绝望的表现:“这并不是打赢战争所需要的士兵种类。克里姆林宫仍然希望能以数量取胜。他们(希望)能把那些债务缠身的数十万的绝望人士送上战场。”尽管可能向所招新兵提供数目惊人的现金 - 有些情况下高达每月5700美元(约合3万7千人民币)...

英国首相约翰逊夫人宣布怀孕有喜 期待“彩虹宝宝” – BBC News 中文

24 分钟前图像来源,Rebecca Fulton/Downing Street/PA Wire 图像加注文字,约翰逊与新婚妻子凯丽·西蒙斯在唐宁街10号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夫人凯丽宣布怀孕的消息,几个月之前她曾有过一次流产“非常难过伤心”。约翰逊首相的夫人在社交网站Instagram上宣布了这一消息,说她希望今年圣诞节能有一个“彩虹宝宝”。她写道,虽然她倍感“再次怀孕的幸福”,但她也“非常紧张”。约翰逊夫人在2020年4月生下了他们夫妇的第一个儿子威尔弗雷德。所谓“彩虹宝宝”是指女性经历过流产、死胎或新生儿死亡后诞生的孩子。凯丽在Instagram上写道:“今年年初我流产了,这让我非常难过伤心。”“能够再次怀孕,我感到非常幸运,但我也感到紧张万分。”“对许多人来说,生育本身可能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特别是在像Instagram这样的社交平台上,一切看起来都总是很顺利的样子。”“我发现听到那些曾有过痛失亲人经历的人的声音能带来真正的安慰,所以我希望以这种方式分享我的经历,希望通过这样的小小方式能帮助到其他人。”约翰逊夫妇于今年5月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举行了一个小型婚礼,这使约翰逊成为近200年来第一位在任时结婚的英国首相。这是约翰逊首相的第三段婚姻,他与第二任妻子玛丽娜·惠勒(Marina Wheele)有四个孩子。他与第一任妻子艾丽格拉·莫斯汀-欧文(Allegra Mostyn-Owen)没有孩子。

“我的城市正在遭到炮击,但在俄国的妈妈不相信我” – BBC News 中文

玛丽亚·科伦纽克和杰克·古德曼(Maria Korenyuk and Jack Goodman)BBC国际部(反)错误资讯组3 小时前图像来源,Oleksandra图像加注文字,奥莱克桑德拉(Oleksandra)说,她母亲重复了她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看到的叙事。炮击以来,奥莱克桑德拉和她的4只救援犬一直躲在公寓的浴室中。“当我听到第一声爆炸时,我跑出去把狗从外面的围栏里迁回来。人们惊慌失措,汽车也不要了。我也非常害怕,”她说。25岁的奥莱克桑德拉经常跟住在莫斯科的母亲通话。但尽管多次通话,甚至她把自己遭受轰炸家乡的视频发给母亲,她都无法说服母亲相信她所处的危险。奥莱克桑德拉说,她不想让父母担惊受怕。但她开始直接告诉他们平民和儿童正在死亡。她说,“但即使他们担心我,他们仍然说它可能是因为意外发生的。俄罗斯军队绝不会针对平民。是乌克兰人自相残杀”。乌克兰人在边境那头的俄罗斯有家人和亲属很普遍。但对像奥莱克桑德拉来说的一些人,他们的俄国亲属对俄乌冲突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奥莱克桑德拉认为,这是因为他们受到严格控制的俄国媒体给他们所灌输的故事原因。图像来源,Oleksandra图像加注文字,奥莱克桑德拉的狗是她遭受轰炸时安慰的来源。奥莱克桑德拉说,她母亲(向她)重复了她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看到的叙事。“听到我妈妈逐字引用俄罗斯电视台的说法时真的令我害怕。他们(俄国官媒)正在给人们洗脑。而且人们就相信他们,”她说。 奥莱克桑德拉表示,她父母明白俄军在乌克兰有一些军事行动。但他们说,“俄罗斯人是来解放你们的。他们不会破坏任何东西,他们不会碰你。他们只打击军事基地”。在我们采访奥莱克桑德拉时,炮击仍在继续。由于网络连接不好,我们不得不改成语音采访。“我几乎忘记了寂静是什么感觉。他们不间断地炮击,”她说。但当天在俄罗斯国家电视频道中,丝毫没有提及导弹对哈尔科夫居民区的袭击、平民死亡、或是在排队领水时4人死亡的消息。俄国国家电视台为战争开脱,并指责它是由乌克兰的嚣张引起的。它继续把这一行动称之为“特殊解放行动”。任何使用“战争”、“入侵”或是“袭击”等词的俄国媒体都会以在乌克兰“故意传播俄军军事人员行动的虚假信息”而遭到俄国媒体监管机构的封锁。一些流行电视频道则说,对乌克兰平民的威胁不是来自俄罗斯部队,而是因为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把平民当人肉盾牌。一些俄国人走上街头抗议战争,但这些抗议活动并未出现在主要的国家电视频道上。米哈伊洛是基辅有名的餐馆老板,他没有时间,也没兴趣去看俄国电视对入侵乌克兰的报道。当乌克兰首都基辅开始遭到炮轰时,他和妻子正忙着如何保护自己6岁的女儿和还是婴儿的儿子。图像来源,Mykhailo图像加注文字,米哈伊洛与父亲在开战前夜间,他们的孩子被爆炸声吓醒并哭个不停。他们全家决定搬到基辅郊区,然后再逃到国外。他们前往匈牙利,米哈伊洛把妻子和孩子安顿好后又回到乌克兰西部参与战争努力。他很吃惊一直没有父亲的消息,他父亲在俄国城市下诺夫哥罗德附近的一家修道院工作。他给父亲打电话,并描述了所发生的事情。他父亲回答说这不是真的。没有战争,事实上,俄国人正从纳粹手中拯救乌克兰。米哈伊洛说虽然他知道俄国宣传的强大,但当他从父亲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时感到崩溃。“我自己父亲不相信我,明知我在这里,亲眼目睹这一切。我妈妈,父亲的前妻,也在经历这一切,”他说。他解释说,因为轰炸母亲和外/祖母一起躲在浴室里。多年来,俄罗斯媒体一直受到严密控制,人们不能对俄罗斯以及它在世界上的任何行为持批评态度。格拉斯哥大学俄国与政治传播学专家索斯特克博士说,“国家叙事只会显示俄罗斯是好人”。她说,“即使他们所讲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伟大的卫国战争,俄罗斯也从未真正做过任何错事。这也是他们现在将不会相信的原因”。她说,大多数俄罗斯人也不会去寻求其他观点。她认为,(俄国)对西方高度批评的片面叙事可以帮助解释为什么俄罗斯人跟邻国中的亲属有相反的看法。“长期以来,批评俄罗斯的人都被视作叛徒或是外国代理人;所有批评者都是为外国工作的代理人。因此,你甚至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她说。阿纳斯塔西娅的父母住在距离叛军控制的顿涅茨克共和国20公里处的一个小村庄里。虽然该村庄仍由基辅当局控制,但他们家中总是开着俄国国家电视台的频道。他们甚至把时钟也拨到莫斯科时间 - 彷佛回到前苏联时代一样。所以,当2月24日阿纳斯塔西娅在基辅被警报惊醒的时候,她知道她父母将会如何反应。她说,“当我凌晨5点跳下床,迷迷糊糊,我妈妈是我第一个打电话的人。她很吃惊我给她打电话,但她非常镇静,几乎很漫不经心”。阿纳斯塔西娅是BBC乌克兰语记者,她10年前搬到了基辅。在她被炸弹爆炸惊醒后担心,接下来炸弹会击中哪里。图像来源,Anastasiya图像加注文字,阿纳斯塔西娅和她的爱猫已经离开。阿纳斯塔西娅后来又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害怕。但妈妈安慰她说,“不要担心,他们(俄罗斯人)绝不会轰炸基辅的”。阿纳斯塔西娅回答说,他们已经在轰炸了。当阿纳斯塔西娅告诉妈妈有平民伤亡时,她妈妈笑着说,“当乌克兰袭击顿巴斯时我们也遇到了这种情况”。阿纳斯塔西娅表示,她一瞬间简直无法呼吸。听到她妈妈如此残忍地这样说让她心都碎了。阿纳斯塔西娅认为,这是俄国媒体所塑造的“美化俄国军队”的形象之一,称其让乌克兰摆脱纳粹统治。多年来,她避免跟父母发生政治争论,但这次她挂断了跟妈妈的电话。我们在阿纳斯塔西娅离开基辅4天以后,在她所在的防空洞中采访了她。她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她说,“此刻我头脑中有许多想法。在我们所有人身上将会发生什么?我还能回来吗?我还会再见到我的父母吗。我仍然深爱着他们,但我内心的某些东西已经破碎了,而且我认为它永远无法修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