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出櫃 同志親密暴力說出口 – 生命力新聞

相关的

文學獎的傳承 推廣東南亞文化

【記者蔡淨緣、張乃宣/新北市報導】在台印尼幫傭Ani,照顧身障無法說話的小女孩期間,與她建立起緊密的關係,然而 這篇文章 文學獎的傳承 推廣東南亞文化 最早出現於 生命力新聞。

布袋戲文化轉型 劇場演出結合3D動畫

【記者賴旻旻、施芸/高雄市報導】金鷹閣電視木偶劇團團長陳皇寶,七歲學會操偶,十七歲會寫劇本,二十二歲放棄進入職 這篇文章 布袋戲文化轉型 劇場演出結合3D動畫 最早出現於 生命力新聞。

拓蔬人蔬食料理 吃出食材美好原味

【記者江愷方、莊子昀/新北市報導】「每一道料理,背後都有關於熱愛這塊土地、感動人心的故事。」由主廚陳彥志發起的 這篇文章 拓蔬人蔬食料理 吃出食材美好原味 最早出現於 生命力新聞。

無償開課 聽說協會助童不落人後

【記者陳星妤、張芷馨/新北市報導】「他們聽不到聲音,所以學習發音的路上很艱難。若沒有從早開始教學,一定跟不上其 這篇文章 無償開課 聽說協會助童不落人後 最早出現於 生命力新聞。

馬術復健治療  腦麻孩童能跨步

二十餘年的經驗 馬匹助人精神不間斷 身障人士的企業家方幼玲董事長於二〇一八年捐助成立方興中馬匹輔學健康社福基金 這篇文章 馬術復健治療  腦麻孩童能跨步 最早出現於 生命力新聞。

【記者鄭亦庭、蔡昀真/臺北市、新北市報導】「同志也適用家暴法嗎?」、「如果我跟別人求助,大家會不會都知道我是同志?」這是同志族群在遭遇親密關係暴力時,常會面臨的問題與困境。因此,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透過專線傾聽受暴同志心聲,為同志尋求最佳解。後更與現代婦女基金會攜手合作,成立「秘密說出口」網站,推出情感協調、社工轉介、法律諮詢等資源,為遭受親密暴力的同志提供完整且友善的服務。

同志伴侶不願求助 受暴通報件數少

《公視新聞網》引述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以下簡稱熱線)與現代婦女基金會(以下簡稱現代)的資料報導,二〇一八年親密暴力的通報件數共有六萬五千〇二十一件,其中同志伴侶卻僅有兩百三十九件,只佔了百分之〇點三九。但若以中研院二〇一二年調查國內的同志人口比例推算,同志的通報件數應落在兩千八百件左右。熱線社群發展部主任林昱君指出,通報件數少並不代表同志伴侶的感情生活順遂,而是多數遭受親密暴力的同志並沒有向民間機構或政府系統求助。

「可是我們真的有聽過那種,女同志跟另一半吵架,然後鬧到要分手,兩個人都非常痛苦的時候,幫助她們的體系的人,就和她們說,要不要和男生交往看看?」林昱君說,正因為部分同志求助以異性戀家暴為主的輔導機構後,可能得到這樣不太妥當和友善的建議,導致同志伴侶不願再繼續向其他的系統或機構求助。

且林昱君分析,她接觸到的同志伴侶雙方多為平均權力的狀況,再加上同志間會相互體諒,理解身為同志這件事情,對彼此來說都不容易,因此只要對方願意分手、離開關係,便不太會走到申請保護令或訴訟立案的階段,自然也就進不到政府端親密暴力的數據統計。林昱君指出,以她在熱線待了十年的服務經驗來看,協助申請的保護令甚至不到十張。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群發展部主任林昱君,正分享她待在熱線十年所接觸同志遭受親密暴力的情況。 攝影 / 蔡昀真從交往到分手 同志面臨重重難關

林昱君也觀察來到熱線的男、女同志伴侶間,存在著不同的求助需求,男同志大多是「想分手卻分不掉」,女同志則是想「改善關係」,表示並非所有來求助的同志都是想離開關係。比如說曾有一對女同志,其中一方要求必須二十四小時在一起,另一方則希望能有更多個人空間,但雙方都沒有想過分手,只是希望能透過熱線,協助她們改善目前的相處模式。

而熱線曾接到一位已婚男同志的求助,他本身擁有一段異性戀的婚姻關係,卻在外頭找了一個男友,最終已婚男同志想和男友結束關係,對方卻以「若分手,就替他向妻子和孩子出櫃」的方式,要脅已婚男同志不准提分手。雖兩人的關係有道德瑕疵,但林昱君認為:「看著這樣子的狀況,其實還是會蠻難過的,會覺得說不應該是這樣啊,就是同志的這個身分不應該是造成你不願意離開關係的原因。」

若是在尚未做好準備的情況下被出櫃,其實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和後果。比方說另一半到同志伴侶工作的場所,或者是家庭中,來替對方出櫃,那對方可能會被不接受同志傾向者排擠,遭受職場霸凌,又或者是與觀念較傳統的家人產生隔閡,甚至被趕出家門。而這會使得同志得到很大的精神壓力,甚至可能採取極端的解決方式 — 了結自己的生命。

與現代攜手合作 提供同志友善協助

「在社群裡面宣導說,如果你受暴了,不管你遭受到任何一種形式的暴力,你都應該要求助,而且你是可以求助的,這兩件事情是很重要的。」林昱君表示,熱線與現代最初是透過經營同志社群,讓同志知道二〇〇八年家暴法修法後,適用的對象從原先僅限有婚姻關係的伴侶,擴大為有過同居或交往事實的伴侶,故同樣保障同志伴侶不受暴的權益。而等到願意出來求助的同志變多,也能讓政府意識到同志親密暴力的存在,進而投注更多的人力和資源。

熱線與現代提供兩種求助管道,一為撥打熱線的專線,二為到「秘密說出口」網站留下諮詢問題及連絡電話或電子郵件。林昱君說,打來熱線的求助者大多都情緒激動,故接線義工會先承接、安撫對方的情緒,再進一步詢問是否有需要幫助的地方。比如求助者曾詢問推薦的性別友善律師,或者進到司法程序後,他需要怎麼處理,對方可能遇到哪些刑罰。

「甚至有些人會擔心出櫃,可是其實也可以操作成不要出櫃,比方說這個人打我,那我用另外的,比方說像傷害罪,或是等等的這些(去提出訴訟),所以說求助不等於出櫃。」林昱君笑著說,她當然很鼓勵大家出櫃,但也要考量個人意願,並衡量周遭環境、親朋好友的接受程度再決定,她只希望每個來求助的同志都能得到最適當的協助。

熱線與現代針對遭受親密暴力之同志,所推出的計畫「秘密說出口」網站。(網站截圖)減少親密暴力 擁有健康舒適的親密關係輔仁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陳怡青,講述她透過「故事」,引導家暴加害者審視自己的行為。 攝影 /蔡昀真

「辨別暴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為所有的加害人都會說,我沒有暴力啊。」輔仁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陳怡青說,在輔導家暴加害者的「認知教育輔導」課程中,她會讓加害者閱讀「故事」,每篇故事都代表著不同的暴力型態,接著討論故事中有沒有暴力的發生?而誰是加害者?誰又是受害者?以此讓加害者檢視並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一種暴力,才有可能減少親密暴力再度發生。

而除了法律上對加害者實施「認知教育輔導」課程外,熱線和現代也從被害方著手,舉辦宣導同志親密暴力的講座,但一開始卻成效不佳。「因為大家都會覺得我才不會呢,我超聰明的,我遇到暴力一定會走。」林昱君說,之後他們轉換方向,將講座主題改為「如何經營關係」,回顧暴力發生前雙方的相處模式,若雙方能好好經營關係,興許就較不會產生暴力行為。

調整講座的方向後,有興趣參與的人變得更多,而熱線也會安插半小時親密暴力的宣導進去。林昱君表示:「用這樣子的講座來包裝,我們真的想告訴大家說,你是值得一段更好的親密關係。」希望同志若遇到親密暴力,能夠相信熱線,鼓起勇氣求助,讓自己改善或脫離一段不舒服的親密關係。

採訪側記

延伸閱讀

秘密說出口同志暴力不用怕| by 生命力新聞

熱線家庭小組 搭起同志孩子與父母間的橋樑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spot_img